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頭先行

慧門禪師講述

為什麼要練習話頭先行

一般人只要:

1)六根門頭對境,因故起心動念(故起念)或付諸言行,及引生的接續念或言行,都即刻造業薰種子。

2)不經六根門頭觸境,無緣無故,不知不覺地,隨著習氣的牽引,而生出花花樣樣的不同念頭(串習念)或言行,及引生的接續念或言行,也都即刻造業薰種子。(如圖 1/8、2/8)

3)無明種子起現行,產生串習念及後續接續的紛飛妄念(散位、夢中、亂意獨頭意識)或付諸言行,就又即刻造業薰種子。(如圖 1/8、2/8)

4)造業薰種子,已薰的種子又起現行造業…如此惡性循環造成生死死生的生死輪迴。  

由上可知,為了要解決生死輪迴的困境,必須先剷除上述原因,才能了脫生死。 

造成生死輪迴的起因,都是由最微細的念起,順次生起,迅即經由三細六粗的輾轉墜落,到了粗重的煩惱造業受報而形成了受報身。可見粗重的煩惱造業受報,都是從細微的念起而來的。(請參考拙著,《看話參禪法要》,頁 254 圖七、頁 256 圖八、頁 260 圖九)

練習話頭先行,能從粗重逆次斷除受報、造業、煩惱、執我、執法,輾轉至微細的境現、見起、念起而離念頓悟本覺。因為提起本參話頭歸而求之,往內心世界行深,逆次斷除粗妄或細妄的任何階段,皆有可能由於話頭先行而激起疑情,甚至疑情爆破直接跳躍至離念頓悟本覺。故知練習話頭先行是爆破無明頓悟本覺最快速且最直截了當的方法。無須如漸修的菩薩解行,需逐步逆次斷除才能達到頓悟本覺。(請參考拙著,《看話參禪法要》,頁 250-263 參禪與阿賴耶識迷悟)  

雖然參禪看話頭是頓悟法門,但起修時,仍需以清除妄念為首要。何況初參者大都心粗膽大毫無細行,老是被習氣牽著鼻子走,因此務必要練習話頭先行,以減弱、減少或斬斷習氣,以免橫生枝節,障礙行深探究的力道。

尤其初參不能「問下起疑」者,就更應該從練習話頭先行開始,以彌補迫切心的不足,又能截斷冥冥中不知不覺的自問自答,將自己逼到「不知如何是好」而激起疑情。  

話頭先行的原理

為了要解決生死輪迴的困境,就必須用全方位的覺察觀照或參禪看話頭的提問覷追,先從最粗糙的言行下手予以轉化清除,才能更進一步的覺察到細微的念頭蠢動,並即刻轉化停歇念頭的起現行,而現出中間自孤處﹝由粗糙的言行舉止逆次輾轉斷除至微細的起心動念之順序如前述「為什麼要練習話頭先行,從 1→2→3→4)」﹞,暫停了第六識的認識分別作用(如圖 3/84/85/86/8)。此時才有機會更加行深且更精細的覺照到微細的習氣蠢動源頭,暫時停歇第七末那識的思量作用及磁吸遏止第八阿賴耶識無始無明種子的蠢動(如圖7/8)。

這股持續行深探究的作用力,探究行深到深深的無明窠臼裡,逼得無明種子產生反彈的反作用力。兩股力量互為撞擊拉扯,而跳脫心意識的束縛,產生一股自然探究及疑著的力量,這股力量就是疑團凝結滾動的力道(如圖 8/8)。

首先要提起清醒警覺的心,覺察任何的言行舉止及起心動念,同時迅即回頭提問本參話頭,予以覷定並追究啟動的源頭,遏止既淺又粗重的言行舉止,並轉化深層微細的念頭蠢動,現出前念消失後念未起的空檔。此時不得放捨,更要加把勁在這中間自孤處,窮追猛究到「不知如何是好」,自然會激起疑情來代替能照顧的心,而超越能所的侷限。

工夫至此,疑情自然能不疑自疑的凝結滾動而深行直搗無明的窠窟,磁吸轉化微細種子蠢動的能量為疑團凝結滾動的力道。這樣作工夫的所有過程,就是在練習話頭先行(如圖 3/8 ~ 8/8)。真正的話頭先行就是工夫要作到:

