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尊者

編輯組

在佛陀千萬弟子當中,被公認為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尊者,他的名字叫「富樓那彌多羅尼子」,簡稱富樓那。

富樓那是印度有名的富翁,深受父母疼愛,但他覺得世間的夫妻恩愛與財寶終有別離散失的時侯,人生最重要的是求得永久的眞理法財。因此割愛辭親,皈依佛陀,發願修行。

富樓那尊者,出家後不久,即證得阿羅漢果;阿羅漢是聲聞乘弟子中最高的果位,破除煩惱,不受生死,運用神通,可以到處自在行化。 

佛陀為其授記

有一次,佛陀在說法的法會中,說了很多宿世因緣的事,富樓那聽後非常感動,就從座起,整理搭在身上的袈裟,端步走到佛陀座前,以頭面接禮佛足之後雙手合十,雙目虔誠瞻視佛陀慈顏,對佛陀巍巍的功德,難以用言語稱讚,他想佛陀一定會明白他的深心本願。

像是以心印心,佛陀了解富樓那。佛陀說:「富樓那!你不懈不怠,精進修持,隨時隨地協助我宣揚宇宙人生眞理,能於我四眾弟子中,開示教化利益眾生,皆大歡喜,你在說法人之中最為第一,過無量阿僧祇刼,你當在這個世界成佛,名號叫做法明如來。

佛陀授記後,富樓那再次恭敬頂禮佛陀,右繞三匝退回自己的座位。

富樓那將來會成佛?這話引起了大眾比丘們的羨慕與驚奇,富樓那所證的聖果是羅漢,不是菩薩,他怎麼親蒙佛陀為他授記成佛呢?

比丘們的驚疑,早在佛陀的意料中,於是佛陀向大眾宣告:「諸比丘!你們見到我剛才為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授記嗎?因為他善於說法,將來一定在此土成佛,佛號法明如來。你們應該稱讚富樓那,我常稱讚他於說法人中,最為第一。他深入法海,能饒益一切學道者,除了我,無人能和他作言論上的辯難。你們不要以為尊者富樓那是助我宣說正法,說實在,他於過去九十億的佛國,都是護持幫助佛陀宣說正法,都得到說法第一的讚美!大家要向說法第一的富樓那看齊! 

未來的佛國

佛陀明白眾人心意,於是不厭其詳的告訴大眾:「富樓那成佛的佛國,大地沒有山陵溝壑,沒有荊棘沙礫;所有的樓臺亭閣,高入雲霄,土地都是金銀眾寶所鋪。富樓那成佛之後的佛國內,沒有地獄餓鬼畜生,也沒有女人,更談不到淫欲,人群皆是化生,飛行自在,無我也無所,沒有刀兵,大家各得所宜,各取所需。

富樓那成佛後的佛國,沒有種族界限,沒有強弱之別,沒有怨敵,沒有仇人,更沒有巧取、豪奪、侵佔。彼此尊敬,彼此讚揚!那不再稱為娑婆世界,而是一個善淨國土,等於西方極樂世界阿彌佛陀的國土一樣!」

佛陀是實語者,富樓那以說法來莊嚴他的淨土,給為宣化佛陀法義的人,一個最大的鼓勵!

比丘中的諫言者

富樓那不貪求名聞利養,熱心於弘法佈教。佛陀的慈悲威德,感動了全印度的國王,他們皈依佛陀後下令,凡是犯了不赦大罪的人,只要出家皈依佛陀,進入僧團後就赦免其罪。佛陀雖知這樣將使清淨的僧團成為龍蛇混雜的場所,但佛陀不忍見罪不救,還為此稱讚諸國王的仁政。

