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的力道‧谷歌搜尋‧鴉片戰爭—我對行的體悟

袁承志

看來有了人類,行就與我們同在。所以,不修,行嗎?

那麽,又是誰要修行呢?

是誰在遵行,奉行,行動…?

看來在這個行的當中,裡面暗藏著一個我,包括了我的執著,我的看法,我的毅力,也就是我們的ego自我意識,存在於行的至深之處。能觀到自我在定中的出現,這不也是修行中之證量嗎?

行,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讓我們知道自己還活著。很多人就是喜歡聽到 iPhone以及iPad有訊息進來時所發出的叮咚聲音,然後立刻就可以去看進來的訊息,接著做出反應。耳朵聽到,眼睛看到,接著大腦運作,手動嘴講,不亦樂乎。好一個自我,在行動。這樣,利用外在的境界來肯定自我。那麼人們就可以深深的感覺到自己存在於這個世間上。證實我是活著的。 

難怪發明iPhone與iPad的史地夫。喬布斯(Steve Jobs)是一個禪行者。看來他懂得這個關鍵!

可是佛家不是說「觀法無我」嗎?

沒錯,您好好參吧!(當頭棒喝:還滑手機,醒醒吧!) 

不停地滑手機,不就是在所知中打轉嗎?

彌勒菩薩云:「依智不依識,依識下地獄。」修行者能不慎乎! 

千萬不要讓我們的潛意識被手機控制。

幾年前一個鄭姓殺手在台北捷運車上,用刀子一連殺害了四個一心滑手機的年輕乘客。這件悲慘的冷血謀殺會發生,是因為死者他們的警覺心(覺性)被手機奪走了。心完全在手機裡,而對身旁發生的慘事卻毫無感覺。 

天行健

那個從心性中流出來的世界,它是活生生的,充滿著生命。有了生命就有生滅,而生減的內含就是時間。那冥冥之中的動力,由因果而來的業力,從宇宙到生命中的那個力道之表現;也就是由細胞到人類到宇宙,那個展現出「自我」對「生命」「認知」的「能」與「力」,它就是「行」的力道。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就在指向它!

從人類的角度來看,行就是抽象思考、邏輯思維、數理概念。而在思考、思維中,都存在著兩個不可或缺的基本因素:「我」與「時間」。沒有我,則無從思考;沒有時間,思考即無法進行。剩下來的就是思考的對象了。而那些形而上的東西,即被视為在「行」中之主體與作用。也就是那些無形的智慧、認定、意志力等要靠認知能力與識心把它向外投射出來。

那個由道、覺性所引發出,自我對「生命」「認知」的「能」、「力」是如此的完美圓滿;我們做為一個君子人,就應該精進不懈、努力以赴,向上提升修行成道。

這就是現在我對「天行健 君子以自強不息」的體認。 

谷歌搜尋

谷歌公司(google)在一九九八年由兩位史丹福大學的學生成立於美國矽谷。谷歌的核心本業在於利用它的高速搜尋引擎與廣大的全球資料庫,提供給使用者所需求的資訊。

也就是:使用者有需求;谷歌就提供。而且是快速、有效的提供。

在美國波特蘭家中,我把「袁承志」三個字輸入谷歌,半秒鐘內它提供了十五萬條線索給我。應該說是0.3秒,而且這項全球服務完全免費。

在吃驚之餘,我開始思索這群顛覆世界的人,以及他們的想法與做法。 

建立在行中的企業

然而谷歌人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在全球各地,提供了「我」要的資訊。他們的智慧,用識心是很難瞭解的。谷歌人自己花了時間、金錢,整理出各種資訊,然後在全球各地免費提供給使用者。不但是免費,更是高效率地運作,不斷更新。谷歌人就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了「我」要的資訊。在十幾年前,若以一般人的識心來看(特別是亞洲人),谷歌人是群「瘋子加笨蛋」。但這群人清清楚楚知道他們在做什麽,這個能力就來自回頭,來自「行」中。

谷歌人在短短的二十年中,替他們自己、全球員工和股東創造出奇蹟般的成就。

他們的成就基本上來自高層次的智慧,與將智慧轉化而表現出的執行力。這股力道在過去十年中,就連微軟都抵擋不住。當被問到誰有可能威脅谷歌時,前執行長舒密特的回答是「目前在學校中的年輕學生」。因為他們才可能有更新、更好的點子。

谷歌人把一粒種子植入全球上網者的潛意思中,要找資訊就得靠「谷歌」。之後加上識心與電腦介面的運用,他們就有能力掌控人類世界一部份的行為。想想看,我們向谷歌要資訊,要怎麽給、給些什麼,不都操之在它的手中嗎?