1)經由提問話頭覷追,行深遏止第六識暫停起認識分別作用。    (如圖 3/84/85/86/8

2)同時也行深到第七末那識,剿除轉化俱生我執法執的思量及其發動的習氣(如圖 7/8)。

3)更進一步也行深到第八阿賴耶識磁吸種子蠢動的能量轉為疑團滾動凝結的力道(如圖 7/8)。

總之,上述三項深行行深的工夫,若能作到其中任何一項,就可勉強稱為話頭先行。若能作到同時兼具前述三項的參究工夫,就是已經真正作到了話頭先行。

故知話頭先行的原理,與圭峰宗密阿賴耶識迷悟圖所示悟有十重,「從粗重逆次斷除輾轉至微細,達頓悟本覺而悟妄歸真」的道理是一模一樣的。(請參考拙著《看話參禪法要》,頁 250-263 參禪與阿賴耶識迷悟)

本節內文所提到的「逐步或逆次」的速度,會因禪法及工夫深淺程度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一般止觀法門逆次斷除的層次較為明顯,因此成就的速度就比較慢;而參禪看話頭逆次斷除的速度相對的比較快。有時更會有飛躍式的逆次上升,從粗糙直接跳到更微細的層次,因此很難分辨說明飛躍過程中的所有細節層次。

行者的工夫若作到「問下即起疑」或「疑情不疑自疑」的行深深行探究時,其行深、剿除、轉化速度之快不可言喻。因此很難以「逐步」的方式表達其「逆次」上升的各個次第及其過程。此時無論行者「問下起疑」探究到哪一個層次,都有可能在這個次第上持續凝結滾動成大疑團,並忽地爆破疑團,直上頓悟本覺。

這種「飛躍頓悟」是參禪看話頭獨有的特性,也是菩薩解行「逆次輾轉斷除至微細」的止觀漸修法門所不能及的。故知,原理雖然相同,但下手處及手段過程的速度卻有天壤之別。異同處如下:

1)止觀的「觀」與參禪看話頭提問覷追的「覷」,在作「觀覷」的方法上及功能是相同的。

2)止觀的「作意」起觀與參禪初作工夫的「作意」提問覷追雖然相同,但因為止觀沒有「問」,沒有「問」當然就不會有參禪的瞬間或同時「起疑及追究」的力道,這是兩者最大的不同。

3)參禪疑團凝結行深探究的力道及速度是止觀漸修法門所不能及的。

4)參禪「疑團爆破,直上頓悟本覺」的「頓悟」與止觀法門「逆次漸次作觀漸悟」的「漸悟」是不同的。故有參禪「頓悟」與止觀「漸悟」的差別。

話頭先行示意圖及解說

定義圖中(1/8~7/8)座標結構及所示內涵:

之參禪作功夫圖1

1)座標上水平橫軸與鉛直縱軸交叉點為原點,以63 「0」表示。

2)橫軸表念起臨界線,橫軸上方表念頭已起現行造業(顯意識)。橫軸下方表薰種子的大本營阿賴耶識及種子蠢動流動的地方(潛意識)。 

3)橫軸原點上方的縱軸刻度表,種子起現行造業的力度(作用力或反作用力),同時也表示種子起現行,造業後再度薰種子的力度(反作用力或作用力)。

4)橫軸原點下方的縱軸刻度表薰種子的力度(反作用力或作用力),同時也表示種子蠢動及起現行的力度(作用力或反作用力)。刻度上的(-)號,僅表示橫軸下方的潛意識─阿賴耶識的窠窟,並不表示力度的強度是負數值。 

5)雖然解說時,將縱軸與橫軸切割出上下兩個區塊。座標上方表示已起現行的念頭或接續念亦或造業,也就是第六識可以起認識分別作用的顯意識。座標下方代表薰種子的阿賴耶識及其種子的蠢動(潛意識)。上下兩個區塊只是為了方便說明圖中所示的位置及刻度而已,與數學上的象限定義無關。

6)第七末那識的運作模式在圖中無法顯示,只能以文字說明。

7)在唯識上的觀點,第七末那識是屬於意識層面,但未經行深的行者是無法了知它的運行模式。而在心理學上的觀點,卻普遍將第七末那識的運作列在潛意識的範圍裡。 

  1) 解說圖 1/8(請見上圖)

