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譯準提法儀軌簡要之緣起

胡松年


世間諸事皆因緣,一旦因緣俱足,自然水到渠成,往往不可思議,「 準提法儀軌簡要」之英譯過程,亦復如是。

一九九七年六月初,首愚師父第三次來莊嚴寺主持準提七,我有幸攜 同就讀大三的小女參與盛會,七日共修,法喜充滿。其間,有一西方 少女參與吾等共修,在跑香完畢休息時,數位資深師姊們,試著對她 闡釋「準提法」儀軌之要點,小女適逢其側,權充翻譯。她雖在美生 長,因家庭淵源,一般中文會話尚能應付,用辭略深,即難以了解, 更徨論讀與寫了,況且她對「準提法」亦屬初學,一切仍在摸索階段 ,翻譯自然辭難達意,不知所云。因此,那位西方少女坐了一柱香後 ,便自行離去,誠為遺撼。

事後,我自小女處得知此事,心中無限感慨,如此甚深妙密的「準提 法」,只因缺少英譯,便將眾多西方道友,摒絕門外,可歎亦可惜。 更思及即使在西方生長的第二代中國人(如小女等),「準提法」儀軌 中文版能看懂者,亦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因此,若要將「準提法 」弘揚到西方世界,英譯之準備,勢在必行。

我們都知道,未經灌頂,不得翻閱「準提法」法本的明訓規矩,為此 首愚師父非常慈悲,將法本整理成「準提法儀軌簡要」,經呈南公批 准後,才有今日單張中文儀軌之印發,此後方便之門大開,求法者無 須灌頂即可修習,「準提法」亦因之在台灣等地廣為流傳。因此「準 提法」英譯之準備中,以「準提法儀軌簡要」之英譯,更應是首務之 急。

於是我在寄南公的信函中,呈報此事,並自告奮勇毛遂自薦,願任儀 軌簡要之初譯工作,南公立即復函,批示曰:「可 以,但須譯好寄來審核無誤方可。」因此,便拉開 了「準提法儀軌簡要」英譯工作之序幕。

當初發起「儀軌簡要」英譯之念時,只是深感事實需要,懷著一腔熱 情,自告奮勇地慨然承攬,也沒考慮到自己有沒有能力?資格夠不夠? 「準提法」能否在西方世界順利傳揚﹖英譯之準備完美與否,關係至大, 是一件非常嚴肅的大事,如果翻譯有誤,自己受懲變為千年野狐, 倒還事小,誤導了無數後學,則罪莫大焉。每思及此,不禁冷汗直冒, 有如履薄冰。

說實在「準提法儀軌簡要」之英譯,首先要透澈了解該法精義,且有 相當證悟外,還須具備絕佳的中、英文造詣,方勘擔任重責。而我中 、英文程度平平,修持則更是談不上。然既已答應了南公,只得戰戰 兢兢地開始,好在此乃初譯,不妥之處,還有南公及其他高明之士加 以修正。

短短一篇儀軌,看起來似乎不難,一旦著手翻譯,卻是問題多多,所 幸暑假期間,就讀大三主修英文的小女仍在家中,在英譯用辭與文法 上,獲其助力不少。至於一些佛學名相,如「四臂觀音」、「六字大 明咒」等,英語世界應早有標準且固定之譯法,但因我手中的資料太 少,僅憑猜測而譯,當然不敢確定。於多次反復修正後,在九七年九 月中,完成初稿,匆匆寄呈南公審核。

數週後,楊定一師兄與我連絡,才知他和徐譽達師兄亦曾草譯了一份 英譯儀軌,南公已將我之草譯交予楊師兄,另外還有兩份儀軌英譯本 ,由兩位外藉道友所譯,也先後由南公電傳楊兄參考,並囑其綜合整 理,修飾文句。楊師兄自小成長於此,英語為其母語,由其主導,的 確是再恰當不過了。於是我們又展開了第二階段的英譯工作。

兩位外藉前輩所譯的版本,其中一份譯得相當仔細,許多英譯名相之 疑惑,都能於此獲得解答,可參考之處頗多,的確助益不少。據南公 指示,該文乃包卓立(Bill Bodri)先生之譯,然經楊兄與包前輩連絡 查詢後,該文並非其譯。再經李素美前輩在香港輾轉查證,方知乃美 籍紀雅雲(Pia Giamas)之作,其對吾等翻譯工作,實有參考價值,功 不可沒。

