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深融豁 融豁行深

(慧門禪師)

修行是可以藉助當時的周遭環境及情境去參去修的。

例一、當一個人固定在同一個位置,凝視晴朗虛空,看山看海時,得心的敞開是一種完成式,同時也可以提問著本參話頭,來加速敞開的速度。

例二、一個人坐在船尾提問著本參話頭「看者是誰」,同時看著晴朗虛空及眼前一切山海景色的變化,人與周遭景色會隨著船的前進跟著往後退,往反方向愈拉愈退愈遠,視野角度也隨著距離的拉遠,愈來愈開闊寬敞,隨著視野角度的敞開,心也跟著愈來愈敞開,此時,由於提問著本參話頭歸而求之,心的敞開會更加快,直入人我,能所,景色融成一體無分無別的田地。這種心胸敞開融豁的方式,是恒久的現在進行式,因為這種現在進行式的每一個點都接近當下,而形成每一個當下、每一個當下的流動相續不斷,這就構成了永恒不斷的敞開與融豁。這種現在進行式的心胸敞開方式,就是現在進行式的融豁。

例三,以前我常帶學生去太魯閣國家公園山水行禪,有一次乘坐遊覽車到阿里山,我坐在上層前座,並教導他們看著遠方的晴朗虛空,來廣大自己的心境。本來車行時看著兩邊的樹,人很快就會覺得暈眩,但是當凝視著前方的虛空,反而不暈眩,而且前方及周遭景色卻變得很清晰,又不會生起任何分別,心很快的就能夠定靜又敞開,敞開又定靜。雖然車速很快,卻不會覺得快,因為你的心不會隨著車行而跳動。此時的每一剎那,都變成一個當下的現象,就像鏡子不為什麼而照著,只是照而已,來了就來,去了就去,就這樣隨著車速的前進而一直照過去而已。站在船頭凝視晴朗虛空,與上述坐在車上前座的修法是相同的。所以這一種一直往前行進的凝視修法,就是在融豁中行深行深地深行進去。而坐在船尾,人隨著船前行而往後退,是一種在自然拉開距離下,而行深深行地敞開心胸,得融豁的修法。

往後退的敞開融豁,及往前行的行深深行,都是現在進行式。前者是在行深中修融豁,後者是在融豁中修行深。行深融豁、融豁行深,都是邁向疑團爆破開悟的重要契機,切記切記!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