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光明導引

當今生的旅程抵達終點,如何免於恐懼痛苦,現生光明樂土,開啟幸福來生?

摘自《阿彌陀經臨終光明導引》 洪啟嵩 著

生離死別,是人生最深的痛苦之一。尤其當我們面對自己至親至愛死亡時,更有悲傷至極的不捨之情。在對面親人往生時,一般人大都是手足失措,茫然無助,不知如何是好。或心中充滿甚深的哀傷悲慟,而以哭喊來表達自己的悲傷不捨。卻不知這種愛的表達方式,不僅未能做出正確決定,甚至做出許多錯誤的抉擇與作為,不只未能幫助所愛的人,甚至讓往生的至親,陷入更深的痛苦與危機。因為臨終時,正是亡者走向下一期生命的關鍵時刻,如果週遭的親人哭喊不捨,會讓亡者心靈陷入悲傷痛苦的情境,障礙了他生命向上的契機。

我們可以看到,在民俗禮儀中,許多儀式,大多是以照顧生者的立場,讓生者宣洩悲傷情緒,使身心得到抒解。然而,面對死亡時,我們應該以亡者的生命為重,思惟:如何才能真正幫助摯愛的人,安穩走向來生光明的旅程?除了自己的親友外,面對其他臨終者,我們都要思惟:無論他今生與我們有沒有緣,在往昔可能都曾經是我們的父母、至親,我們都要生起悲憫之心來守護,感念他慈悲示現死亡,並幫助他在臨終時可以放心、莊嚴安祥地告別今生,走向光明的來生。
因此,如何幫助一切如母的眾生,讓所有人在面臨生死之際,能安心、正確導引摯愛的親人,圓滿光明生命,是講授這個法門的衷心本願。

回想「臨終光明導引」這個法門,最早的緣起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當初有熟識同修往生,請我前往加持,當時也有其他同修在場,於是我以最常用的《阿彌陀經》為根本,教大眾一起為往生者觀想、助念。一般最常見的助念方式是持誦佛號或誦經,於是我進一步將佛經的修持法融入其中,透過這種修法,祈願亡者或生者,都能在莊嚴的生死因緣中,共同增上。我將這個法門總攝為三個步驟:

第一階段是《阿彌陀經》原經文讀誦。
第二階段以白話為其解說《阿彌陀經》,並幫其觀想極樂世界的景象。
第三階段則告訴亡者當下就安住在極樂世界,眼所見,耳所聽,六根所觸,都是極樂世界的一切。此身當下出生於極樂世界。這是臨終導引法門最初的面貌。後來,許多同修在面臨親人往生時,都會亟於想知道自己如何幫助親人往生極樂世界?我也告訴大家可以隨緣使用這個法門。
2003年,我母親往生時,隨侍在旁的學生,將當時我導引她老人家往生淨土的經過,完整地記錄下來,許多同修目睹了整個經過,及母親往生後,種種不可思議的瑞相,因此殷切期盼我能將臨終光明導引法門,錄製成CD,幫助更廣大的眾生。

2006年12月1日,為錄製臨終光明導引,在大眾勸請下,我上山閉關四十九日,足不出戶,在此期間持誦五十二萬遍往生咒,出關時並修持阿彌陀佛的護摩火供修法,希望世間具足福報,「臨終光明導引」得以順利面世。這個導引所影響的層面非常廣大,除亡者與生者外,一般人所說的「冤親債主」,也就是與我們累劫宿昔有緣的眾生,也能在臨終光明的導引下,往生淨土,不再作障。因此,這個導引,可守護亡者不受干擾,安穩往生淨土。對常年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也有相同的守護力量。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由於阿彌陀佛的廣大信仰,因此臨終光明導引首先影響的是幾億華人世界,如果再加上往生的亡靈、鬼神,就更加無以計數了!

祈願這個法門,能幫助一切臨終的朋友,遠離死亡的恐懼苦痛,現生幸福的光明淨土,最終成就圓滿的阿彌陀佛!

