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過水無痕

聖荷西禪修心得分享

對一個以念佛為主的“我”要讓自己對禪修改變觀念是不容易的,總覺得念佛與參禪是兩碼事,後來終於明白法門雖殊,殊途同歸,只是所緣境不同罷了,感恩德恩法師的用心及主辦單位的成就,居士們因為有法師要參加所以不得不用心找場地,最後終於找到了一個,遠離市區的戶外學校,周圍杉林蓊鬱、古木參天、靜謐得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脈動,真是世外桃源。禪堂是本來的舊餐廳改成的,所以地板很髒,很多蒼蠅,空調設備也很舊,空調聲音隆隆作響,雖然禪修場地不是完美,又缺乏法器,例如佛桌、佛像、灯、爐、鐘、鼓,徑過大家七拼八湊之後,總算是一個還可以打坐的禪堂。

靜坐或徑行當中總是有蒼蠅在臉上徑行,起初還會用手去揮一下,但我想了又想如果這樣揮來揮去怎麼用功呢?有一次在徑行時當我在注意腳下的步伐時,蒼蠅就在我的眼眶裡尋找食物,癢得著實叫人難受,當下我就想蒼蠅可能是菩薩來考驗我的忍耐力,我一定要忍耐過去。一刹那我的念頭就不執著在蒼蠅的動向,而能專注在徑行,所以也就不覺得很癢了。

前面的幾天靜坐都在昏沈、妄念及腿痛中度過,還好心念還不時地放在方法上,個人覺得洪老師的徑行有他獨特導引方法,例如他要我們想像自己像海棉一樣全身放鬆,想像大地就是地藏菩薩的心一樣柔軟,你現在就踏在地藏菩薩的心,走出的每一步是這樣自在,呼吸放下,由地藏菩薩來幫你呼吸,心的造作,就如工畫師一樣,不可思議,徑行其間洪老師會有一些佛法的開示和話頭、默照的導引,如果你自己在心裡跟他對話,那就無法注意腳下工夫了,這是一種工夫,時時注意當下,當下即現成,現成即當下。在徑行當中會有一般的走路,然後是慢走,每個人都會走路,但是走路的時候,你的念頭在那裡呢?這個慢走聽起來簡單,其實做起來真不簡單,例如他會說將你的腳步慢二分之一,但是這腳與腳間的距離要怎麼跨出去,念頭與腳步之間的配合確實需要工夫,在場參與者都有一個感覺,徑行之後大家好像全身大病一場一樣的累。

第三天下午的徑行,洪老師照例要大家開始像一般的走路,之後是慢走,一步接一步,一步比一步慢,慢到宇宙和大地幾乎要停止,慢到只有呼吸和心跳,然後導引大家最後走七步之後停下來,看大家要站或要坐都可,但是我在第五步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腿怎麼這麼沈重,沈重得抬不起來,但念頭是在腳上而不能動,瞬間念頭閃過:如果現在要我往生,我要怎麼辦?“我”對身體的操控性這麼強,體驗到心中的“我”對身體的執著與害怕,然而這個我,真的是“我”嗎?還是攀緣心的“我”?之後看一切是這樣的清楚明白,直到老師打了一聲大磬,這一聲磬聲的震撼,讓我的心臟幾乎要窒息一樣,讓我的身體從心臟開始發出來一直搖動不能自已。這一聲磬聲是心聲還是耳聲?接下來是快步徑行(快跑),我的左腳趾是著地的,左後跟是抬起的姿勢,而右腳是平貼地面,無法移動,所以老師要大家不要撞到“我”這棵大樹,直到大家都結束了徑行,在洪老師的幫忙下,用香板打了我一下,他要我慢慢的邁開步伐走,這個對我來說是一種從未有的經驗,直到小參時我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身、心(念頭)統一,這是很麤的定。這之後每一次的徑行都可以很專注在徑行上,但老師要我不要執著這個,要能做主,要能自在出入,要能定在慧中,在慧定中,不粘著。這也許就是宏智正覺所謂的觸事而知,不對緣而照吧!
 
徑行時老師用話頭與默照導引,所以在一次徑行完,老師問大家有没有什麼話要說,我當下心中浮起了一個念頭“船過水無痕”,但是我就是無法張開嘴說出來,不知是為什麼?
因為徑行的關係,幫助了我在靜坐方面能更專注數息而不管腿痛,其間有一支香腿痛到難以忍受時,念頭隨即閃過就是痛死了也不放腿,一刹那時間,那氣脈過了就好了,而能感覺氣脈到了頭頂上,專注呼吸直到助理老師敲磬要下坐時,我覺得眼皮是黏起來不太容易張開,那已是過了一個小時。

第六天上午的徑行,老師帶著大家到戶外做徑行,走杉樹林,老師在去之前已先行探過幾次路了,才能這樣熟悉路徑。老師要大家收攝六根,不對外境起分別,在中途行徑一個休息的地方,他要大家坐下來,旁邊是停車場,所以有車子及人講話的聲音,當下我只是覺得是聲音,只是聽到,看景物,只是看而已,念頭馬上又回到呼吸上,當下體會讓東西或景物來讓你的眼睛看,不是你的眼睛去看東西或景物,我想就是所謂六根放下吧,接下來大家又繼續往山上的路走,我腳踏在樹葉上的聲音是這樣的響亮而清楚明白,忽然一個「無聲勝有聲」的念頭蹦出來,一直跟著我到達山頂,在山頂的空地上有些樹木做成的椅子,老師要大家坐下來,老師問大家聽到了什麼?大家以為是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老師說其實是風聲,之後大家問了老師一些問題,我只是聽到,而念頭專注在呼吸上,直到老師問大家有没有什麼要說的,當下我覺得我要說出來,但是當自己真的很困難舉起手來,用不成串的言語表達我的念頭「無聲勝有聲」。

第七天早上還有一個戶外徑行,爬的山更陡,樹林的芬多精,無疑的是一副提神劑,讓我的心更能專注在腳步上,而身體更是放鬆的走,心中感恩山神,樹神的護持能讓我在這個地方好好用功辦道,忽然一個念頭「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腳鐶」念頭而出,讓我深深警愓自己身為出家人,是要如何做到自己該做的事,也讓人起恭敬心而能從我身上學習到佛法。

圓滿了七天的禪修但也讓我如同重生一樣的看待我的未來,感恩自己有此福份參加這個禪七,深深感恩洪老師的教導讓一個對禪修恐懼的人能有所體悟,感恩提供場地的單位細心準備飲食,雖然不是合東方人的口味,但是他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感謝一切眾緣的成就,也願大家看到此心得能對禪修起好樂之心,而能利己之後利他一切圓滿,而無所著。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