1)橫軸下方-1處,有個種子微弱蠢動起現行,生起可認識的第一個念頭,其力道飆升到橫軸上方+7處(如圖中上方左邊實線箭頭所示)並薰回第一個種子在橫軸下方-2 處(如圖中下方左邊虛線箭頭所示)

2)橫軸上方+7 處的第一個念頭延生出接續念在 +10 處,並薰回較強      的第二個種子在橫軸下方-4處(如圖中下方中間虛線箭頭所示)。

3)橫軸上方+10 處的第二個念頭又接續飆生出極強的第三個念頭,超飆越出座標刻度外,並薰回更強的第三個種子在橫軸下方-6處(如圖中下方右邊虛線箭頭所示)。

4)凡夫不經禪修提升覺察力時,一旦種子起現行生起初始的第一念後,不僅無法覺察又會隨境而轉,延生出漫無止境的接續念,其後續的接續念就會隨著次次念頭的延生而加強加大造業的力道,同時再薰回的種子力道也會一次一次的愈發強大。由此可知,凡夫一旦種子蠢動起現行時,不僅只薰回一個種子而已,更會隨著後續延生的接續念,再一個個地薰回更多的種子。

5)所薰回的種子將來若再起現行,力道也會比原先的種子蠢動及起現行的力道還要大。例如習氣經過經年累月的重複起現行再薰回種子,種子又起現行…,終至累積成為重習氣而上癮。

6)由此可知,種子蠢動起現行後再薰回種子,已薰回的種子又起現行…,如此惡性循環的造業至為可怕。無怪乎重習氣是影響死後輪迴到何處去的三大主要原因之一。

7)無論是習氣的造業或任何其他因素形成的造業都是造業,因此重業也是影響死後輪迴到何處去的三大主要原因之一。

8)習氣的啟動或造業的內在因素,都是因為業風一起而動念所引起的。影響死後輪迴到何處去的三大主要原因之一「臨終最後一念」,也是起心動念。

9)由此可知死後輪迴到何處去的三大主要原因,「重業、重習氣、臨終最後一念」都是由念起動念而來的。可憐啊!原來一切問題的源頭都是念起動念!

 

2) 解說圖 2/8

2-8

1)圖中表示種子起現行後,未產生任何的接續念,故只薰回一個種子而已。

2)橫軸下方-3 處,有個種子蠢動起現行生起可認識的念頭,其力道飆升到橫軸上方+10 處(如圖中實線箭頭所示)。這表示種子蠢動的力道雖然中等,但是加上各種因緣的刺激,因此起現行的飆升力道卻強到極限+10。

3)起現行飆升的力道愈強,再薰回的種子力道也會愈強,如圖中橫軸下方虛線箭頭所示-4 處。

 

 

 

 

 

 

 

 

3) 解說圖 3/8

3-8

1) 圖 3/8 橫軸下方-5 處,有個強大的種子蠢動起現行,生起可認識的念頭飆升到橫軸上方+10 處(如圖中實線箭頭所示)。

2) 種子起現行的流動雖然已衝到橫軸上方+10 處時,行者才遲遲覺察到並警覺的提問本參話頭追擊(如橫軸上方右邊圖示),一樣可以遏止念頭的繼續流動,而停止起連鎖性的接續念及造業,並轉化支撐念頭流動的能量為提問本參話頭的探究力道。因此圖中實線箭頭處所顯示出的念頭能量變得比原先起現行的種子蠢動能量來得少。 

3)由於行者提問本參話頭阻止念頭的繼續流動,使已起現行的念頭能量變弱(如橫軸上方+10 處所示),因此再薰回(以虛線箭頭表示)的種子能量(如橫軸下方-3 處所示)也變得比原先種子起現行的能量(實線起處,即橫軸下方-4處所示)來得少。該新薰的種子將來若再起現行,當然就會比先前種子起現行的力道弱很多。 

4)當行者作意提問本參話頭轉化念頭流動的能量為探究的力道時,同時也同樣的會在阿賴耶識裡薰成正念話頭種子(如橫軸下方右邊圓圈內所示)。

 