臨終光明導引的內容
《阿彌陀經》臨終光明導引,是第一本專為守護臨終者,安心往生淨土的有聲導引書。
本書的內容,主要分為四個部份:
一、 臨終開示:
一般人在臨終之際,心中總有太多的不捨與牽掛,因此,剛開始的勸慰與開示,就是要讓其心安定下來,一切放下,可以安心地走向生命的下一個階段。在本書的第一章,首先讓亡者身心放下,再透過簡要的放鬆禪法導引,地、水、火、風、空等五大的原理,幫助亡者實際放鬆身心、外境,讓其身心安住,不再恐懼不安。

要點:這時,我們可觀想所在的地方,就是光明的極樂世界,亡者就是阿彌陀佛,躺在極樂世界的寶蓮花上。周遭的親友都是極樂世界的聖眾,大家一起為亡者修法祝福。
助念者應儘量集中於亡者頭部兩側,幫助其神識往頂輪脫出,直接往生淨土。

二、 《阿彌陀經》原經文讀誦:
當亡者的心安定下來之後,開始為其讀誦《阿彌陀經》,幫助他解脫一切痛苦煩惱,現生淨土。
要點:在讀誦經文時,要將身心放鬆放下,用柔軟的心意、音聲,來為亡者讀誦經文。

三、 《阿彌陀經》現觀導引:
讀誦完經文之後,接著要以白話來幫助亡者了解經文內容,進而想像極樂世界的情境,對光明喜樂的淨土,心生嚮往,意樂往生。
要點:在進行此階段時,我們想像自己就像一個嚮導,依照書中所說,跟著導引CD,為亡者介紹極樂世界的種種情境,就像為他介紹未來的新家。

四、 現生極樂世界導引:
接著,進一步,幫助亡者現前往生極樂淨土。除了觀想導引外,我們要告訴亡者,現在他就是身處於極樂世界,眼所見是極樂世界的黃金大地、七寶樓閣,耳所聽是迦陵頻伽、共命鳥的美妙宛囀,自身就安坐在寶池中的寶蓮花座上,與諸上善人聚會一處,在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的座前安心聽法。

要點:在進行此階段時,我們更加堅固地地觀想,所處的地方就是極樂世界,亡者即是阿彌陀佛。每一個人都是極樂世界的聖眾,並勸勉亡者要跟隨阿彌陀佛,生生世世不斷修行,最後圓滿成就阿彌陀佛。

本書含導引CD一片,及書一冊,CD中所有的導引內容,都收錄在書中。因此,使用時,只要準備一台簡便的手提CD播放器,安裝並準備足夠的電池,隨時隨地可播放。親友大眾亦可依照書中的內容,跟著導引CD一起讀誦。

臨終光明導引使用的時機
1臨終前:
當臨終者進入彌留狀態時,即可開始進行臨終光明導引,因為此時神識開始要脫離身體,經中形容此時的痛苦像龜脫殼般,肉身受到劇烈痛苦,生命元素開始崩解,臨終光明導引可幫助其身心放鬆安定,往生淨土。

2往生後:
在往生後八小時內,一般人都會為亡者進行助念,此時可用此導引重複播放,大眾一起導引,一遍又一遍導引亡者往生淨土。此時不但是亡者獲益,生者亦種下廣大福德。

3靈堂前:
往生後四十九天內,在亡者牌位前,亦可不斷播放,幫助亡者在關鍵的黃金時期,能夠不斷修行,蓮品增上。

4加護病房、安寧病房:
由於加護病房和安寧病房的患者,身心狀態較一般病人更為虛弱,而經常必須目睹生離死別的醫護人員,身心壓力也倍增,許多靈異現象,也讓病人和醫護人員心生恐懼。
平時在加護病房、安寧病房播放臨終光明導引,除了能幫助病人安定身心之外,也能幫助醫護人員放鬆壓力,靈異事件自然遠離消弭。

