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與青梅的聯想

昨天展讀剛收到的美佛慧訊,看到從「草莓與青梅談起」一文,不禁兩眼一亮,精神為之一振。隱身鄉野務農多年,佛法已如一輪高掛天邊的明月,看似近在眼前,實卻又遠如天邊。但是一提到農活就不一樣了。尤其是今年開始種草莓,對這種作物另有一番平常人沒有的體會。

  如同這一代年輕人一樣,草莓的抗壓力弱,也需要多份心思照料,這是缺點。但是果肉鮮美,與酸澀的梅子比起來,恐怕還是草莓亮眼吧!其實,除了較脆弱外,草莓的種植倒是容易的很。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它蔓生繁衍極快,只要母株長得好,子子孫孫接連不絕。這一代的年輕人不也是這樣嗎。如果能善加珍惜父母辛苦掙出的安逸,攀在父母肩頭上繼續往上爬,出人頭地的機會自然要比祖祖輩輩來的容易。這是他們的福報,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一點不需感到心虛。但是有些「草莓」,並不知道感恩父母打下的天空,又不努力站穩腳跟,卻以為已經爬上了頂峰,結果冒然將連繫父母的臍帶剪斷,才認清自己的渺小無知。我在草莓園裡就經常發現,有的植株長的肥肥大大,蔓生出去的藤蔓不計其數,看起來健健康康。但是一鏟子挖下去才知道,它的根竟然還沒下土,之所以看起來這般茁壯,全然是藉由母株過來的養分,自己是沒有本事的。若是這會兒就將其與母株的蔓莖切斷,移植成功的機會肯定不大,真是中看不中用。

  回過來說梅樹吧!中國人喜歡它,都說它是愈冷愈開花。我滿心歡喜地種了幾棵,才了解梅樹主要生長於華中華南一帶,南方寒流一過,它就大放異采。但是如果因此以為它生來命就賤,故意拿到嚴冬酷寒的北方磨練它,恐怕不僅開不了花,連小命也可能保不了。我們的父母輩,從小操勞到老,即使到了子女家作客,經常還是清閒不下來,總想做些事情,為子女分憂解勞。如果子女以為父母身子骨賤,享不了福,那可真就是大錯特錯了。

  春天把草莓種下,大約一個多月就會開花結果,堪稱是最速成的水果。但是過不了幾年,這棵草莓的產量會開始減少,有經驗的農夫就知道它「老」了,應該改植新苗。梅樹就不同,剛開始的幾年又要細心供水,又要提防動物啃蝕,而且全然沒有一點收成。必須等待小樹長大,方可以年年坐享其成。人不也是這樣嗎?有些人小時了了,有的人大器晚成。做父母的,常以為子女有點機靈聰明,將來就怎麼怎麼有成就。殊不知少小時的聰明與長大後的成就原不是一回事,成就與幸福快樂更是無從併論。

  草莓與酸梅還有個不同。草莓得趁鮮吃,擱不了多久就壞了;新鮮的酸梅甭說有多難入口,事實上因為帶有毒性,也不適宜吃生。必須等到醃漬起來,梅子的毒性消失,才轉而成為開胃生津的佳果。有的人嚮往像草莓一樣,即便只有煙火般燦爛的幾秒鐘,一生也就無怨無悔了。有些人則寧願像梅子一樣,任人慢慢欣賞品味。您會想做草莓還是酸梅呢?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