穿越時空的印度之旅 回到西元前三世紀

海樂

印度,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熟悉的是,教科書上的介紹,好萊塢電影及來美國後,從學校及工作上所認識的同學與同事,及到處可見的印度餐廳;陌生的是,自己的瞭解除此以外可謂所知有限。一直到了當地,才發現它跟自己所建構的印度,有著極大的落差。

此次印度之行,方丈和尚與我決定提早兩個星期先到印度,以自助旅行的方式,走訪印度西北緊鄰巴基斯坦的拉賈斯坦邦(Rajastan),再加入由寬謙法師領隊的佛教藝術旅行團。拉賈斯坦邦是印度共和國中面積最大的一個邦,其中為數廣大的區域被塔爾沙漠(Thar Desert)或大印度沙漠(Great Indian Desert)所覆蓋。拉賈斯坦邦又被稱為色彩之地(The land of colors),因為其境內有許多五顏六色的城市,如有藍色之城之稱的遮普(Jodhpur),有粉紅色之城之稱的賈普(Jaipur),以及被廣大西方觀光客稱為全印度最美的城市:烏岱普(Udaipur)。拉賈斯坦邦最著名的是,其境內在回教入侵前,由國王(Rajput)修造的許多豪華的古堡,雕刻繁複的寺廟,裝飾華麗的古宅(Havelis),以及手工細膩,色彩絢麗的紡織品。其中幾個重要的景點,包括安柏古堡(Amber Fort)、美哈喇賈古堡(Mehrangarh Fort)、烏岱普市皇宮(City Palace)、印度教的聖地也是印度境內僅存的兩個祭祀大梵天的寺廟的其中之一:蒲賽卡(Pushkar),舉世著名位於阿布山(Mount Abu)的耆那教狄瓦磊教堂(Dilwara Temples)。

接下來的印度佛教藝術之旅,總共探訪位於印度馬哈拉史特拉邦(Maharashtra)的全印度第一大城與金融中心孟買(Munbai)附近的九個石窟群。其中包括頂頂有名的聯合國世界教育科學與文化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or UNESCO)文化遺產(World Heritage Site)的象島石窟(Elephanta Caves)、愛羅拉石窟(Ellora Caves)、阿旃陀石窟(Ajanta Caves)、以及位於中央邦(Madhya Pradesh)的桑奇佛塔(Sanchi)。我們一行人從有印度驛站之稱的孟買碼頭乘船,經過一個小時孟買灣的海風與太陽洗禮,抵達這次藝術之旅的第一站,位於孟買灣中的象島石窟。象島石窟名稱的由來,是當年葡萄牙人第一次踏上這島嶼所發現的一尊由一整塊玄武岩所雕成的大象。可惜大象石雕已經被當時的西方殖民者搬離原來的島上,存放在孟買當地的博物館。儘管如此,現今島上的石窟大約五到八世紀建造完成,其中印度教石窟中超過15呎高宏偉的三面濕婆神(Shiva)雕像,分別代表創造者、守護者、破壞者,以及其他濕婆神化身雕像,被聯合國世界教科文組織,認為是代表人類創造性的天才傑作,及對一個獨特文化傳統或消失文明的絕佳例證。

愛羅拉與阿旃陀石窟並稱印度宗教石窟與壁畫藝術的縮影。愛羅拉石窟涵蓋了三大宗教,佛教、印度教、耆那教,是這兩個寶庫中開鑿較晚的石窟,根據考證,大約在西元六至八世紀。在十二個佛教石窟中,除一個支提窟(Chaitya)外,其餘皆為比訶羅(vihara)。支提窟是為以尖楣圓拱為立面的石窟,內供奉佛塔,是禮拜的處所。比訶羅則是一系列狹小的石洞,為古僧侶的住所。唯一的支提窟就是舉世聞名的木匠窟(Vishvakarma),其中佛塔前所展現的是,印度大乘佛教形式的佛陀說法像,兩側有菩薩及智慧天神的立像。阿旃陀則是完全為佛教石窟,其中包含了印度早期佛教與後期大乘佛教的雕刻,其開鑿時間根據考證,大約從西元前二世紀一直到西元後六世紀。窟中最令人讚嘆的,包括依照本生故事的壁畫。雖然各花一整天的時間於兩窟,因其可駐足欣賞之處很多,加上眾多國際與本地遊客,感覺是走馬看花,只能猛按照相機快門,妄想將這些無價之寶通通儲存在電子記憶體中。