5殯儀館:
若往生後,停靈於殯儀館,可於靈前24小時播放臨終導引CD,不斷修法。此時不但是自身受益,無數停留在此地的幽冥界眾生也會同蒙其利。

6祖先牌位前:
每日在祖先牌位前播放臨終導引CD,幫助先人往生淨土,蓮品增上,
是最佳盡孝道的方式,必能獲得祖先福佑。

7寺院靈骨塔、墓園:
在寺院的靈骨塔和墓園中,許多亡生者安身其中,如果能在此處時時播放臨終導引CD,宛如一遍又一遍不斷的修法導引,將此地淨化,轉成阿彌陀佛光明淨土,不但能幫助無數眾生,更能將此地轉化為光明吉祥之福地。

8重大災難傷亡之地:
如果有發心者,可在各地曾發生重大傷亡之地,如:空難現場、重大車禍之地,重大天災之地,甚至古戰場傷亡慘重之地,不斷播放臨終導引CD,如此能消弭災障,淨化場域,轉為吉祥淨地。

9自身家宅:
臨終導引CD,能將所在之地轉化為光明淨土,也能幫助我們現前安住光明喜樂的極樂世界。或是家宅常有不平安,經常播放臨終導引CD,可淨化場域,趨吉避兇,出入吉祥。

臨終守護心要及實例

給臨終守護者的叮嚀
生離死別,是人生最深的痛苦之一。尤其是面對自己至親的家人死亡時,更有悲傷至極的不捨之情。
一般人在對面親人往生時,都是以哭喊來宣洩自己悲傷的情緒,卻不忽略了臨終時,正是亡者走向下一期生命的關鍵時刻,我們應該以亡者的生命為重,思惟如何才能真正幫助摯愛的人安穩走向光明的生命旅程,切莫讓自己對死亡的無知,放任自己的悲傷情緒,讓亡者的心靈陷入悲境,障礙了他生命向上的契機。

當死亡到來時,我們不能用情緒來處理死亡,因為這只會造成死者往生的障礙,增加生者的痛苦而已。面對臨終的人,無論今生與我們有沒有因緣,他們在往昔可能都曾是我們的父母、至親,我們都要生起悲憫之心,守護他們,盡自己能力來延續他們的生命。如果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我們要當他是佛一樣的敬重,感念他慈悲示現死亡,並幫助他在臨終時可以放心、莊嚴安祥地告別今生。

每一個人終有一天,都會面臨親人逝去,而必須成為一個守護臨終者。
作為一個臨終守護者,千萬要記得「死亡的主體是亡者」。現在許多民間的喪葬習俗,大多站在生者立場,表達生者的悲哀,抒發生者情緒,並沒站在亡者立場想,如何幫助他們。
我們要切記,當死亡到來,亡者才是主體,生者是客體。生者雖有不忍之情,但死者卻正面臨生命最危險階段,在死亡到神識完全離開身體這段期間,亡者任何心靈變化,都會影響他下一生去處的好壞。

因此,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要守護亡者,幫助他在最好的狀況下,安祥離去,而不是以自己的悲情來造成亡者心靈痛苦,成為他走向光明來生的障礙。

甚至我們在生前就要教育自己的孩子、親人,告訴他們:
在我臨終時,你們在旁邊哭泣對我不但沒任何幫助,只會成為我的障礙。
我真心希望你們祝福我、鼓勵我。
我要去極樂世界繼續修行,或去比人間更好的地方。
不要悲傷哭泣,讓我無法安心離去,
告訴我未來的路怎麼走,幫助我安心的走,
這才是你們對我真心的愛。

一個生病或臨終的人,要深切體會,對病痛、死亡的恐懼是一個陷阱,一般人很容易不自覺的用自己的病痛,來增加週遭親人的痛苦。我們不該讓自己的疾病或死亡,造成生命更大的糾纏,要好好善用這個機會,幫助週遭守護自己的人增長福德,讓自己在人間最後旅程,展現莊嚴風姿,讓生者敬仰緬懷。

死亡是生命的震撼教育,強烈衝擊我們的身心,只有了知死亡的實相,才能超越死亡。
以下的幾則故事,是常年依止佛法修學的同修們,依循臨終守護心要,守護親人往生的實例,其中包括了我的母親臨終時,由學生記錄,大眾齊心守護她老人家,安心往生淨土的過程。這也是臨終導引這個法門形成的主要因緣之一。

