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 嚴 禪 十

六月是綠色的世界。開車駛離紐約上州的Carmel,明媚的陽光下,路兩旁盡是清翠繁茂的樹林及素白小花,轉過一片清澈平靜的湖泊,就是84號高速公路了。轉眼十天的莊嚴禪修結束了,告別了十天朝夕相處、共同精進的法師、老師和道友們。可是這一次歸程的心境和上一次卻不盡相同!

上次參加洪啟嵩老師的大覺寺禪十後,歸程搭地鐵時,淚水不停地流下來,那種禪修後的震撼和感動,持續了好一陣子。此次莊嚴禪十後,歸程的心情竟像這湖水一樣平靜,無喜無憂,波瀾不興,任外境映照心田,身心感到調得更細微、更鬆柔、更清楚。耳邊時時響著洪老師的話:「六根放下,和外境合一,然後再全體放下!」最後一晚老師說: 「無心體得無心道, 體得無心道也休。」 不禁點頭稱是。

大家能參加這次的莊嚴禪十,要感謝洪啟嵩老師和龔善喜菩薩專程從台灣前來,悉心主持指導;感謝大覺寺德恩法師、修直法師及莊嚴寺的常住法師和義工們辛勤安排、護持。

莊嚴十日,正如洪老師所要求的那樣,每天都在「奮力前行」。老師要求把腿盤緊一些,我便認真按要求做。可是在家練習時,沒盤得這麼緊,幾天下來,腿就痛得刻骨銘心,衝擊著數息的心。我以前認為人要善待自己的身體,不可因某種目的,而過度強行使用自己的身體,這樣只會身體受損, 自嚐苦果。 但是此時在禪坐的腿痛中, 我想禪即然是「靜慮」 、「思維修」 , 便開始思維: 「當我面臨此期死亡時, 身體卻不再是朋友, 四大分散, 不見蹤影, 所以身體這個朋友是靠不住的, 心須自己能做主, 而不成為身體的奴僕, 聽其使役。」這樣心就能提起正念, 安定堅定下來。

禪坐就像登山,有時心力似乎到達極限,只能稍歇片刻,此時心中的浮塵也像雲朵,飄來飄去。我就用洪老師說的「外離相即禪, 內不亂即定」及「念念中, 自見本性清淨」來提醒自己慼用清淨心數息, 這時,息便變得細下來、 慢下來, 心也更明靜。

老師講,不要執著任何境界。這支香坐得好,下支香往往狀況就不好,因為上支香可能消耗了不少體力。有一支香,我感到腿疼痛異常,能做主的心和清淨的心都無法抵禦,感到被逼到了牆角,這時想到:「佛若沒打過坐,這樣雙腿緊盤也一定會很痛,那他怎麼辦?」在這緊迫關頭,我就把自己觀做佛,和佛成一體,這時腿痛還在,心卻產生很大的力量,專注、從容而清晰地數息,心不再受到痛的干擾。腿痛到一定程度,痛便化成強的熱流,下坐後腿也不像以前剛下坐時,那麼僵硬、麻木,經脈似乎比以前通暢了。這時才體會到老師對禪坐嚴格要求的苦心,是訓練我們在身心受到苦迫時,能提起正念,用有效的方法和足夠的心力來超越苦痛,仍然能和清明、安定的本心相應,仍能解脫、自在。就像古德說的那樣:先要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經過一番動心忍性,才能增益其所不能!