4) 解說圖 4/8

_160_12_4_8

1)圖 4/8 橫軸下方-3 處,有個強大的種子蠢動起現行,生起可認識的念頭,飆升到橫軸上方+8處(如圖中實線箭頭所示)。

2)行者經過練習覷追參究後,會增強覷的力道,因此能提早在橫軸上方+8 處就覺察到種子的流動,又能比初初練習時稍早一點的察覺到念頭的流動並警覺地提問本參話頭(如橫軸上方右邊圖示),追擊攔阻念頭的繼續飆升,遏止已起的念頭繼續起連鎖性反應及造業,並轉化支撐起現行念頭的能量為提問本參話頭的探究力道。因此圖中實線箭頭處所顯示出的念頭(橫軸上方+8 處),其所剩下的儲藏能量即變為比原先種子(橫軸下方-3 處)蠢動的能量來得少。這表示行者練習話頭先行已有進步。

 

3)已起現行的念頭能量變少(橫軸上方+8 處),因此再薰回(以虛線箭頭表示)的種子(橫軸下方 -2 處)能量也一樣的變少。該新薰的種子將來若再起現行的力道,也會比先前種子起現行的力道弱很多。  

4)當行者提早察覺到念頭流動,並快速警覺的提問本參話頭,轉化支撐念頭流動的能量為探究的力道時,也會在阿賴耶識裡薰成更強力的正念話頭種子(如橫軸右下方圓圈內所示)。

5)解說圖 5/8

5-8

 

1)圖 5/8 橫軸下方-2 處,有個強大的種子蠢動起現行,生起可認識的念頭飆升到橫軸上方+6 處(如圖中實線箭頭所示)。 

2)行者經過時時提撕及練習話頭先行,能培養出更快速又全方位的覷追參究能力,因此能比初學時更為提早在橫軸上方+6 處就覺察到念頭的流動,又能快速警覺的提問本參話頭(如橫軸上方,右邊圈內圖示),追擊攔阻念頭的繼續飆升,遏止已起的念頭起連鎖性的反應及造業,並轉化支撐念頭流動的能量為提問本參話頭的探究力道。因此圖中實線箭頭處所顯示出的念頭(橫軸上方+6 處)所餘下的儲藏能量即變得更少。這表示行者練習話頭先行的工夫,已練得愈來愈熟練了。 

3)已起現行的念頭能量(+6 處)變少,因此再薰回(以虛線箭頭表示)的種子能量(橫軸下方虛線箭頭-1 處)也一樣的會變少。該新薰的種子將來若再起現行的力道,也會比先前種子起現行的力道弱很多。  

4)當行者工夫熟練到能快速察覺到念頭的流動,又能更快速的提問本參話頭,予以轉化念頭流動的能量為探究的力道時,同時也會在阿賴耶識裡薰成更強力的正念話頭種子(如橫軸下方,右邊圓圈內所示)。

6)解說圖 6/8

6-8

圖 3/8、4/8、5/8 合併成圖 6/8,令大家能一目了然,迅速瞭解練習話頭先行的逐次進步過程及其重要性。

 

 

 

 

 

 

 

 

 

 

 

 

 

 

 7)解說圖 7/8

7-8

1)由圖 7/8 所示,可知行者練習話頭先行已大有進步。

2)圖 7/8 橫軸上方右邊有第一個種子起現行流動到+3 處,就被話頭不提自提予以攔截(如實線箭頭所示),磁吸轉化(如虛線箭頭所示)為話頭不提自提的參究力量。

3)圖 7/8 中橫軸上方左邊有第二個種子起現行流動到+2 處,就被話頭不提自提予以攔截磁吸轉化為話頭不提自提的參究力量。此時行者話頭先行的工夫,已進步到幾乎可以在種子初起現行時,就能不覷自覷不提自提予以攔截磁吸轉化,令已起的念頭消失,後念也無力起現行,現出空空蕩蕩的中間自孤,就在中間自孤處探究行深,激起疑情,甚至不疑自疑。

4) 圖 7/8 中橫軸下方顯示有第一個種子蠢動在-4處,第二個種子蠢動在-7 處,第三個種子蠢動在-9.5 處。表示種子一蠢動,話頭即能不提自提或疑情不疑自疑地予以截斷,轉化為話頭不提自提或疑情滾動凝結的力量。也表示此時工夫已行深直搗無明的窠窟,而且能自動愈行愈深愈有力量的在深處作工夫。(其過程請看圖 8/8及其解說。此時行者的工夫就真正作到話頭先行了。  