就這樣,僧團中也有些無惡不作的人,他們藉著佛陀的聖德,貪求名聞,希圖利養,甚至還有做起販賣如來的勾當。

富樓那見到這些名義上的比丘,常率直的告誡他們說:「諸位!你們不可做與佛陀教示相違背的事,不可勸人布施而自己卻愛私蓄金錢;告訴人五欲會危害自己的身心,自己卻歡喜往五欲漩渦中鑽。我們得遇佛陀為師,是千生難遇的因緣。凡有所作,不可違背佛陀的教制,不可觸犯佛陀規定的戒條。最要緊的,不能令人見了喪失信心。你們出家學道是佛陀慈悲給大家懺悔滅罪的機會,而你們不肯維護僧團清譽,不屑投入弘法利人之事,佛陀雖慈悲攝受大眾,大眾若不知珍惜維護,對自己的未來無益。佛陀常說,人不怕有過,過而能改,才是大善人。在佛教僧團裡,最不好的,就是自私自利,不顧佛教,不顧大眾而好的人。我和你們共師共學,我說這些話,你們打我罵我都無關係,只要佛法能够興隆,眾生得度。希望大家眞正發心修學佛法,依教奉行。」

富樓那對心性不端的比丘的忠告,他們都很感動,富樓那與人相處,並不喜歡吹毛求疵,找人麻煩,但他完全拋棄個人的榮耀與利益,而是為教的光榮與利益而努力!佛陀知道富樓那的為人,因此常稱讚他是同學比丘中的開導者和諫言者。 

將佛法遍人間

富樓那做事沉著穩重,僧團中的人和事,他都經過再三考慮才肯表示意見。唯對於弘法佈教,則永遠是那麼熱情,只要有機會播撒菩提種子,從不計較個人的利害得失,永遠是精進向前。

佛陀的弟子中,能幫助佛陀說法度生的弟子很多,但無所求,不怕魔難和挫折,始終在人群中施教的卻很少。有些比丘雖跟隨佛陀學得滿腹經論,但對眾生的悲心與熱情不足,把別人的生死痛苦看成與自己無關,把自己關在象牙塔裡做個自了漢。更有些比丘,對弘法利生的事業漠不關心,卻熱衷於向社會攀緣,不以道處,而以情交。

有一天,富樓那尊者行化途中,經過憍薩彌國的山林,有幾位很有道學的比丘在山林裡隱居修行,富樓那見到他們時恭敬問訊道:「諸位大德!我早就聽說您們隱居山林,我對各位清高的人格很是敬仰。但各位是奉佛陀慈命往各方教化的使者,為什麼不到社會人群中去普渡眾生呢?」

這幾位比丘一見是富樓那,很歡喜的讓坐並回答:「尊者!我們也曾到各處去佈教,但是眾生太難度化了,佛陀要我們把甘露水佈施給他們,他們還認為是臭水!他們愚痴剛強,頑固執著,沉迷在五欲中,我們慈悲伸援救之手,他們也不肯回首。尊者!眞理大道,不是人人能走,光天化日的世界,也不是人人能去,就由他們去吧,他們的苦受够了,因緣成熟時,自然會回頭。」

富樓那聽比丘的回答,知道他們弘法佈教時,遇過挫折與魔難,所以對眾生心灰意冷,鼓不起佈教的熱情。富樓那說:「你們認眞修道,我非常佩服,但你們弘法度生的意見,我不以為然。若“佛法易弘,眾生易度”,就無需我們從事這項工作,正因為五濁惡世,弘法度生是件艱難困苦之事,為報答佛陀的恩惠,我們應不可懈怠的去做這份神聖的工作。弘法是家務,利生為事業,我們出家的佛弟子,不可把僧團看作避難所或養老院,以為出家做比丘,只要生活解決,世間的一切,就可以不管;佛法未弘,眾生未度,以為與自己無關,這是違背佛陀的教示;佛陀的慈心悲願,一定不喜歡大家這樣的作風。眾生不易接受佛法,是因為眾生太貧窮了,貧窮得像乞丐,你把萬貫的佛法家財布施給一無所有的窮漢,他對你的好意怎麼不懷疑呢? 他對你布施的財寶,怎敢大膽接受呢?懷著無限悲心,帶著熱情,要在眾生的身上,莊嚴自己的淨土,把法樂歡喜布滿人間,把佛陀的光明、智慧、慈悲、威儀,分給一切眾生共享,這是我們出家弟子的責任,不容我們閃避與推諉。諸位!跋蹉國的佛法尚未昌隆,我和你們到那邊去弘化吧!」幾位比丘被富樓那的說法感動,都隨著他往跋蹉國弘化。

