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羚羊的跪拜

王宗仁

這是一個發生在西藏故事,距今有好些年了。可是,我每次乘車穿過藏北無人區的時候,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這個故事的主人公—那隻將母愛濃縮於深深一跪的藏羚羊。

當年,槍殺、亂逮野生動物,是不受法律懲罰的。就是今天,可哥西裡的槍聲,仍然帶著罪惡的餘音,在自然保護區巡視衛士們的腳步難以到達的角落迴響。當年舉目可見的藏羚羊、野馬、野驢、雪雞、黃羊等等,眼下已經成為鳳毛麟角了。

當時,經常跑藏北的人,總能看見一個肩披長髮,留著濃密大鬍子,腳蹬長統藏靴的老獵人,在青藏公路附近活動。那枝磨蹭得油光閃亮的槍斜掛在他身上, 身後兩頭藏犛牛馱著沉重的各種獵物。他無名無姓,雲遊四方,朝別藏北雪,夜宿江河源,餓時大火煮黃羊肉,渴時一碗冰雪水。獵獲的那些皮張自然會賣來一筆錢,他除了自己消費一部分外,更多的用來救濟路遇的朝聖者。那些磕長頭去拉薩朝覲的藏家人,心甘情願地走一條佈滿艱難和險情的漫漫長路。每次老獵人在救濟他們時總是含淚祝願:上蒼保佑,平安無事。

殺生和慈善在老獵人身上共存。促使他放下手中的槍,是在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以後—應該說,那天是他很有福氣的日子。

大清早,他從帳篷裡出來,伸伸懶腰,正準備要喝一銅碗酥油茶時,突然瞅見幾步之遙的對面草坡上,站著一隻肥肥壯壯的藏羚羊。他眼睛一亮,送上門來的美事!沉睡了一夜的他,渾身立即湧上來一股清爽的勁頭,絲毫沒有猶豫,就轉身回帳篷拿來了槍。他舉槍瞄了起來,奇怪的是,那隻肥壯的藏羚羊並沒有逃走,只是用乞求的眼神望著他,然後衝著他前行兩步,兩條前腿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與此同時,兩行長淚從它眼裡流了出來。老獵人的心頭一軟,扣扳機的手不由得鬆了一下。

藏區流行著一句老幼皆知的俗語:「天上飛的鳥,地上跑的鼠,都是通人性的。」此時藏羚羊給他下跪,自然是求他饒命了。他是個獵手,不被藏羚羊的憐憫打動,是情理之中的事。他雙眼一閉,扳機在手指下一動,槍聲響起,那隻藏羚羊便栽倒在地。它倒地後仍是跪臥的姿勢,眼裡的兩行淚跡也清晰地留著。

那天,老獵人沒有像往日那樣當即將獵獲的藏羚羊開宰、扒皮。他眼前老是浮現著給他跪拜的那隻藏羚羊。他有些蹊蹺,藏羚羊為什麼要下跪?這是他幾十年狩獵生涯中唯一見到的一次情景。夜裡躺在地鋪上的他,久久難以入眠,雙手一直顫抖著··。

次日,老獵人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對那隻藏羚羊開膛扒皮,他的手仍在顫抖。腹腔在刀刃下打開了,他吃驚得叫出了聲,手中的屠刀「咣當」一聲掉在地上····!原來在藏羚羊的子宮裡,靜靜臥著一隻小藏羚羊,它已經成形,自然是死了。

這時候,老獵人才明白,為什麼那隻藏羚羊的身體肥肥壯壯,也才明白了它為什麼要彎下笨重的身子給自己下跪:它是在求獵人留下自己孩子的一條命呀!

天下所有慈母的跪拜,包括動物在內,都是神聖的。老獵人的開膛破腹半途而停。

當天,他沒有出獵,在山坡上挖了個坑, 將那隻藏羚羊連同它那沒有出世的孩子掩埋了。同時埋掉的還有他槍···。

從此,這個老獵人在藏北草原上消失。沒人知道他的下落。

這個故事讓我久久不能平靜,世上的愛,還有什麼能與母愛相比!愛我們的母親吧!祝天下的母親每一天都快樂都幸福!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