(8) 解說圖 8/8

8-8

1)圖 8/8 補充說明圖 7/8,工夫行深到無明窠窟裡作工夫的實況過程。

2)此時行者話頭先行的工夫已行深到阿賴耶識的大本營直接下手作工夫了。

3)行者的工夫到了話頭不提自提,疑情不疑自疑時,種子不蠢動則已,一蠢動則疑情中的話頭自然不提自提的狙擊種子的蠢動,又會將其蠢動的能量轉為疑情凝結的力量。

疑情愈凝結,疑情中的話頭也就自然地轉為更有力道的不提自提。形成話頭中自有疑情,疑情中自有話頭的探究力道。

4) 疑情愈凝結愈滾動,愈滾動愈凝結地往更深處行深探究(作用力),這種不疑自疑的力道會逼得無明種子起強力的反彈(反作用力),而現出一團的不清楚不明白,這兩股力量互相撞擊而凝結出更強而有力的疑團。

5) 行者作工夫只要時時刻刻在心輪處提問話頭,即提即覷即追,保持問中有覷有追的力量。追不出所以然來,會在無所適從裡凝聚問中及追究中的疑情力道。這股力量自能覺照並磁吸阿賴耶識種子蠢動的能量,轉為疑情滾動凝結的力量,隨著疑情的滾動凝結會滾出疑團來。

6) 圖 1/8~7/8 是話頭先行行深過程示意圖。圖中所示及其解說的過程,並非每一位行者都必須依此次第順次行深才能到達無明窠窟裡作工夫。

7) 只要行者有迫切心作工夫,就有可能問下直接飛躍行深撞擊(作用力)到無明窠窟而起反彈(反作用力),心中即刻現出一片黑似漆黑漫漫的疑團滾動。如同《大慧普覺禪師語錄》‧16,(大 47,頁 878c)所述「妙喜自十七歲,便疑著此事…」也可參考拙著,《看話參禪法要》,頁 264~285 解說。

 

練習話頭先行

1) 覺察覺照

練習話頭先行,一方面可以先透過練習覺察肢體的微細變化動作,及覺察身外世界的境界變化對身心的影響撞擊。一旦覺察到這些變化都能即刻把能覺察的心拉回入流往胸臆間覷追,追問這能覺察的人究竟是誰。這一問使原來移動的肢體即刻停止不動,也會停止第六識起認識作用,成為看只是看、聽只是聽…使前五根的對境不能撼動內心世界,令心呈現空蕩無物如明鏡,而使心的覺察轉為覺照。此時的覺照力能自動覺照著內心世界的念頭流動及種子的蠢動,而令已起現行的念頭停止流動甚至消失,也能停歇已蠢動的種子繼續蠢動,而呈現一片的中間自孤處。  

2) 無明反彈

另一方面,只要在這中間自孤處繼續加把勁往內行深深行地鑽研窮究,自然會激起一股非要弄清楚搞明白的力道。這股力道會自然跳脫心意識的束縛,而成為離心意識的探究,並自動往內心世界深究下去,非要弄清楚這身心肢體動作及念頭生滅變化的驅使源頭不可,究竟躲在內心深處發號司令的是誰呢?在這深深的探究過程中會逼得無明反彈,而呈現更不清楚不明白的渾沌無明,由於這探究的力道及反彈的力量互相撞擊而激出大疑團來。 

3) 練習步驟

練習話頭先行,以覺察手指頭細微的運轉動作做為例子來練習,可分為四個步驟:

第一步:先不談話頭先行的工夫,單舉右手撐開手掌,順逆左右持續旋轉,此時轉動的弧度變化,其實是很粗糙、速度也很快。但我們卻對自己手掌的轉動速度與弧度的變化轉折細節,完全不覺不察,甚至麻木不知,總覺得這種轉動稀鬆平常,理所當然沒什特別,本來就是這樣的,根本無需去瞭解它的細微轉折過程。這是因為凡夫心既散亂又粗糙,才會失去清醒警覺的覺察力去覺察習氣所發動的任何動作,以致造成完全漠視忽略習氣運作的轉折過程,並視之為當然。這種錯覺,會造成一個人永遠被習氣牽著鼻子走,而不知道截斷習氣發動源頭的重要性。 

這些不知不覺的身心肢體動作及念頭的遷流,都是從第七末那識俱生我執法執啟動的習氣行為,平常人完全不知不察,更遑論看得到習氣發動的源頭。看不到習氣發動的源頭,當然就無法截斷習氣的突襲。習氣不斷,輪迴有份。為了要深入截斷習氣的發動,務必要練習話頭先行的工夫。