富樓那常勸懈怠,貪圖安逸的比丘,要他們振作起來,把佛法布滿人間。因此佛陀在大眾中,常稱讚富樓那是比丘中的鼓舞者、激勵者! 

弘化的態度

富樓那一鉢千家飯,各方弘法,今天在毘舍離城弘化,明天又到迦尸城說法。千千萬萬的人們,因富樓那的介紹,而認識了佛陀,接觸到了佛法,皈依佛陀的人數之多,在僧團中無人能和他相比。再頑固剛強的眾生,聽到他的教化,也都會息下狂馬似的心而接受佛法的淨化。

有一天,有幾位比丘和富樓那閒談時問道:「尊者!即使在荒涼的草原上,你一說教,馬上這場所就成為莊嚴的聖地;再多的聽眾,您的法音一響,他們就會安靜、平和、誠懇。除佛陀之外,沒有人能有您這種佈教說法成功。您怎麼會有如此的威德之力?」

富樓那謙虛誠實的回答:「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力量,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們的老師—佛陀。我每次在佈教之前,必默默地向佛陀祈禱,我祈禱佛陀慈光庇佑我,讓我能為佛陀完成淨化人間的大願。我不要人們知道富樓那,我希望人人都知道大覺者的佛陀。區區之我,那有什麼使人感動的力量?使人感動的是佛陀,是佛陀的眞理教示。」

聽到富樓那把光榮歸於佛陀的話,諸比丘們沒有一個不點頭佩服的,接著他們又問:「尊者!您佈教弘化的生活太辛苦了,您既不肯休息,又不肯吃好一點的食物來補養身體,您除說法外,還要經行,靜坐,如此辛苦,您的身體怎能支持?」

富樓那溫和地說:「我們生活在佛陀的法海中,這一點勞動就說辛苦,那佛陀久遠刼來的修行、度生,日食一麻一麥,布施頭目腦髓,不知該如何來形容?我對眾生說法的日子久了,就回到佛陀座前,聆聽佛陀的教示,佛陀的甘露法水,是我慧命最好的補養。我行脚雲遊各地,一草一木,都像是朝著我微笑;一山一水,都像是給我安慰。佛陀之光庇著我的色身,佛陀之心活在我的心中,我不知道什麼是辛苦。諸位!當我見到千萬的人皈向佛陀,向佛陀合掌,跪拜,我就感動得流下歡喜的眼淚,我也向佛陀合掌,向佛陀頂禮,我祈禱佛陀攝受他們,給他們信心和力量!」

諸比丘聽了富樓那的話,對他更由衷的生起敬仰,大家都自然的對他合掌問訊,讚歎尊者富樓那。 

到處是家鄉

富樓那弘法行脚的生活,像浮萍似的在人海中飄遊,他沒有一定的住處。白天,在大街、小巷、廣場,隨緣弘化;晚上在山間、林中,或水邊獨自靜坐。富樓那到處為家。有時為使佛法常住,他也發動建立精舍講堂,但精舍講堂完工後,他從未視如自己的私有財產。有德者居之,每當精舍完成之後,富樓那又行化到他方。