陪著至親,讓他們無有恐懼,安穩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邁向光明前程,讓死亡成為我們這一期生命的終點,頂上莊嚴的桂冠。讓我們在呼出最後一口氣時,仍然自在、感恩、喜悅。

阿嬤的禮物 善護
善護
阿嬤的本名叫做洪陳好,是老師的母親。阿嬤對我們這群隨學老師的弟子,如同自己的孫子一般,除了深刻的情誼外,還有一層共同修行的道情。
老師曾說,阿嬤是他今生最大的護法。師公洪天然先生,在老師七歲時即棄世,阿嬤獨力撫育五個子女成人。
大學時,老師發願要去閉生死關,阿嬤答應其完成大學學業後,一定讓老師去閉關。老師畢業後,阿嬤不但實現她的諾言,更於南投深山尋得一工寮,作為關房。當時老師寫好遺囑才上山,對阿嬤而言,儘管心中再不捨,為了護持佛法,她並沒讓老師放心不下,而是將自己的兒子供養給三寶。
阿嬤不認識字,一生劬勞撫育子女,後來隨著老師修行。最初老師只教她專心持誦「十句延命觀音經」,她就時時認真持誦,而產生自然「開頂」的現象,頂骨自然下陷成如銅錢般大小的窟窿。

1986年,老師和阿嬤相約,如果阿嬤持滿一百萬遍「十句延命觀音經」,就帶她一起去印度朝聖。為了這個約定,阿嬤更加精勤持誦,連掃地、作務時,都一心持誦。於是,在朝聖團出發的前一天夜裡,阿嬤終於持誦滿一百萬遍的「十句延命觀音經」。後來阿嬤年紀大了,由於長年操勞過度,種種疾病接踵而至。在一次千島湖之旅時,心臟病發,雖然老師極力守護,安全回到台灣,但此後老人家的健康狀況急速惡化。同修們也自動自發地輪流照護。但是阿嬤捨不得讓照護自己的學生無法去聽法,雖然她老人家聽不懂國語,但是她主動要求和大家一起去上課聽法。於是在她和大家一起聽了高階禪觀的法華三昧、海印三昧、金剛三昧等佛果三昧的課程,及佛經講座、妙定功等課程。

在高階禪觀課程圓滿的那天夜裡,阿嬤跌了一跤,此後坐起身就疼痛不堪,開始了臥病在牀的歲月。同修輪流照護阿嬤,老師勉勵大家,要將阿嬤當成同修,一起幫助她修行。
後來阿嬤的腎臟也出現問題,於是老師用台語錄了一段簡短的導引,結合阿嬤長期持誦的「十句延命觀音經」及腎臟光明導引,讓阿嬤每天聽。在最後住院期間,隨侍照護的同修則隨時在阿嬤耳邊小聲播放。

此外,大家更約好,來探望阿嬤的同修,輪流講故事給阿嬤聽,老師教我們在幾個故事裡就穿插一個禪師生死自在的故事。於是大家輪流用著不甚流暢的台語,講佛陀和聖弟子的故事,六祖惠能大師、玄奘大師取經、濟公禪師、密勒日巴大師的故事給阿嬤聽。

有一次,當講到六祖惠能大師的故事,兩個僧人在爭辯到底是風動還是幡動時,阿嬤就接著說:「是伊的心在動。」把我們嚇了一大跳。問她是否聽過這個故事,她說嘸。

老師也教照護的學生,如何以妙定功幫老人家按摩,及鼓勵她一些柔和的調身動作,這也是老師發展出藥師功房等許多調身方法的因緣。

不久之後,阿嬤健康每況愈下,經常要送醫急診,接著住院的期間也變長了。
2003年,就在SARS風暴即將席捲全球之前,阿嬤往生了。阿嬤的往生,對我們而言,是一場生命的震撼教育,看著老師從阿嬤生前、老病、臨終到往生,作為一個人子對母親身心與修行的細密守護,在生命的每一階段,不斷地幫助她老人家朝向圓滿成佛之道,為我們如何守護親人做了最佳的身教。