第二步:在手掌轉動中,忽地回頭提問話頭,往內尋找發號司令的源頭,手掌自然停住不能繼續轉動。這是由於往內探究的力道伏住了習氣的蠢動,而切斷了手掌轉動的能量,導致旋轉中的手掌即刻停住不能轉動。

這時若要手掌再轉動,必須從內心深處很有意識地發出清醒警覺的轉動命令,命令手掌轉動,才有能量去支撐手掌的轉動。但由於非常有意識的命令,會使命令傳導的能量流動變得非常緩慢。加上手掌先前的住定,即使接到命令要它轉動,內心也會覺得手掌的轉動變得很沉重很緩慢。這是由於原來支撐手掌轉動的能量轉為提問覷追的力量,導致手掌住定不動。手掌的住定不動又加強了能量的流動停歇不動,而產生定力。

這種定力反而變成重新啟動傳導命令的反作用力,但此時有意識的重新啟動命令的作用力,撞擊了定力的反作用力,而激出更精細更清晰更有意識的覺察力,覺知著命令傳導的流程及手掌細膩轉動的弧度和每個微細的轉折。

熟練話頭先行,粗心轉為精細後,雖然手掌轉動的弧度只有一丁點細如微分,但內心卻覺得自己的手掌所旋轉的弧度及變化既大又粗糙,而心卻不為之所動。此時精細的心,不但不受內境的變動而動,也不受外緣變動而動,總是如如不動的了知著而已,沒有能知所知,只剩下孤伶伶的知。這表示行者已熟練了話頭先行,並將粗糙的心轉為更精細更有覺知力的徵兆。有了這種徵兆,才能表示行者已抓對捉準了練習話頭先行的訣竅。

在練習話頭先行的過程中,若是手掌的旋轉速度及弧度變化還很大,但內心卻仍然渾沌不覺,無法精細察覺出手掌旋轉的弧度、速度變化及其轉折的微細節奏時,就表示自己的心仍然很粗糙,完全處在不知不覺的狀態裡,隨著習氣走。為何練習至,此心仍如此的粗躁?這是因為沒抓準捉對練習話頭先行的訣竅,所以才沒辦法把粗躁的心提升為清醒、警覺、精細。

當了知初始的轉動時,說時遲那時快!即刻回頭再往內心探究命令的源頭,切斷有意識的命令,手掌即刻會停住不動。如此反覆練習,心由粗糙漸漸轉為清醒警覺而精細,覺照力也會跟著增強。  

第三步:持續不斷,時時把心拉回著落在胸臆間,覷追著發號司令的源頭。若覺察到手掌指頭無緣由的蠢動,即刻要把覺察的心拉回提問覷追「是誰」,如此一來,要動的手掌指頭就定住不動了。肢體末梢的手掌指頭定住不動,導致氣入流不動。氣不動則心不動,心不動則妄念不動,念頭不動則身脈也不動。身脈不動、脈氣不動、氣心不動及身脈氣心的不動,都是互為因果果因,才使得行者能迅速入定。

綜觀上述入定過程,係由惺惺慧覺帶動寂寂定,再由寂寂定中發出更強力的惺惺慧覺。因此上述所談的定慧關係,並非由定發慧,反倒是由慧帶動入定,而形成了定慧等持雙運的定。

故知禪宗所談的入定都是指由慧引定,是定慧等持雙運的定。並非指四禪八定的定,也不是先定後慧的定。

練習話頭先行也可以藉由手動足奔入參。例如把手擺在膝蓋上彈動手指頭,但因為初學者的心很粗糙,所以覺察不出指頭彈動的速度與弧度。在彈動中突然回頭往內心提問著話頭「是誰」兩三次,來轉移支撐指頭彈動的能量為提問話頭的能量,令手指頭不再無意識彈動而住定。

住定一段時間後,再作意命令手指頭微動。但由於正在參究中,必須分出覷追的能量,轉為作意起念命令的能量,才能有意識的傳導命令手指頭微動。這些過程會與上列舉的例子一模一樣。