富樓那除三衣鉢具外不私蓄金銀;他有的是無量的功德智慧法財。不知多少眾生因得到他的法財而豐富了人生,成就了生命永恆的事業。

有一天,富樓那行脚在拘利城的時侯,路上遇到一位俗家的鄉親,鄉親向他問訊作禮後說:「尊者!聽說您每日雲遊行脚,不知你忙些什麼? 自您出家後,從未見您回鄉探親,大家都很掛念您。你出外多年,田園村莊,家財,您一樣都沒有,為什麼會這麼貧困?您什麼時侯回去呢?」

富樓那禮貌的回答:「您問我每天忙什麼,我每天忙著眾生離苦得樂的事。到處是我的故鄉,到處都有我的親人。現在我是大聖佛陀的弟子,變幻的田園村莊,無常的家庭財寶,我不能做它們的奴役,也不願被這些不實的東西束縛。我喜歡到處行脚弘法,做眞理的使者,謝謝大家的掛念,富樓那也應該為鄉親們服務,是回去的時侯就會回去了。」

「尊者!一別多年,想不到跟佛陀出家後,竟有這麼積極的精神和充沛的熱情,您為了大家而完全忘了自己,我眞佩服您!將來您回鄉時,我一定盛大的歡迎您,歡迎您把佛光帶到我們的家鄉。」「謝謝,我一定如您所願!」富樓那說後,又趕著到各地去播撒菩提的種子了。 

佈教的方法

富樓那善於運用佛陀對眾生施教的「方便說法」、「應病予藥」、「觀機逗教」、「事現圓融」等教法,富樓那知道,所謂說法佈教,完全是為眾生而非為自己,說法是說給眾生聽而不是說給自己聽的。高深玄妙的道理,除了少數上根人,能把它藏在心中;在大眾之前,富樓那總是說些人們能接受的道理。

見一種人說一種法是富樓那的特長。他見到醫生時就對醫生說:「醫生可以替人醫治身體上的病痛,但內心的貪瞋痴大病你們有辦法醫治嗎?」

「尊者!醫生只能醫頭痛肚痛脚痛,心裡的大病沒辦法,您有辦法嗎?」

「有!」富樓那肯定的回答:「大聖佛陀的教法,如同甘露法水,可洗清眾生心垢;戒定慧三學,如萬靈丹,可醫好貪瞋痴的心病。」

見到官吏,富樓那就問:「做官可治犯罪者,但你們有辦法治人不犯罪嗎?」

「國雖有國法,但國法也不能治人不犯罪。」官吏們這樣回答。

「除國法之外,你們和一切人民,應該奉行佛法中的五戒十善,和因果輪廻,大家信受奉行,就可以不犯罪。」

因為富樓那的善巧說法,無論是醫生,官吏,沒有不因此而皈依三寶,信仰佛教。

有一次,富樓那經過一個村莊,他對田裡工作的農夫說:「您們耕水田,種糧食可以滋養色身,我教您們耕福田,滋養您們的慧命好嗎?」

「耕福田養慧命是用什麼方法呢?」農人們問。

「信仰佛教,奉事三寶,對沙門要恭敬,對病人要看護,慈善公益的事業要熱心,堂上雙親要孝順,對鄉鄰要隱惡揚善,不要亂殺生靈,這都是耕種福田最好的方法。」

農人合掌問訊,大家都願意接受富樓那的指教。

富樓那沒有固定的住處,也沒有固定的佈教方法,有時在露天公開演說,有時到家庭中個別訪問,有時唱歌讚美佛陀,有時顯神通啓發人的信仰,就因為如此,佛陀教法很容易讓眾生接受。           

佈教的精神

富樓那說法度眾生,不求恭敬,不圖容易,越是偏僻,越是難以教化的地方,他總是更熱心的去傳播佛陀的教化。

在夏安居以後的一天,富樓那向佛陀告假:「佛陀!請您慈悲准許我到輸盧那國去佈教!」

佛陀聽富樓那說後,很歡喜他的請求,但佛陀知道佈教的非易,尤其是往輸盧那國去,佛陀說:「富樓那!教化眾生,利己利人,我嘉許你的志願,對你往各方佈教,我很放心。但我不得不告訴你,佈教不一定到輸盧那國去,最好你另外選擇一個教區,馬上就起程,我們歡送你!