其後一兩個月間,楊兄與我幾乎每天都有多次電話討論或互傳資料, 楊兄治學慎密,對文意的翻譯,不願有絲毫疏漏之處,令我深深敬佩 。他非常謙虛,對中文文意有疑問之處,經討論解說後,多採納我之 意而加以修正。然我自己的中文程度亦不見得高明,不無疑慮之處, 當然我們之間,亦有意見相左之時。並非為了執著己見,而是慎重, 為了不遺害後世,不得已我們最後還是綜合了數項疑點,轉呈南公為 吾等開示釋疑。南公非常慎重此事,立即開示並交李素美前輩先以電 話告之,同時另外打字傳真補上。看到南公如此審慎其事,吾等更不 敢絲毫輕忽怠慢。

英譯中的一些名相,如「三昧定印」、「金剛拳印」等,我們譯為 Samadhi Seal與Vajra Fist Mudra,係採用英語佛教界通用之梵音字 ,也非英文原字,一般人不易看懂。中文儀軌還有法本與其他開示可 以參閱,英譯儀軌則無跡可考。於是我試著將幾種手印之圖解,以掃 瞄器輸入文中空白處,以便讀者容易瞭解。

原則上,如同中文儀軌一般,英譯儀軌之篇幅亦以一張兩頁為原則, 因為單張儀軌可加塑膠套,以便長期~;保存,不易毀損,看起來亦較 莊嚴大方,求法者請回去後,亦可如經典般的加以供養 ,人法兩敬,雙全其美。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間,首愚師父應邀來美弘法時,我們已大致完成了 一份較為滿意的英譯版本,並呈南公與首愚師父核示,另外再由楊兄 分傳諸位相關前輩,徵詢各方意見。其中美藉包卓立先生,熱心且認 真地提出一些寶貴的意見,令吾等感激不盡。

一九九八年初,我們綜合了各方寶貴意見,加以最後修飾,終於暫時 定稿,再呈南公與首愚師父,並備印多份,以供所需。英譯「準提法 儀軌簡要」之工作,到此始告一段落。

此次翻譯過程中,楊師兄積極且認真地綜合整理,斟酌修飾,使此一 譯述工作不負使命,順利完成。我本身條件、資格都不夠,只扮演一 個輔助性的臭皮匠,雖或亦有部份付出,然自己能借此了釋精義,所 獲法益,豈可計量?當初動念是為了西方道友,如今真正獲益者,還 是自己。

一篇單頁的中文儀軌之英譯,就讓我們反復參究研討,為時數月,舉 棋不定處,還得請示南公。經過了一番文字的歷煉,方才初步完成較 為接近滿意的譯本。由此可見,當年鳩摩羅什與玄莊兩位大師的種種 譯著,背後反映著當時多少心血的付出與智慧的結晶!其不僅完整的 保存了佛法大乘之精華,並且成為中華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法益 普及後世,受惠者無可計數。春秋大業,可歌可誦。

簡短的一篇中文儀軌,雖具文言之形態,卻幾近白話,然我在文意的 了解上,仍有疑慮之處,可見一己之中文程度,實有問題。我們這一 代,由「五四」運動開始,倡導白話文,改革了文字表達方式,白話 行文,固有其優點,然推行過急,數千年之傳統,一旦盡除,表面上 看來,似乎減輕了讀書人之負擔,殊不知在不知不覺中,無形地截斷 了文化精華的延續。浩翰的佛法經論與中國文化的諸多寶藏,如四書 、五經、三藏十二部等,盡在古文中,然吾輩學子,能有幾人知呢? 再看較年輕的下一代,更是不敢想像了。南公曾一再擔憂中華文化與 佛法即將斷層,事實上,現下已然發生。由此也可以想像得到,他老 人家之萬般痛心與無奈。大勢所趨,乾坤難轉,佛法雖無邊,而眾生 業力亦是無邊。可悲乎!可嘆乎!

實際上,我們這一代所肩負的責任,應是何許之重大,不但要力挽狂 瀾,緩阻並復興文化與佛法斷層之頹勢,還要積極於英譯之準備,將 中華文化之精華與佛法,介紹並傳揚到西方世界。我們不可因大勢所 趨而坐觀其衰,該做的還是要積極的去做,能做多少,就算多少了。 我也很清楚自己沒有幾份斤兩,力量極其微薄,有如滴水於奔流,狂 流之勢,何能阻擋?但這是我之心願,希望盡此有生之年,能為弘法 大業盡一己之本份,先從充實自己開始,願能早日擺脫生活的擔子, 全心研讀經論,己利而利人。面對著浩翰的佛法與文化寶典,力難從 心,不禁有「書到用時方恨少」、「書到今生讀已遲」的無限感慨。

承蒙首愚師父慈悲與抬舉,囑我撰寫這一篇英譯儀軌緣起的文字,我 只得奉命執筆,對英譯儀軌之過程,作一簡短的報導。希望能拋磚引 玉,願諸位有德有才的大德前輩,多能發心一同加入我們的行列,指 導與鼓勵。謝謝!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