徑行的時間到了,大家依次在寬敞的大佛殿內站好,身心放鬆,開始起步。在老師的指導下,大家步步清楚、自在地走著。隨著要求,步伐漸漸變得越來越慢、越來越鬆柔,心念也隨著步伐,調得越來越明細,越專注,越空寂,慢慢停下,身心無執無染,融入無限廣大的法界當中「噹…噹…噹…」罄聲傳來,在覺性和慈悲心中緩緩起身,步伐逐漸加快,「快、再快、再快!」老師用香板擊地催香「啪、啪、啪」,大家在放鬆明覺中,放下一切,快步疾走如飛。突然一聲「停!」幾十個人就定格在那裡。身心依然空寂,卻同時感覺身心靈靈透透的。經過這樣極慢、極快狀況下動態的徑行訓練,大家就比較容易將禪觀的方法應用在日常動態的生活當中。

天氣晴朗,老師帶我們戶外徑行。大家走在寬闊平整的「菩提大道」上,石雕的十八羅漢,一尊尊栩栩如生地在大道兩旁靜立著。老師讓大家在一片陽光照耀的草地坐下來,「六根放下,體會自然」。濃蔭的綠樹就在眼前,透亮的樹葉在清風中微微起伏,和煦的陽光慷慨地揮灑下來,清新的空氣中洋溢著恬靜、怡然的氣息。老師隨手拈起地上的一朵很小的白花,這朵花用一般人的審美觀,一點也不美,更那說出眾了。老師此時臉上卻流露出孩童一般開心的笑容,舉著這朵花問:「這難道不是世界上最美的花嗎?又有哪一朵花不是最美的?」是啊,身心放下,捨離妄執,活在當下,隨處所見都是美好的淨土!

大家起身走向大佛殿,拾級而上,一幅奇妙的景像出現了,透過大佛殿正門約三層樓高的巨大滿月形玻璃門,殿內莊嚴的大佛清晰可見,同時開闊的藍天、飄動的白雲、蔥蘢的綠樹、翱翔的飛鳥,及駐立的我們,這些影像同時從這圓鏡般的玻璃映射出來,和大佛的影像交疊,此刻我們同時看到廣大法界的融合一體和如幻如影。這大圓鏡就像我們清淨的心一樣,能映現萬物,卻如如不動,也正因為如如不動,才能清晰地映現萬物。

每天清晨四點半,龔老師用清脆的鈴聲,將大家喚醒。簡單梳洗後,到大佛殿做運動。此時外面正是夜與晨的交接時刻,西邊月亮和星辰還未離去,東邊卻已是晨曦微露。晨霧微茫中,走向巍峨的大佛殿,清新的晨風吹拂過來,感覺神清氣爽。旁邊透著橘色燈光的觀音殿傳來常住師父們琅琅的課誦聲,這些精進的師父們三點半就起床用功了。來到大佛殿前開闊的廣場,此時陽光透過晨霧照射下來,背後的大佛殿,左邊的鼓樓,右邊的鐘樓, 面前的菩提大道,端莊的十八羅漢像,週圍靜穆的山林、及這平闊的廣場,時而傳來林間鳥兒婉轉的鳴聲,一切顯得這樣的靜謐、安詳,又充滿生機。大家在龔老師帶領下,開始練習放鬆舒展筋骨的運動,開始新一天充滿挑戰的禪修。

早齋,師父和義工們為大家準備了新鮮、營養豐富的各種食品,就像洪老師說的:這麼好的早餐,令人感動得落淚!早齋之後的半個小時,大家各自按師父安排出坡(即勞作),我和兩位師姐在廚房洗碗筷,大家齊心協力、都做得十分認真、專心,好像禪修將大家都訓練成了手腳伶利的勞動好手。但是我們所做的,和德恩法師、修直法師及義工菩薩們做的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午休時學員都在大佛殿,練習洪老師教授的睡夢禪法。大家平躺在蒲團上,在舒緩、柔和的古典音樂中,老師引導大家逐步放鬆,很快就聽到鼾聲四起,自己也在放鬆中不知不覺地睡著了。整個CD大約二十分鐘。奇妙的是放鬆、休息的效果非常棒,整個下午和晚上精神都很好,不會困倦。