「為什麼?佛陀!凡是有眾生可度的地方,不是都可以去佈教嗎?」

佛陀解釋著:「富樓那!輸盧那國是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國,因為交通不便,文化未發達,民性非常暴戾,打罵成習,外國去的人,很容易在那裡喪失生命,你現在要去那樣的地方佈教,難道你不怕危險嗎?

聽佛陀這麼一說,富樓那反而微笑著,堅決有力的表明自己的志願,他說:「佛陀!您慈悲愛護弟子,我難以用言語來表達內心的感激。為了感激佛陀的恩惠,才更歡喜願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佛陀,奉獻給正法和一切眾生。正因為輸盧那國是個邊地野蠻國家,沒人發心前去教化他們,所以我才覺得非到那邊去傳教不可。到那邊,我知道一切危險隨時會加之於我,但為了宣揚正法,個人區區安危,實在沒有必要顧慮。懇求佛陀慈悲允許,讓佛陀之光庇護我,准我前去開闢人間的淨土吧!」

佛陀很高興富樓那為法忘軀的精神。佛陀環視左右眾多弟子,大家都應該具備佈教家的精神,所以再次問:「富樓那!你說得不錯!做佛陀的比丘弟子,佈教是最重要的修行之一,不過我要問你,你到輸盧那國去佈教,假若他們不接受你的說教法,反而破口大罵時,你怎麼辦呢?

「佛陀!他們罵我,我覺得他們很好,因為他們只是罵我,沒用棍棒打我!」富樓那恭敬的回答。

「假若他們用拳頭、瓦石、棍棒打你呢?」富樓那回答:「我覺得他們很好,他們只用拳頭、瓦石、棍棒打我,還沒用刀杖刺傷我。」

「假若他們用刀杖刺傷你呢?」「我還是覺得他們很好,因為他們還有人性,並沒殘酷的把我打死。」

「假若他們把你打死呢?」「我就更感激他們了,他們殺害我的色身,幫助我的道業,助我進入湼槃,幫助我以身體生命報答佛陀的恩惠,這對我雖無大妨礙,遺憾的就是對他們並沒有好處。」

佛陀聽了大喜,稱讚:「富樓那! 你不愧是我的眞弟子,修道、佈教、學忍辱,你的心境都能平安,我們歡送你起程!

富樓那得到佛陀鼓勵,加強他對佈教不退轉的決心,頂禮佛陀之後,在比丘們歡呼送別聲中,向輸盧那國進發。 

在輸盧那國佈教

富樓那告別佛陀離開僧團,獨自向東北方的輸盧那國走去。

輸盧那國地瘠民窮,到處不是高山就是河流,全國既沒繁華的都市,也很少有人口稠密的村莊,人民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

富樓那未來出發前,就學會輸盧那國的土語方言,但到輸盧那國之後,他還是無法展開教化工作,輸盧那國的土人,對富樓那語言的隔閡是沒有了,可是大家見他手持鉢盂、身披袈裟,都用奇異的眼光看他。

富樓那知道在文化落後的地方,沒有方便是不易啓發他們對佛教的信仰。他更知道談玄說妙的眞理,在這裡不會受大眾歡迎,最要緊的是先改善他們的生活。因此他不說出自己的身份,像醫師似的每日先忙著探病人和看護病人,對病患者先作簡單的治療。

無論是多遠的村莊,甚至要越過幾個山頭,聽到那裡有呻吟的病者,富樓那不分晨昏夜晚,翻山越嶺的趕去,病人見到他,如遇救星,再重的病症,因此都驀然而癒。

富樓那又像教師似的,教他們識字明理。白天,富樓那教他們耕種的步驟,治家的方法;晚上,集合他們,講些五戒十善因果報應的道理。很快的,輸盧那國的人民,都皈依了佛教。富樓那在那裡收了五百大弟子,建立了五百僧伽藍。 