阿嬤往生時,老師導引她老人家往生極樂淨土的內容,可說是「臨終光明導引」的前身。
2003年3月20日,阿嬤於新光醫院病逝,醫生經過急救無效,宣佈死亡後,即退出讓家屬處理後事。

當時老師忍住心中悲痛,站在床頭,在阿嬤耳邊說著:「母親,世間的事情,我們都會處理,請您放下、放心,一心念佛。」接著老師開始幫阿嬤作導引:「現在你身心的病痛都好了,全身放鬆放下,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等聖眾來迎接你了,你現在就在彌陀淨土極樂世界,自身坐在蓮花上,彌陀放光加持注照你,你就是觀世音菩薩。你就是觀世音菩薩。」

整個導引的過程,老師都是站在床頭,也就是靠近亡者頭頂的區域,這是為了要將亡者的神識往頂輪方向導引的緣故,和一般站兩側及床尾的習慣不同。此時老師將病床稍稍往後推,讓床頭位置寬一點,然後繼續導引。接著又拿加持用的甘露滴,點在阿嬤頂輪、眉心輪、喉輪、心輪、臍輪、海底輪等五輪,及手心、腳底,做為守護,並將舍利子置於阿嬤口中。

當時阿嬤腳底已經冷了,但頭頂還有溫度。老師繼續修法、導引。並教導在旁的弟子大眾,以加持的甘露滴在手心,以無名指寫上阿彌陀的種子字「訖利」,從心輪上方朝頂輪方向,凌空作導引,觀想其神識從頂輪出,直接到阿彌陀佛淨土。

後來一位同修帶來往生被,為阿嬤蓋上,並將舍利子及甘露丸等加持物放於阿嬤口中。
而老師則以阿彌陀經不斷為其導引,觀想其現生極樂世界。經過八個小時之後,阿嬤身體的其餘部份已冰冷,只有頂上溫熱不斷,臉色比初往生時紅潤,嘴唇也變成粉紅色的了。
由於決定在告別式前,遺體先停放於醫院的冰櫃裡,於是移動到地下室的太平間。到了之後,老師代表大眾上香(因顧及醫院不適合點太多香,因此僅老師一人代表上香),香爐置於遺體頭頂區域。

一般祭拜往生者,都是將香點在腳尾,但這會導引亡者神識從足底脫出,在佛經中是投胎向三惡道的徵象。若神識從心輪以上的部份脫出,則是往生人道、天道、淨土的徵象,因此無論是供香、修法或導引,都是在亡者頭部附近,以便導引神識由頂上脫出。
上香時,老師告訴阿嬤,跟著香到極樂世界去。這個香是修過法的加持香。
最後,葬儀社的人要將阿嬤放入冰櫃了,老師跟阿嬤說,要將阿嬤的肉身暫時放進冰櫃中,裡面很冷不舒服,但阿嬤已經到極樂世界去了,沒關係。
冰櫃的溫度僅有零下八度,在這麼低的溫度中冰存數日後,阿嬤的身體已經結冰,但是頭部頂髻的位置卻依然餘溫猶存,以手掌隔空探測時,竟然還能感覺到一股溫暖之氣由頂髻湧出,直到第十六天都是如此。

然而經過醫院確認,太平間冷凍設備的運作完全正常,阿嬤身體其他部位也確實是已結冰的,等到後來準備入殮化妝時,阿媽的遺體還足足退冰了十六小時才不再有水份滲出,可以開始上妝。
在台北第二殯儀館完成告別式之後,當日即進行火化。火化後,並非整檯移出供家人拾取,而是由工作人員拾出較大的骨塊,再交由家人置入骨灰甕中,所以無法取得骨灰。
從阿嬤往生後種種瑞相判斷,火化後極可能有舍利子,於是商請葬儀社人員前去向館方溝通,希望能入內完整拾取,然館方礙於當日火化遺體極多,及安全考量,雖然再三商請,仍無法如願。
最後還是只取到較大的骨頭,骨灰完全無法取得。加上現場燈光不足,只看到阿嬤火化之後的骸骨白如珂雪,其餘無法細看,除了放入甕中之外,只能取一部份回家。