當手指頭接到命令微微起動時,即刻再回頭提問本參話頭,再一次把支撐指頭啟動的能量轉為覷追的力量,就能即刻遏止住手指頭的移動。

接下來,在靜定覷追當中,只要覺照到肢體蠢蠢欲動,就立刻快速提問話頭「是誰」,則支撐蠢動的能量即刻轉為提問的力量。蠢動的能量既然被轉化了,當然就無法起現行,因此就不能形成念頭或成為動作。既不起念,定力亦隨之加深。如此反覆練習話頭先行,會隨著覺照力的增強而快速入參入定。這裡所談的入定也都是由慧引生的。

凡有念頭生起,就立刻提問本參話頭「是誰」,則已起的、未起的念頭流動的能量便轉為提問的力量。由於已起的念頭流動的能量已轉為提問的力量,所以前念會消失;同時由於蠢動而未起的沉潛能量也會轉為提問的力量,所以後念亦無力生起。這就形成了前念消失後念未起的空檔。 

在這空檔裡,妄念想頭的生滅停歇了,心理時間的過現未擠壓成為一點,最後終致消失,引發心理空間突然擴大,心中呈現一片空蕩無物時,這就是中間自孤。

空蕩無物的中間自孤,唯餘全方位的覺照力,覺照著無明的蠢動。若有念頭蠢動,在未起現行前,話頭便自然能快速不提自提的追擊,予以殲滅。這種行深深行的作工夫就是話頭先行。

行者初作工夫,往往要待念頭遷流一段時間後才能警覺到,並慢了半拍才作意的提話頭;也就是念頭起在提問話頭之前,這時的提問其實已經晚了一步。

行者經一次次的提問話頭,一旦察覺妄念紛飛,立即拋出話頭往紛飛處按下,妄念立即消亡。如此練習,會進步到念頭一流動就能快速警覺而清醒地提問話頭,予以攔截。這就是練習話頭先行的前行工夫。

工夫更進一步,念起時即刻察覺,話頭自然出鞘一拶,念頭便消聲匿跡。因為話頭先行能拉開能所的糾結,甚至超越能所,使能察覺的心與所察覺的念頭一併消失。 

第四步:念頭蠢動未起現行前,話頭不舉自舉,吸住念頭蠢動的能量。這樣繼續作工夫可以停歇所有念頭的蠢動,讓心休歇到如同無風無浪的湖面,此時自性的覺照力自然顯現。

如此反覆練習,自性的覺照力會逐漸加強,定力也會隨之加深。定力愈深,覺照力也會愈發增強。一次次的練習話頭先行,使得覺照力(慧)與定力(定)互為轉強,成為因果輾轉增上的力道,而成就了「寂寂又惺惺、惺惺又寂寂,定慧等持雙運」的境地。

以上四點是練習話頭先行的要著。  

綜論話頭先行

1)覺察轉明澈

在日用尋常遇緣對境時,應當保持警覺話頭先行,使心精細並具有惺惺的覺照力。無論外在的動靜、肢體動作抑或心中任何念頭的生起流動怎麼微細,都能分分秒秒覺照它的生滅變遷,而即刻不提自提的提問本參話頭,或不疑自疑的疑著而轉化於無形。此時行者的心正如明澈無波的一灘澄水。  

2)話頭鋪天蓋地行

經由話頭先行的鍛鍊,使心精細後而達成一舉手一投足盡是話頭不提自提,一起心動念也盡是話頭先行,這就是話頭鋪天蓋地行。

話頭先行,若能作到話頭中自有疑情,疑情中自有話頭時,無論是身心世界、山河大地、萬象森羅一有變化,疑情自然從話頭中生起,轉化一切蠢動的力量為話頭疑情凝聚的力量,而加深參究的穿透力道,同時也使定力更加堅固。此時工夫就到達了話頭疑情總是揉成一團,進入行不知行,坐不知坐的境地,這就是疑團鋪天蓋地行。  

3)如壺中水

阿賴耶識種子如同壺中水。猛火燒水,水中氣泡滾動就如同種子蠢動。翻滾冒出水面的水泡,就是種子已起了現行。

當行者發現有水泡,即刻提問話頭,就是抽去壺底的柴火。燃料一斷,火一熄,滾動的泡泡便消失在水裡,這就是在練習話頭先行了。但水裡的熱水依然滾動著,正如阿賴耶識的種子恆而不審的蠢動。這時的工夫若能作到話頭不提自提的伏住種子的起現行,就是真正作到話頭先行了。