最近我問小兒子,要瞭解谷歌搜尋引擎運作有那些書可以看?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會寫書的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會寫書,默默地做不讓它知道,一旦被它知道就不靈了。 

奧勒岡的小鎮 Google in Oregon

戴爾鎮(The Dalles)是個寧靜小鎮,位於地廣人稀的奧勒岡州北部。這裡是櫻桃與水蜜桃的鄉園。巨大的哥倫比亞河(Columbia River)平靜地流過此地。唯一引人注意的就是躺在河上的大壩及自發電廠流出的水聲。

2006年在無聲無息中,谷歌在河邊蓋了一座有兩個足球場大的建築作為伺服電腦中心(server center)。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谷歌,為何來此鳥不生蛋的鄉下小鎮大興土木?(註二)

原來谷歌的生命操在「電」上。它需要大量可靠並且穩定的電力供應來維持運作。戴爾鎮上巨大的水力發電廠被它相中了。何況哥倫比亞河上的水力發電廠不會停電,在大發電廠旁也不會缺電。在產地電費更加便宜。能找到這個方案,谷歌人的智慧確實不凡。當這個消息傳出之後,微軟與雅虎不約而同地在哥倫比亞河流域中,尋找有水力發電廠的小鎮裡蓋伺服電腦中心。但是無論微軟或雅虎如何努力,它們就是無法與谷歌抗衡,谷歌人的靈感直覺太強了。

當某一位谷歌人,靈光一動得到這個點子並把它寫下的當下,就是行的力道在作用。而後所有的企劃、評估、執行都是識心的工作。「靈光一閃」是智慧起動,其餘都是大腦的識心運作! 

回頭探索.能知的玩家

OK,谷歌在半秒鐘內提供了十五萬條「袁承志」的線索給我。但是:

1. 這些線索從那裡來的?

2. 這些線索是怎麽被找出來的?

3. 誰來決定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等等?

4. 它怎會知道「袁承志」是那一個?是金庸《碧血劍》的主角,還是在下? 

大多數人會認為:「會用谷歌就好,想那麽多幹嘛?」

但是:「我們讓谷歌做能知(能),把自己放在被知(所),對嗎?行嗎?」

如果您對它陌生,不妨打開谷歌(www.google.com),親自體會一下,。然後,再想想這四個問題。

對絕大數人而言,谷歌的運作是個黑洞。我覺得對使用者而言,用「空」來形容,也許更確切些。

它一定存有巨量的資訊,但我們無從想像。

它的搜尋方式一定非常奇特,但我們亳無線索。

它的排序一定有數理程式,但我們看不到也碰不到。

難道我們必然是在被知這邊嗎?

還是「回頭」不夠? 

用能知來駕御谷歌

谷歌是個人工智慧體。要能夠掌握它,只有把「能知」置於它的上面。這也就是要回頭到讓谷歌成為被知,這樣谷歌就可以被我們拿來用。在網路世界中,用來展示眾生相。

至於我們修行人,回頭到「行」中,就好像吃燒餅、喝豆漿一樣,都是大家在修行中必經之路。所以要聽從祖師的教導,多利用直覺,讓靈感源源而來。再把靈感轉化為執行力,讓我們能夠「借力使力」利用谷歌人的智慧,來拓展學佛天地。  

西諺一則

Work Smarter Don’t Work Too Hard

吃得苦中苦,似為人上人;行得慧中慧,始為人上人。 

「尋」—建立連接平台

我原先認為谷歌所提供的是一個知識平台。我們有問題,它在「資料庫」中替我們「找」答案。其中,「資料庫」,是個名詞,代表著儲存的知識。「找」是動詞,表示由智慧所帶領之行動,它是能力與執行力的表現。所以我現在認為谷歌的價值在於它是個超強的連接平台,因為它能替使用者「尋找」。對我而言,最好的例子就是它在十幾年前把學佛的道路與我連接起來。(註三)

連接平台很多,報紙的分類廣告,徵才尋職網站,face book,各種社交網站(Social Network)…等等。但是在尋找的力道上沒有一個可與谷歌相比。我認為今天要成為一個市場及行銷(Marketing)專家,若無法把他的能知放在谷歌或臉書上面,那麽這個專家的頭銜可能就保不住了。

修行人都有個大願,希望有心要修行成道人,在順利的環境中,同修齊成就。

於是我們投下人力、精力、時間開發網站。

您可別忘了YouTube的主人就是谷歌。

我認為咱家的網站做得超酷,但是,在今天的環境裡,「學佛網站」如何才能夠讓有心人找到呢?

