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寄峰老最後一封

  超定 

老和尚啊!真是無常迅速,生死事大。去年秋天在廣修寺拜見老和尚,並一起享用美味午齋。沒想到,這是咱最後一次的聚會。別後健康無起色,打電話去也聯絡不上了。因緣不順如此,奈何!

佛說老病死三事不可愛,年老就是多病,無任何人能逃避。近年來每逢見面,或通電話時都提起,您是開元本山最年高德長,空前長壽的一代高僧,已九十幾了,很快就是百齡人瑞,但是請您多多忍辱啊!晚年的歲月是難挨的。為了佛教,為了眾生,您必須堅忍,克服一切艱難,走完百歲的人生。祈求三寶攝受,龍天護法,滿足人間佛弟子的殷切期待。

這一回見面,我重複以上這番話,勸您老和尚忍辱再忍辱,堅持下去。但您默默無語,流露出的表情:難忍難忍,已忍到極限,不想再忍了。此刻我的內心很矛盾,勸請您住世,作眾生福田,對您似乎太殘忍。病苦的煎熬,有時證阿羅漢的聖人都受不了,何況凡夫菩薩?

追憶往事,情牽一甲子,緣份太深了。當年您才三十五歲的少壯比丘,站在講台上為學生授課,開講「孝論」的微言大義。您的法相莊嚴,法音清澈,講解內容深入淺出,大家公認您是最令人敬重,最受歡迎的一位老師。這是我初入佛門,在開元書院做您的學生,為期約一學年。次年,當新竹青草湖靈隱佛學院招生,我就與正定兄一起北上,親近印順導師及其門下諸大法師去了。

十年以後,我再度踏入開元祖庭,承先師虛公之命,負起書院教務行政工作。任務繁重,可想而知。總括課程的擬訂,講師的聘請,學生的督導等,都要我一人去承當。初出茅廬,經驗不足,如何勝任?幸而遇到貴人,有您這位坐鎮古剎的尊宿,慈悲垂加護,事無鉅細,全程參與,盡心指導,使我安然度過三年漫長的時光。且在教學相長中,健全僧格,充實德學,獲益匪淺。這是我在佛法修學過程中,極重要的一個階段,也是我永遠感恩,沒齒難忘之事。

民國六三年尾(1974年),越南妙法寺落成,恭請演公上人主持大典,開壇說法。我與一群同學應邀前往觀禮。停留一個月後,承蒙演公慈愛,勸我移民美國,開發新大陸菩提園地。事情就這樣決定,民國六四年底(1975年),告別寶島故鄉,飛往不知前途為何的番邦。三年後,從紐約轉移陣地,來到洛杉磯,自創茅蓬式的佛堂;隱居十八年,在信眾護持下,購得現在的地方,才正是掛起觀音禪寺的招牌。仗佛力加被,護法支持,在當家日觀師帶領之下,展開多元化的弘法活動,定期講經、祝聖法會、禮懺、坐禪,及其他慈善、文化項目。這也算負起佛弟子,「弘法是家務,利生為事業」了。

二十年前,本寺舉行落成開光大典,您率領您的高徒尚師,以及開元師生,專程前來慶賀,並啟建慈悲道場梁皇法會,由於您領導有方,圓滿成就這場空前的盛典。那一天,教內長老,佛門師友,各界嘉賓,雲來集菩薩,共聚一堂。您代表開元本山,碩果僅存的一位長老,用咱母語致詞,語重心長地,勸請四眾同仁,發菩提心,多多來護持觀音道場,護持超定法師,使他弘法順利,達成做為法師的神聖使命!

今天是您示寂的第七天,弟子們遵囑:身後不發訃音,不舉行告別式,不請人說法;往生頭七即送火葬。超薦佛事可省了,出家以來誦經禮懺不輟,自度度人數十載,不必再勞師動眾,就這樣一了百了,解脫自在!婉謝身後讚頌,不享哀榮之福。善哉!善哉!

八月二日慶定兄傳來惡耗,告知您終於安祥地走了,我沒有趕回去送您最後一程。相知相識六十二年,人生聚散本無常,送君千里終需一別啊!咱二人心心相印,時時一起談心,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或相逢,或別離,緣聚緣散,都是世俗語言,世情心態,俗套可免了。

俗語說:人生無不散的筵席。沒有今日的離別,那有來日的相逢?我們的相逢,不論是他方佛國,或在此人間,既是法門知己,同願同行,肯定會再相逢的,再會吧!

最後再以通用禱詞,祈求您老和尚:

乘願再來  廣度有情

重興祖庭  住持正法

 

峰淨長老簡歷

1922年生,早年日本禪專畢業。台灣本土佛教四大派之一,台南古剎開元本山尊宿。

歷任:接天寺、慈德寺、信和寺、琉璃寺住持等要職。開元佛學書院、赤山岩佛學院資深講師。教導學生甚嚴格,師平日手不釋卷,於禪教俱有深研,深得學生愛戴與敬重,晚年退居,應聘為大德寺、淨修院導師。長老秉性謙卑,與世無爭,淡泊知足,不求名聞、恭敬、供養。乃當今台灣本土教內僧寶,佛門四眾同欽!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