若是行者的工夫作到這種田地之前,都還未能作到問下起疑,絕對不可以耽溺在這種靜境中,否則死無葬身之地。反而應該加把勁探究著這種無風無浪的空檔究竟是個甚麼,才能自然激起無明的反彈而生起疑情。

此時不但不得鬆懈不得放捨,更應該生起憤憤不平的心再度奮力追擊這不清楚不明白處,令疑情自然凝結成團而形成不疑自疑的工夫。這種工夫會自動覺照著阿賴耶識種子的蠢動,並轉化蠢動的力量為疑團凝結滾動的力量,停歇業風的吹動,令種子的蠢動力量消散於無形而不能起現行。正如同即時抽薪熄火,讓水溫下降,水中滾動的泡泡自然消失,無力衝出水面。這時的工夫就是真正作到了「疑團先行」。  

4 行深深行

行者初始練習話頭先行時,總是落後在念頭流動了好久之後,才能覺察到自己已被念頭牽著鼻子走了。所以一開始練習提問話頭時總是追在念頭之後,但只要經過時時的提撕練習,如撥雲見日般的逐漸行深深行,而開啟般若智慧,最後才能達到真正的話頭先行。

所謂的話頭先行,是工夫已經行深深行到在念頭未起現行前就能自然的覺照到種子的蠢動,而不提自提或不疑自疑的轉化停歇這股蠢動的力量,使種子不能起現行,令內心回到無風無浪的狀態,這就是工夫真正作到話頭先行或疑情先行了。

六根門頭眼耳鼻舌身意起作用時,即刻與第六識產生俱生意識,經第七識的思量,心就被境界牽著鼻子走了。所以當六根門頭與第六識產生俱生意識時要能即刻提問話頭,以切斷六七識的分別思量回應作用,從被境界轉而成為轉境界,這時顢頇儱侗的心就轉為清醒警覺。

因此行者話頭先行的工夫作得好,便有能力遏止細微習氣的波動,遏止住八識種子的蠢動及起現行。

當話頭愈深行,心就愈精細。愈精細就愈往內深行行深,以至完全遏止第六識的分別及第七識的思量作用。

深行行深的作用力逼使阿賴耶識種子蠢動的反作用力加強;反作用力強了,話頭先行的作用力也會隨著物理作用而自動加快加強,完全不必經由心意識就能不提自提,不舉自舉,不參自參。  

5 激起疑情 

行者這時真正能清楚心中有個不清楚處,明白心中有個不明白處,瞭解心中有個不瞭解處。話頭先行的作用力與阿賴耶識種子蠢動的反作用力糾結在一起就激起疑情。持續疑著不清楚處、不明白處、不瞭解處,便凝結成一團無明黑暗的滾動力量,這股力量就是疑團。  

6 疑團的功能

疑團能覺察阿賴耶識種子的蠢動。疑團兼具寂寂與惺惺的特性。疑團在寂寂中,具有惺惺覺察種子蠢動的作用力並自動磁吸蠢動種子的能量,而加深疑團的寂寂性;寂寂的凝結定力又會增強惺惺的慧力。

凡夫粗糙、不清醒、無覺察力、無警覺力的心,可以透過練習話頭先行的工夫,增生惺惺的慧照力。惺惺的慧照力又能帶動凝聚寂寂的定力。寂寂的定力也同樣能增生惺惺的慧力。這種慧定雙運互為增生轉強的作用,是由疑團凝聚滾動而產生的。  

7 疑團雷達

所以疑團就像在胸臆間的一具雷達,一有飛行物入侵,如阿賴耶識的種子蠢動,雷達即刻能偵查到,一偵查到一覺照到,支撐飛行物的能量即刻被磁吸轉為覺照的能量,一失能量,飛行物當然就消散。飛行物一消失,雷達上的顯示也同時消失,而又回到寂寂的待命狀態,但仍保有高度的偵查功能。(請參閱拙著,《看話參禪法要》,頁 157163164)疑情的惺惺作用能深搗阿賴耶識的窠窟,磁吸蠢動的種子而歸於寂寂,寂寂裡自能蘊釀著潛藏著更強的惺惺作用力。疑情的寂寂惺惺、惺惺寂寂,恰如《六祖壇經》所說的「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若識此意即是定慧等學。」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