看來:網站超酷是「必要條件」。

而能讓有心人能夠容易地找到修佛的網站,則是「充份條件」。 

那麽怎樣的人,才算是要修行成道的有心人呢?

這些努力都在「尋」之中,不是嗎? 

昔日「徒弟找師父,師父找徒弟」,全靠因緣。

但看今朝:師父徒弟何處尋?因緣藏身谷歌中。 

能力在智慧這邊

小兒子大學畢業後,在公餘花了兩年時間去參透搜索引擎的運作方式。之後他利用這項本領與軟體技術,開拓出一個獨特的全球性網路行銷事業。因為百分之七十的點閱,都在搜尋結果之第一頁上,所以幾乎每家公司都希望它在谷歌或雅虎的能見度上能夠名列前茅,而使它們在市場上獲得較高之曝光率。

小兒子的客户中有一家台商公司,同意在網路銷售中支付佣金作為報酬。然而一段時光後,小兒子發現這家公司開始在佣金上作弊。於是有一天小兒子請台商業主上網,察看他的銷售網頁。然後在幾秒鐘內,這位業主眼睜睜地看著他的銷售網頁從螢幕上消失。在大驚之餘,這位氣勢凌人的台商轉變為謙虛地同意遵守合約。

軟體科技必然在「行」的力道中展現出來,因為軟體本身就是智慧的表現。幾年前一位在國外拿了電機博士的年輕人,問我有關創業的機會。我鼓勵他從層次高的軟體下手,儘量少碰硬體。因為有太多華人的聰明才智用在仿冒、抄襲有形產品。但是高層次的軟體,若沒有更高的智慧是拿不走的。我一向認為,有智慧的人,就應該專注於以智慧為主的事業,少碰資本集中的產業。因為華人中的金主大亨們,大多不知智慧為何。並且認為他手上銀子的價值遠比你大腦中的點子,多了九千萬倍。他們看得到、摸得到土地,廠房、辦公大樓、設備、外銷裝船的貨櫃。但是對於無形的智慧「能力」,他們大多是無法體認出,也無法掌握住的,所以這些智慧在他們心中就不值幾個錢。不過這也不能太責怪華人金主,畢竟這也是中華文化的一部份。 

人工智能(AI)的興起

谷歌這個事業所帶來的風潮就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興起。智慧與人性有關,而人工智能則是智慧的產物。智慧是帶有感情的成份,而智能則是程式的運作。人工智能在它被設計的環境中高速運作,不帶感情成份,忠心地執行任務。

一些美國華爾街的投資公司,利用高速電腦,在股市中不斷地搜尋最佳的投資點,進行套利。最近幾家有名的證券公司,也把一些投資程式提供給客戶,就是所謂的智能投資顧問(Robo Investment Advisor)。換言之,一些投資顧問的工作,不僅是低階的處理工作,甚至某些高階的投資決定權,現在都已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了。

近來,電腦駭客特別是國家級的電腦駭客,就以人工智能所主導的工具,來進行任務,例如掌控選舉的過程,以及電力輸配系統的控制。人工智能在運作時, 沒有是非正義對錯的考量,沒有心性感情的影響,沒有人性道德的顧慮,就只是非常有效率地執行任務。

這個沒有人性的高速智能,可怕嗎?在未來,對人類又有什麼影響呢?您不妨深深思慮一番。 

爾羅 葛瑞(Earl Grey

爾羅 葛瑞 是個十八世紀的英國貴族(earl是伯爵之頭銜),在1830與1834年間,他曾擔任英國首相。他的嗜好是喝茶,喝好茶,喝來自中國的好茶。葛瑞爵士更調製出一種帶有地中海香料的紅茶,並以他的名字「爾羅 葛瑞」作為茶名(伯爵奶茶)(註三)當時整個英國社會都瘋狂這個很特殊的茶。別忘了這茶葉是 Made in China—中國生產的。

在十九世紀初,英國大量進口中國茶葉、絲綢、磁器,對中國的貿易赤字不斷增加。而滿清政府對英國要求中國人多買英國貨的回應,卻是「天朝無需汝等黄髮夷人之巧物,故白銀拿來!」如此這般二十年後,英國的白銀大量流向中國。女王陛下的國庫日漸虛空。

OK約翰牛,你們不可以不喝「爾羅 葛瑞」嗎?