繼續打坐,雙腿緊盤,腿痛再次襲來。鼓勵自己意志堅定,不為所動,繼續數息。等引罄再次輕聲響起時,手心盡是汗水,腿已不能自己挪動,輕輕用手將腿放下來,剛才難耐的疼痛漸漸不見蹤影,這痛和不痛原來都是生命必經的歷程。下午的陽光透過大佛殿高處的窗戶照射在面前的地板上,光線已不似中午時明亮,卻依然溫煦、悠然。一吋一吋的光陰就這樣靜靜地、不停歇地在剎那間流淌過去,不再回頭,未來的一切都藏在時間帷幕的後面無法預知,而當下的生命卻能清楚地感知這一切,融入這一切,無此無彼。原來生命即在每個當下!珍惜生命,活在當下,才是安身立命之處。真切地體會到這一點,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有一次的經行,洪老師先帶大家慢步走過一段綠樹蔭濃的小路。微風拂過,風聲、葉聲、鳥聲、自然之聲、自然之景都這樣和諧、靜謐。轉過小路,我們來到七寶湖畔,視野一下開闊起來,藍天白雲、環湖的綠樹亭台,都倒映在如鏡的湖面上。老師讓大家在湖邊坐下來,不久輕風吹拂,湖面倒影便隨波動動盪起來,影像被扭動、交錯、分散開來,再也無法看清原有的形狀和色彩。這時老師說:「不僅倒映湖面的影像,岸邊的景色都是影像!」這句話令我心頭一震, 本以為湖面幻影,岸上的景色是真,經老師點醒,才意識到,外境是通過眼根傳遞到意識,這樣眼根和眼識所起的作用不正同這湖水能映現外境一樣嗎?老師繼續說:「看看你們的心,能不能像波瀾不興的湖水一樣平靜下來。體會一下什麼是觀自在?」是啊,觀觀自己的心,習慣於貪著、妄想、執取、瞋惱,這些無明的心風,不時將我們的心吹起陣陣漣漪,有時還會演變成洶湧波濤。這樣不平靜的心,怎能映照出境界的真實面貌?如果此時還不知放下無明,我們就這樣被心中扭曲不實的境像所綁,無法如實觀更談不上自在了。

一天午後,我獨自來到湖邊看湖水,這時有個黃色的小影子,從左向右閃過去,過一會又忽的一下從右向左閃入樹叢。我想應該是一隻鳥,可是它的速度很快,無法看清它的形狀。這時我想起洪老師經常提醒我們:「六根要隨時放下,不要用六根抓取外境,而是讓外境自然進來,和外境合一。例如看東西,眼根要放下,讓東西來看你。這時東西會看得更清楚、視角會更廣、更能看出層次,而且眼睛放鬆,不易疲勞。」於是我讓自己放鬆下來,放下六根和外境合一,這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清楚地看到一隻全身長著嫩黃羽毛的小鳥,輕盈地上下煽動著翅膀,嘴裡啣著兩根小木枝,從容地飛過。它先落在一根樹枝上,左右環視,再輕身飛向臨近的另一個樹枝,原來這裡有個精緻的鳥巢,狀似小圓杯,是用草和樹枝編成。小鳥飛入鳥巢,先將啣的東西放下,蹲下身,壓一壓,然後跳出來,又拍動翅膀輕瑩地飛向遠處,隱入樹叢。眼前這一幕,就像慢速度的放映電視畫面,小鳥的身體和它的一舉一動,那麼清晰,好像它的飛行速度隨著我眼根的放下,而放慢了一樣。我將視線移向近處的湖面,有灰黑色的小烏龜和鯉魚在湖裡游來游去,在湖面劃出一道道的波紋。再將視線移向更遠處的湖心,竟然能看到一條在湖心緩緩遊動的紅鯉魚,自己也很吃驚,怎麼視力增強了!原來,當我們放下六根的執取,面對外境時,本心的靈明妙用才會顯現出來。有位禪師講:「水清澈底兮,魚行遲遲。空闊莫涯兮,鳥飛杳杳。」原來都是禪心對外境時真實的寫照。