回家之後,在充足的燈光照明下,立即明顯的看見結於骨內尚未剝離的舍利子,有粉紅色、翡翠色、金色、銀色、琥珀色等清淨五彩之舍利,非常美麗。由此可研判,當時應該有更多已經結成之舍利,掉落於骨灰中,可惜無法全數拾取,只能取得極少部分。

雖然阿嬤已經往生,而從她往生時的種種瑞相,她老人家應該是吉祥往生極樂世界了。阿嬤往生後,老師還是不斷地幫阿嬤修法,許多仁波切也為她老人家修法。記得當時曾不解地問老師:「阿嬤已經到極樂世界了,為什麼還要繼續修法呢?」

老師回答:「阿嬤在極樂世界也要繼續修行,蓮品增上,圓滿成佛啊!」
這時才深深明白,原來生命無論在那一個階段,都要不斷昇華增上,臻至圓滿成佛。
直到今日,老師授課或遠行弘法,都會帶著阿嬤的舍利,雖然阿嬤已經在極樂世界,還是時時和我們一起上課、聞法。

阿嬤從生前到死後的典範,以及老師對阿嬤的守護,讓我們更深刻了解,只有佛法才是生命唯一的出路;只有解脫成佛,具足圓滿的慈悲與智慧,才能真正幫助我們摯愛的人,無論在生命的任何一個階段,都能遠離煩惱怖畏,臻至圓滿的光明幸福。
這是阿嬤以身示現,送給我們最珍貴的禮物。
                    

 
要回憶那一晚的事情
寶蓮

要回憶那一晚的事情,在提筆的剎那,才知道面對的不容易。
面對現在的生活,面對未來的方向,包括面對隔絕了一陣子的朋友,都不如面對當晚發生的事情那樣,會讓人有些痛;但是,我相信這就是人生最寶貴的經驗和資產。
答應好友沛沛,將那一晚的事情,希望老公藉由仍在世間的我,為眾生多提供一些經驗,多做一點點事。

那天,是三月十二日。當天上午我幫老公張羅好早餐,但是老公顯得疲憊,一直很累,雖然已經從鎮定劑中清醒過來,但是精神一直不好。
當時我從店裡回到急診室的時候,發現老公穿著外套睡覺。
我問,會冷?老公說剛剛到外面走走,因為一直躺著太悶了。
我買了報紙和稀飯,老公說沒胃口吃不下,我泡了高蛋白飲料,他一口喝下後,拉起棉被說想睡。

在醫院擔任主治大夫的三姊來巡床,說醫生覺得要進一步檢查,也許是酒精禁斷症,我跟三姐說老公最近沒有戒酒…總之一切聽起來不是什麼大毛病,比起過去兩次緊急的狀態,當天平靜的感覺沒有什麼異樣。