佈教家的條件

富樓那把佛陀對佈教工作者應具有十德的訓示,奉為座右銘,時時記在心頭。佛陀說:佈教師應具有十德:一、善知法義德, 二、能為宣說德,三、處眾無畏德,四、辯才無礙德,五、方便巧說德,六、隨法行法德,七、具足威儀德,八、勇猛精進德,九、身心無倦德,十、成就威力德。

富樓那尊者,人雖在各方行化佈教,但心常常依繞在佛陀左右。每逢佛陀誕辰或開大坐座講經,富樓那總是不遠千里的回到佛陀座前,聆聽法益,並向佛陀問好。

有一次,富樓那擠在大眾中向佛陀頂禮,佛陀見到歡喜讚嘆他:「富樓那!你回來啦!大家都很掛念你!你宣揚眞理和佈教的精神都已具備。你對三寶已確立堅定的信仰,慈悲、沉著、才智、健康,你都已修養有素; 你在肉體方面,已鍛鍊成強壯的體魄,品行、風度、聲音、辯才,你都已完備。富樓那!我很放心你在輸盧那國的佈教。」佛陀說後,又對大家說:「諸比丘!富樓那在我的弟子中,足堪稱說法佈教第一,你們大家應該向他看齊!」  

對大迦葉的抗議

歲月隨著無常的輪齒轉動,一年又一年,佛陀應化在娑婆世界的身體逐漸老了,佛陀八十歲那年在拘尸那迦羅城進入了湼槃。

諸弟子非常悲哀,在外教化的富樓那,聽到佛陀湼槃的消息,就帶領著弟子到拘尸城為佛陀致哀。富樓那領著很多弟子到達拘尸城的時侯,佛陀的應身早就荼毘。富樓那除傷心外,最掛念的就是佛陀的教法,他知道佛陀的教法,才是佛陀的法身。

他查點之下,知道上座比丘由大迦葉領導,在耆闍崛山已主持第一次的經典結集。富樓那星夜趕去參加,這時他們已快結集完成,大迦業見到富樓那非常歡喜說:「尊者!你來得很好,我們對佛陀的教化結集已將完成,現在希望你也能同意。」

富樓那仔細聽完結集經過後回答:「諸位尊者!你們結集佛陀的教法,令人感佩!關於內容,大部份我都沒有異議,只是對律中有關食法的八事,都在禁止之列,我很難同意,因為這有違佛陀的本意。你們把內宿、自煮、自取食、早起受食、從彼持食來、雜果、池水所出可食物,都加以禁止。禁止這八事對僧團中的修道者而言,是很大的不便。米穀騰貴的時侯,饑饉的時侯,食物難獲得的時侯,佛陀允許這八事的。」

大迦葉是僧團中權威的長老,過去沒人敢對他表示異議,雖然心中不滿他的作風,但表面上只有緘默而已;富樓那在僧團中地位崇高,所以他敢提出這樣的意見。

大迦葉聽完之後嚴肅的說:「這是不錯的,佛陀曾允許這八事,但在特殊情形之下才准許的。」

這樣,雙方引起一番辯論,終沒有解決,最後富樓那讓步說:「那沒有辦法,以後我只有把親自從佛陀那裡聽來的,隨自己的領悟,自己遵守,永遠保持下去。」說完後,富樓那再度踏上他弘化的行程。

富樓那在甚麼時侯,甚麼地方入滅,至今沒辦法考證,我們只知道在佛陀湼槃後的教團裡,富樓那仍然熱心的在各地弘化。富樓那尊者永遠為佛法著想,為大眾謀取幸福,魔強法弱的今日,我們到那裡去找像富樓那尊者佈教的熱忱與精神呢?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