從淨月亭出來,才發現迎面是一株挺拔的銀杏樹。環顧四週,原來這裡生長著各種不同的樹種,葉片和樹幹都各不相同,卻又和睦共處,點綴著湖邊的景色。怎麼以前都沒注意到這些呢?真是不可思議,放下身心,看得更廣闊、更豐富的世界。向東走,穿過有著竹林、木椅和觀景台的淨成園,拾級而上,我停下了腳步,不遠處有一隻褐色的母鹿正用舌頭添著小鹿。以前我對動物有一種天生的恐懼,看見小貓、小狗都會趕快逃走。而經過禪修訓練的我,此時卻可以鎮定而放鬆地站在原地,看著這溫馨的一幕,母鹿耐心而專注地舔著小鹿,大小兩個都沉浸在這溫情的喜悅中,我這才明白什麼叫「舔犢之情」。母鹿本來是背對著我,這時可能出於動物的本能,抬頭張望,這時她看到了我,小鹿也露出頭來向這邊看。奇妙的是,母鹿看到了距離她這樣近的我,卻似乎像看到了另一隻朝夕相處的鹿一樣,一點也不驚慌,繼續低頭舔著小鹿。她和小鹿竟然這樣的放鬆而鎮定自若,彷彿牠們也參加了禪修。同樣的情況後來還出現過,在戶外獨自徑行的時候,我迎面碰到過野兔,甚至蛇。雙方似乎都能感到對方沒有敵意和緊張,也沒驚慌,各自繼續修行。當我們放下身心和外境合一時,外境也自然和我們融合為一, 不再有分別和對抗。

有一次在洪老師帶領下,大家走過湖邊的紅橋,橋下有淙淙的山泉流入湖中。踩著碎石小徑,來到報恩亭附近,這裡種植著各種賞心悅目的花草,空氣中散發著清怡的花香,走到這裡就像到了蘇州園林,古雅的亭台和芳草林木相映成趣。洪老師在一尊草地上的佛像前停下來。 這是一尊真人大小的石雕坐佛像,佛身端坐,手結定印,雙目低垂,面帶微笑,神情端莊慈祥。老師說:「這尊佛在這裡很有意義, 提醒我們生活中處處都是佛,我們要敬每一個人像敬佛一樣。」如果我們都能這樣做, 人間將會是多麼和諧!

禪修快結束時,老師帶我們來到千蓮台,這裡存放著往生者的骨灰。老師領著我們為往生者焚香祈福。紅色的花崗岩間整齊的排放著往生者的蓮盒,上面刻有姓名和生卒年月,小的只有一個多月,年齡大的近百歲。老師讓我們把往生者都觀成佛,說這是對他們最好的禮物。大家在千蓮台前靜坐,虔誠地把往生者觀想成佛,可想見被觀成佛者,會是多麼的安慰和有所依。所以整個氣氛十分溫馨。老師讓我們體會到學佛者可以怎樣坦然、達觀、慈悲地面對生死。

禪十最後一天的上午,有一支香老師讓我們轉過身來,面對大佛殿那面巨大滿月形的門靜坐,明亮的窗外景色透過大圓窗映射進來,殿內悄無聲。外面下著小雨,可以清楚聽到滴答、滴答的雨點敲擊在地板上,好像在演說著這自然的生滅無常之法。而當此心不再隨著這生滅之法妄動時,似乎體會到不生不滅的寧靜和安詳。
禪十結束時,美佛會的新任會長繼興法師慈藹地勉勵大家:將禪修過程中逐漸平靜下來的心,讓它一直這樣平靜下去,並告訴自己: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讓自己再起煩惱。這看似樸素的話,卻包涵著多麼大的智慧和力量!

洪老師常說:「你們要好好生活!要成為能裝得住福的福器,而這個福器是用大悲心做的。」這句話有很深長的意味,特別是當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可以給我們繼續前行的力量。通過老師的開示,我逐漸體會到不同的經典都在強調平等、放下,然後發菩提悲心。通過禪修,我們的心更清楚明了、更安定、更有悲憫之心。對人類能有這樣的幫助和提昇,禪修的功用是多麼難能可貴!感謝所有成就此次禪修的發心菩薩們!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