老公說要休息,要我回店裡辦事情。
我看沒有什麼事情,就交代急診室說我要回店裡處理事情。我沒有想到,那竟是訣別的一刻。
下午四點還通的電話。下午六點三十五分老公還與朋友通電話。我七點鐘接到急診室來電:「殷太太,您先生病情有變,請你立刻過來。」
我霎時腦筋一片空白…老公這十幾年進出醫院也不止一次了,危急狀況也遇過了,我從沒有在醫院外接過這種通知病危的電話…心理知道情況不對。
我後來才知道,七點鐘整,那通電話來的時候,老公其實已經斷氣。
我開車從提外便道,預計接市民大道到台北市,一路上感覺那天的堤外便道格外漫長,路兩旁的風景好陌生,我一度以為開錯路線,或是我過了頭,怎麼一直看不見我熟悉的路況?直到銜接到市民大道,我才確定我能夠正確到達醫院。
到了醫院,我把車子丟在紅線區,直奔急診室;只見我上午離開時候老公的床位已經空了,護士看見我,急忙引導我到急救室,我瞬間發現狀況不對。
一進門只見老公躺在急救台,一個機器像棒槌一樣一直打擊他的胸部,醫生圍在他身邊,機嘰咕咕討論著數字,間歇指著旁邊的儀器指指點點,我衝上前去想看老公的狀況卻被拉開,三姐急著雙手拉我說:「寶蓮!先不要過去,先冷靜,現在在照片子。」
冷靜?我很冷靜,倒是這些醫生為什麼這麼慌張?
老公進出醫院這麼多次,我從沒見過他們這麼慌張,我好幾次都覺得,我們認為的大事在醫生看來都是小事,為什麼他們今天這麼慌張?
三姐艱難地告訴我:「他現在狀況真的很不好…怎麼說呢…真的很不好…」
所以?
三姐告訴我七點鐘發生的事情,說明現在大家都已經極力搶救,但是狀況真的很不好;問我現在還想通知誰?
我愣了愣,通知誰?為什麼要通知?我真的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
我迷惘之中打電話給學佛多年的好友沛沛,想從她那邊知道我該怎麼做。電話不通,我覺得我無從依靠。
醫生走上前來搖頭,要我作決定。決定什麼?要我決定什麼?
機器的數值一點也沒有好轉的跡象,聽說已經急救了一個小時。
我在回憶的此刻,還不是很明白為什麼瞬間會發生這種事。
我請醫生給我十分鐘考慮;這十分鐘就像幾十秒一般飛逝,事實上我也沒有權利決定是不是該放棄,因為他早已經決定離開了,不是嗎?
看著一直敲打的機器,我想,他一定很痛。
我跟醫生說,好吧,就這樣了……
呆滯地聽完醫生宣布死亡,3月12日,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他甚至連我的生日都來不及幫我過。
就像戲劇中所看見的畫面,醫生在老公臉上蓋上白布,迅速推往太平間。到了太平間,所有的現實問題排山倒海而來,喪事怎麼辦?現在要不要念經?明天上午誰來接遺體?接到哪邊?甚至,現在要不要有人陪著遺體,該做些什麼事情?
太平間在地下室,通訊並不好;但我還是嘗試著再撥一次沛沛的電話,沒想到竟然通了,電話那端,她的語氣聽起來很開心,因為我很久沒和她聯絡了。
我很艱難地說:「我有件事情要你幫忙」
「什麼事?」語氣依然輕快。
「我先生走了,我現在不知道該做什麼事。」
沛沛愣了一下,馬上以平常語氣說:「你現在不要哭,我先打電話請老師幫忙,然後準備一下馬上過去。」她所說的老師是洪啟嵩老師,沛沛隨學洪老師多年,我與老師也有數面之緣。

