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定長老陞座德州玉佛寺方丈

傅麗卿

三月的休士頓,大地春回,風和日麗,十九日這天上午九點,位於休士頓西南隅的德州佛教會玉佛寺大雄寶殿裡,海會雲集,當主持人宣布「恭請法師入席」時,與會大眾,雙手合十,身穿艷紅旗袍的合唱團員低吟佛號,一隊披著海青的青年,持香案去迎請主法和與會的法師們入席,此刻我隨眾雙手合十,傾聽和諧的佛號,欣賞眼前這幅流水般的動畫,為德州佛教會健全的組織制度,為分工合作而譜出莊嚴會場而動容。

法師們一一步入法席,令人意外的是,玉佛寺的方丈宏意法師,一手摯引磬,一手握著磬槌,司起了維那之職;維那對面,融通法師站在木魚旁,而來自紐約寶印寺的方丈心行法師,則司上板(擎舉著鐺子),站在融通法師後面;高大眾半個頭,鬚髮自落的林人傑醫生司下板(兩手拿著鉿),當維那舉腔揚起「爐香乍…」時,淨海長老站在主法的位置,如禮如儀地禮佛,這和諧的梵唄與莊嚴的畫面,令人震撼!這些來自不同道場的寺院住持們,放下身段,將自己融入法會,這種共同莊嚴一場法會的精神,令人肅然起敬。

再看,男眾法師席裡,來自路易斯安那州美中佛教會的繼如法師,站在中台普德精舍住持法師之後,若論僧臘,繼如法師應該站在最前面,但此刻他謙遜地站在後面。是的,眼前這完美的組合,讓我看到了「謙遜」,如果說能力是一把刀,那麼謙遜就是刀套;彎下腰的時候,旁人不一定看見我們;但彎下腰卻能凝聚更多的智慧,看清自己將要走的路,世上沒有光靠一己之力,就可成就之事。懂得凝聚他人的智慧,才是使自己更有智慧的方法。

經過十二年蘊釀,淨海長老與宏意法師想了十二年的願望-邀請加州洛杉磯觀音禪寺的超定長老來接任玉佛寺方丈一事,終於實現了。
為了祝賀超定長老陞座,美國佛教會、紐約寶印寺、美中佛教會、北加州法華寺、南加州觀音禪寺…等等,都派代表專程前往觀禮祝賀,當地各族裔佛教社團代表,台北經文處處長,大陸駐休城代表等也前往致賀,玉佛寺裡可謂冠蓋雲集,在迎請、送位後,新任方丈超定長老陞座說法,卸任的宏意法師表示,今後他將全力推動菩提中心的種種活動,而新任的方丈超定長老,則在風趣中談笑自己是在什麼情況下接受這份挑戰的。

超定長老在結語「回顧與前瞻」中說懇切的說:「佛教會創立於1979年,從佛光講堂、玉佛寺到美洲菩提中心,在開山祖師淨公、惺公長老闢建,到繼往開來,發揚光大的宏意和尚,脈脈相傳。今天受邀應聘為方丈,今後
堅定宿願,為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全力以赴,自覺覺他,以報淨公、宏公知遇之恩;報三寶救度宏恩。」
超定長老出生於台灣的台南,十四歲出家,禮竹溪禪寺虛妙和尚為師。十六歲負笈北上,考入新竹靈隱佛學院、福嚴學舍,親近當代佛學泰斗印順導師及其門下諸賢─續明、演培、仁俊等諸法師,接受正規僧教育。

出道後歷任台南開元佛教書院主講、台中慈明佛學院、中壢圓光佛學院、曉光空中佛學院講師,香港內明雜誌主編;現任洛城觀音禪寺住持,領眾熏修,隨緣應邀弘法。
一九六九年秋,為進修外學,前往香港佛教僧伽會,主辦能仁學院,攻讀社會教育。畢業後遊化南洋,經常應邀至越南、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開示。

如今玉佛寺喜得超定長老慈允,接下方丈重責,這不但是美南佛教徒之福,也是教界再次團結攜手合作的開端。
終於可以回家了,在旅館大廳與加州洛杉磯觀音禪寺和北加州的佛友們話別後,回房打包行李時兩度接到US AIRWAYS公司來電通告-我所搭的航班,從中午12:05起飛改為下午1:45,再改為下午2:40登機。

老天,一改再改!再經中途轉機,看來回到北卡應是半夜!
融通法師準時到旅館接心行法師和我,到了機場,地勤幫我換了大陸航空直飛北卡的航班,可是我必須從A航站搭電車到C航站,去大陸航空的櫃台辦理登機手續。

可以準時回家就好。依指標找到了在地底下的「地龍」, 沒想到這地龍小而敏捷,班次密集,到了C航站,找到大陸航空的櫃台,辦妥登機手續,通過安檢後,竟找不到「B85C」的登機門,我納悶著:“B85C”應該不會是B航站的85號A登機門吧?問了地勤確認我的推測無誤後,拎著行李再從C航站搭電車到B航站,這次搭的是扣著空中鐵軌滑行的電車!休士頓機場航站與航站之間的交通,地上架空的和地下鑽動的都有!令人嘆為觀止。

順利坐上回北卡的飛機,想著前天來休士頓時,被「搞飛機」的記錄,不禁莞薾。
昨天午宴時,主辦單位把我和芬姐安排在法師席第三桌,那是主桌旁的一桌,我內心忐忑不安地跟義工商量,可否換個位置或到外面吃便當就好。

義工說,不行妳是貴賓,妳的座位就在那裡。我看自己的名字確實在上面,就由義工領到桌前乖乖就坐,不意剛剛坐定,一位法師丟來一句:「這是法師席,妳們敢坐嗎?」芬姐與我只得往外走,想去領個便當,結果在門口就被義工擋了下來,義工聽我們要去領便當,急著說:「請妳務必慈悲去坐那裡,貴賓的座位都安排好了,我們實在無法再挪出兩個位子給妳們了,請妳不要增加我們的麻煩了。」經此一說,我的淚水差點落出眼眶,當了三十年義工,向來做事跑前面,吃飯躲最後,此刻,初來乍到,一個安排我們去坐法師席,一個問我們敢坐法師席?一個說若我們不坐,就是給他們添麻煩,內心真是五味陳雜,不知如何是好,最後兩三位義工簇擁著我們回貴賓席,我們如坐如針氈,享用了一頓午餐。

事後想想,也許開口的法師是怕我們在外出醜,丟了美佛顏面而好意提醒我們-這是法師席!真的,人與人之間,這種錯誤的解讀,常常造成不必要的誤解,其實了解與誤解,僅僅一線之隔,目睹日本天災之後,這種小小的言語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