當然不可以,因為「爾羅 葛瑞」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了!它是英國文化的一部份。

白銀沒了,但茶一定要喝。於是英國政府交付國營企業—東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一項任務:把東印度公司在阿富汗及印度種植的鴉片以武力向中國強迫銷售。(註四)其餘的歷史,我們應該都知道了。

那個展現出英國人對生活中必須要喝茶的認知能力,我感覺出它就是「行」的力道。十九世紀的英國人,早上起床要喝茶,中午要喝,下午茶不可少,晚餐更不能缺。在英國人的集體意中,因為怕以後喝不到茶,於是炮艦出動。為了茶,向中國開戰。於是區區十幾艘船艦,加上一千五百名陸戰隊就把大清帝國打得落花流水。真是不可思議!

之後在英國,茶源源不斷地來了,大批的銀子也搶到了。「行」的力道真大啊!

還記得「葉名琛」嗎?他在「林則徐」被貶後出任湖廣總督。當英國軍隊第二次攻打廣州時,「葉名琛」不戰、不走、不談、不死、不和、不降,只是坐在總督府中讓英軍活捉。葉名琛是道光年間的科舉進士。書讀了不少,進士更是當官的高級知識份子。為何毫無智慧呢?

我的奠基師父不斷地告誡弟子們「知識是智慧的屍體」,古今皆然。

而智慧的生成必然會經由「行」的層次,而傳達到識心,然後採取行動。我們不妨想想,當時葉名琛的能知處於何處?

想到了嗎?

下次造訪西餐應廳時,建議大家點一杯「伯爵奶茶」,好好回味一番。這茶的背後隱藏著血與淚的歷史和帝國的興亡。至於能夠回味到多深,那就看您的功力了!不過,至少您現在應該已知道「伯爵」是何許人也。 

銘言

一九六一年美國總统甘迺迪發表了著名的登月演說:(註五)

「我們要在十年中把人送上月球,然後把他們安全地帶回來。」

「我們選擇這項目標,並不是因為它容易,而是因為它艱巨。」

在五十多年前,甘迺迪總统表現出他及美國與人類對未知之探索和挑戰的意志力,這就是行在生命中的力道。至於其任務與目標,那則是在識心中所投射出的操作與指標。今天我們祝福大陸的太空人也能夠順利登月,然後平安回來。 

幻化‧幻畫‧幻話

仲夏某日知覺到從心中流出了一個時鐘,一個潔淨的大白板和我。而我隨著時鐘的運轉,在大白板上用色筆畫下了五彩的喜怒哀樂,貪瞋痴慢,七情六欲,數理科技,成長過程…。愈畫愈有趣,樂在其中,無感時間飛逝。然而不知何時,覺得有個念頭生起—好像是畫夠了。於是拿了一個板擦,開始清白板。慢慢地這塊白板又呈現出如明鏡般的清淨潔白。接著我就把板擦、色筆都拋了,只是傻傻的看著明鏡。突然間有一個清晰的指令—物歸原主!頓時那大白板、時鐘,我,和生命的歷程,都一起返流回那空無之中。就在我與時鐘和白板消失的當下,只見在清靜空無中浮現出一本《維摩詰經》。

哈哈!爽啊!好一個物歸原主!!(註六)

PS 筆者從事高科技事業與研發逾四十餘年,迄今不滑手機,沒有社交群組。筆者認為與人交往, 用心即可。

附註

註一  2006年6月14日 紐約時報專題報導http://www.nytimes.com/2006/06/14/technology/14search.html

註二  台灣出版之圓智天地 86期 P.20

註三  http://www.virtualtea.com/vt/tales.html(伯爵紅茶,Earl Gray)

註四  http://en.wikipedia.org/wiki/East_India_Company(東印度公司)

註五  Kennedy moon speech

註六  本文係以作者原刋載於2011年一月發行於台灣之圓智天地91期之文稿, 近日改寫增訂而成。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