掛掉電話,混亂的腦袋慢慢清醒。想到沛沛以前說過臨終導引的重要。
當時我確實真的很想,讓老公知道他當下發生了什麼事,因為這麼匆促,我只怕他自己也錯愕。錯愕之餘,會不會害怕?會不會恐懼?這是我最不捨的。
主動脈破裂,當下一定很痛,急救的過程,一定很難受。離世的瞬間,一定很錯愕。我從老公剛走的痛苦面孔就可以明白。
連兩三天的旅行都要一個晚上準備行李,像這樣的遠行,卻一點準備的時間都沒有,該帶什麼?該做什麼?該說什麼?但是這次送行如果沒有做好,卻沒有下一次可以彌補。
朋友陸陸續續來到太平間,雖然很不願意,我還是通知了家人。
不久,沛沛來了。帶了佛菩薩守護香,還有加持過的香灰和法器,交代我在這個時候該如何協助老公。
沛沛在老公頭頂上方的空間點香,要我在老公的額頭、喉心、胸口、肚臍,各灑上甘露滴加持。
我們開始唸《阿彌陀經》,由沛沛主唸,我和女兒用手心,引導老公的神識跟著佛菩薩去,邊引導邊唸:阿彌陀佛…同時也請老公放下世間種種,家裡種種,所有的事情都不要掛念,一心跟著佛菩薩走,跟著光明走,跟著老師走。
沛沛說一般都要唸足八個小時,不過她趕到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太平間管理人員說兩點我們就必須離開,沛沛說沒關係,能念多少就念多少吧!
於是,在沛沛協助下,我們一心引導老公往好的地方去,一方面沛沛說,之前老師為了修持臨終導引,上山閉關四十九天,這兩天正好剛出關,現在正在家裡幫老公點燈超渡。
有老師幫助,我慌亂的心也安了下來。我讓老公現在什麼都不要想,一心跟著蓮花跟著老師跟著佛菩薩走,到西方極樂世界,到好的地方去…
就這樣我和女兒輪流做臨終引導,其間親人和朋友們來了又走了。
大約兩個小時候,我觀察老公的神情,很驚訝地發現他的面容變溫和了,眼睛慢慢閉上,不似一開始的猙獰。我以為是我一個人的錯覺,不過女兒也證實確是這樣。
因此我們信心大增,再繼續臨終導引。
三點多鐘,超過原訂的兩點一個多鐘頭了,管理人員沒有強烈催促,我們爭取時間繼續唸佛號。
一直到四點多鐘,管理員說實在超過時間太久了,沛沛看了看時間,已經將近六個鐘頭了,有做總是比沒做好。醫院有醫院的規定,我們也只好收拾回家。
這時女兒說:「我覺得爸爸在笑。」我很驚訝,仔細看了老公的臉,發現老公的神情不但變溫和了,眼睛和嘴巴也幾乎完全閉上,看起來就像睡著一樣,臉色比活著的時候還要好。不禁對於臨終引導的力量感到奇妙。
回到家,我點了一柱香,淺淺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和朋友介紹的禮儀師約好九點鐘要到醫院接遺體;遺體隨車送往辛亥路殯儀館。
在殯儀館,工作人員要將老公送往冰庫之前,先讓我們確認一下遺體是不是本人。我掀開白布,愣了一下,點點頭確認,讓工作人員帶走。
我問哥哥,這樣是已經化妝了嗎?
哥哥說當然還沒有,出殯前才會化妝,我說可是氣色怎麼這麼好?
哥哥說那是當然的,因為他已經從痛苦中解脫了吧!
看見他過了一晚,臉色更紅潤,我的心情也變好了。
我安靜地坐在旁邊回想老公這一生,回想前夜我們為他所做的臨終導引。當下,我真心覺得老公真是個有福報的人。
其實以老公年輕時候的生活環境,隨時有可能在幫派地盤爭奪過程中橫死,十幾年前,他死在哪裡誰會知道?他父親與他決裂,兒子不在身邊。但是現在,他與父親已經合好,兒子也在身邊,我的家人朋友,他的好朋友,都在他身邊為他祝福。
甚至有這麼深的緣分,讓沛沛和老師幫助他順利離開,我深深感到,我與他十二年的緣分,這算是為他做過最好的事情了。
其實到現在,我想起和老公生前一些相處的點滴,還是會覺得難過,經常有錯覺他就開門走進來對我笑。他離開的時候,僅剩下找得到的手機,我依然不敢充電,因為那兩天的通話紀錄就像是重現現場。
不過,我深深地同意,死亡與誕生同樣重要,怎麼走和怎麼來一樣重要。
不管平常我們有沒有在思考「往生」這檔事,它始終都會來臨。
只是什麼時候來,先發生在自己身上或是親友身上,這樣的差別而已。
面對一定會來的事情,越早準備越好,因為,當臨終那一刻來臨,誰都無法陪伴你走。
該往哪理去?要怎麼做?如何才能到我們想去的地方?
如何才能留給世間更多的祝福和善意?
這對活著的人,將走的人,以及整個宇宙都很重要。
怨嘆、遺憾、慌張、恐懼,都會造成走的人和活著的人的傷害。
我說老公有福報,是因為他這種人完全與修行扯不上邊,最多就只是個善良的人,從不存心傷害朋友和家人。卻在臨走匆忙時刻,得到這麼多的幫助;沛沛說,他已經投胎到好的地方去了。我聽了很高興。

也是從這一刻開始,我明白了生死自在不是口號,是現實,很殘酷的現實。但是生命的誕生有預產期,死亡卻不一定能預知。事實上每個人都應該先了解這個生命課題,以在重要時刻能夠幫助到自己或是親友。
這,是我萬萬想不到,老公也完全沒料到,我們結緣十二年,他竟送我了這麼一個大禮吧!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