桑奇佛塔主要包括三個塔(stupa)與多個寺院遺址,據考證大約建於西元前三世紀到西元後十二世紀。最著名的是被稱為一號塔的佛塔,其中曾經供奉過舍利弗與目犍連的舍利以及阿育王時期十個上座部長老的遺骨。一號大塔總共有四個塔門,上面刻有以佛傳故事為背景的雕刻,如佛陀如何收服三個原先是拜火教的迦葉兄弟。有趣的是這些雕刻中看不到佛陀的造像,僅以足印、法輪、傘蓋等來代表佛陀。此次託方丈和尚的福,得以進入位於大塔旁的斯裡蘭卡大菩提協會的寺院。此寺院是供奉於桑奇大塔中發現的舍利弗與目犍連的舍利之處,每年固定時間都會將之公開擺放在寺中,供人禮拜。

另外除了上述的舉世聞名的佛教石窟與遺址,其他鮮為人知的石窟群,比如卡裡(Karli Caves)、可內裡(Kanheri Caves)、貝德薩(Bedsa Caves)、巴賈(Bhaja Caves)、般圖裡那(Pandulena Caves)、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 Caves)也留下了我們的足跡。這些名不見經傳的石窟群,有相當豐富精采的佛教雕塑與建築語彙,相形之下反倒是讓我留下較深刻的印象。其中讓我體驗最震撼的是巴賈石窟,是兩個在我們一行人到達時甚至沒有其他遊客的石窟。

巴賈是一個位於德乾高原的小村落,位於印度西部大城孟買東南方大約一百英哩,是歷史上從阿拉伯海進入印度德乾高原的商旅,必經的重要中繼站之一。巴賈石窟根據考證,為開鑿於西元前三至二世紀之間,現今發現共將近二十個支提窟與比訶羅。其建築形式與窟內雕塑為典型印度早期佛教的代表。整個巴賈石窟內,除了代表佛陀的佛塔,塔頂置石造方龕,及其上之木質傘蓋外,完全不見任何佛陀的造像。其他符號,如蓮花、大象、菩提樹、法輪等,也隨處可見,這點跟七世紀之後,印度大乗佛教石窟中,所見大量的佛像雕刻有很大的不同。雖然不見任何佛陀雕像,但是身在石窟中所感受到莊嚴安詳的氣氛,感覺像是回到再熟悉不過的環境,有著超越言語所能形容的自在。

讓我體驗最震撼的是,我們這群五十多位從台灣與美國相聚在印度的出家及在家人,同聚在這西元前二或三世紀的佛塔前做早課。藉由中文和巴利文的唱頌,對這世間無上覺者致上最誠摯的敬意。當時可以感受到唱頌的聲音,在支提窟中穿梭,於覆缽佛塔、窟頂穹窿、尖楣圓拱、手工雕刻石牆之間反射與激盪。一時間,彷彿回到了兩千三百年前石窟,可以聽到最後一鑿斧槌敲入地面時的震動,隨後伴隨著眾人對佛陀的景仰與讚頌,所造成的共鳴。當我們繞塔時,透過圓拱型明窗及源自發光二極體電筒的光線,照亮了石窟兩側的走廊,這也就是從前行禪時,用來引路的燭火?我終於明白,原來無論多少個世紀以來,對於佛法僧的禮讚,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石窟。當我們起身準備離開時,恰巧遇到一群當地的佛教徒正準備禮佛。我可以從他們的表情與肢體語言得知,當他們看到遠從地球另一端來的出家人方丈和尚的喜悅,特別是在這人跡罕至的小地方。我也看到了當方丈和尚帶領他們以巴利文頌三皈依時,師父內心的喜悅。

這次印度之旅,限於文字表達能力,許多內心的感受無法以語言,也無法用文字表達內心的感動。不論是先前的拉賈斯坦邦,或佛教藝術之旅所聽聞到的,對我可以說是改朝換代式(paradigm shifting)的衝擊,這要感謝師父方丈和尚的邀請與一路上的指點、永修精舍寬謙法師不辭辛勞的行程安排、以及同行的其他法師與居士的照顧。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