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中獅

曉祝


十六年前他帶著美鈔六百五十元,踏上了人地生疏,舉目無親的美利
堅共和國,憑著他堅忍不拔的毅力,不畏勞苦,開展出眼鏡王國。他
的吃苦、忍苦,耐苦與毅力是娑婆世界的楷模;他的慈悲喜捨,無私
濟世,對三寶之護持是出世間法中的榜樣。

楔 子

去洛城,知道首愚法師在洛城主持四天的準提共修,立即驅車前往並
在那裡「插花」了兩支香。午休時,開基法師推介我去採訪一位充滿
了傳奇的居士,法師說這位師兄的經歷,將帶給眾多海外華人創業的
信心!給人信心、給人希望是所有佛友的心願,遂一口答應下來。在
法師們的穿針引線中,我拿著尋寶圖就這樣一路摸上山,把這個感人
的事蹟供養給讀友菩薩。希望這篇以血淚串成的文字,能帶給您無比
的信心與希望。失意時希望它能帶給人力量!在這裡我要特別感謝十
方禪林的首愚法師、開基法師及開宗法師的引介,感謝受訪的師兄,
願意把他的故事與大眾分享。

他是一位非常誠懇的青年,腳踏實地,臉上隨時掛著笑容,他非常謙
虛,對事物觀察敏銳細膩,對三寶非常恭敬。他具有中國的傳統美德
,為了尊重他的隱私,筆者以「他」來敘述。

童年的美國夢

他生長在南台灣一個不富裕的家庭,七歲時父親就到天國去報到了,
留下母親及幾個熬熬待哺的孩子。他的小學、中學到大學都是自力完
成,一邊打工一邊求學,大學別人讀四年就可畢業,他就得花比別人
多一倍的時間才完成。雖然從未出國,也不知道美國是什麼樣子,但
是在他幼小心靈裡,到美國去打天下卻是一幅堅定的藍圖。

和太太結婚時,他的夫人為了感謝父母養育之恩,把存摺的整數領去
孝敬父母,交給他一本新台幣卅八元的存摺,為此他太太有點靦腆,
怕做先生的嫌棄她沒嫁妝,於是他安慰太太說:「沒有關係,我要的
是肯跟我吃苦奮鬥的人,不是妳的錢,再說孝敬父母是應該的。」就
這樣,婚後他倆胼手胝足,同心協力,一鍋一鏟,一匙一碗,一椅一
床,慢慢的從無到有,建立起遮風蔽雨的安樂窩。這期間,他們省吃
儉用,攢下的錢,只夠一次添購一根湯匙或一塊碗,雖然如此,兩人
未曾因經濟拮據而爭吵,再惡劣的環境並沒有打倒他們。

風雪迎賓

一九八二年二月,他參加一個商業考察團,準備隨團來美國考察。由
於出國時間正逢中國農曆春節,在那出國過年風氣未開的年代,許多
團員紛紛放棄,最後只剩下三位願意依約前來美國。

他們三個人對美國都很陌生,紐約在那裡,舊金山在那裡也都東西不
分。為了開展生機,他們西裝筆挺,各人拎著一個大皮箱,勇敢地踏
上美利堅共和國的征程。

到美國第一站是舊金山,在彎區看了兩天,轉搭飛機直飛紐約。下了
飛機,沒想到一場三十年來最大的風雪,正迎迓著他們!使三位南國
少年冷得猛跳「踢死狗」!

舖天蓋地如棉絮般的白雪,對南國兒女來講相當新奇,然而他們的身
上只掛著一件薄薄的西裝,無任何禦寒裝備,那能抵擋刺骨寒風!走
在紐約街頭,積雪及腰,人行道上雪鹽交融,化為一灘灘烏黑的冰水
,三人冷得抱頭痛哭,另兩人受不了砭骨的寒,準備打道回府。

他想了一想,行程已訂,機票也都買了,怎可半途而癈﹖於是決定繼
續走完未竟路程。就這樣他們在紐約分手,他送兩位同伴搭上飛往台
灣的飛機後,獨自拎著皮箱,踏上另一班飛往洛城的飛機。

孤雲獨去來

飛抵洛城,時間是上午十一時許。洛城的天空與紐約截然不同,艷陽
高懸,溫暖異常。下機後,人海茫茫,他竟有點茫然,不知該往何處
去﹖在台灣時他聽過洛城有個小台北,卻不知方向。他獨坐候機室,
觀察過往旅客,心想能找個和他同膚色的人來問一問,至少可以跨出
第一步。主意既定,他開始搜尋目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個
小時,兩個小時也過去了,他的心七上八下的,從開始的新奇降到焦
急。到了晚上九點,還看不到一個和他相同膚色的人,他想這是國際
機場,不會容許旅客在機場過夜,那麼人生地不熟,今夜何去何從﹖
到了十點半,他看不能再等了,只好拖著皮箱走出機場,揮手攔了一
部計程車。

司機開門,幫他把皮箱放進前座,回頭問他:「去那裡﹖」他茫然的
答:「不知道!」司機追問一句「不知道﹖」他搖頭無奈地答:「真
的不知道。」司機看他不像是在開玩笑,也不像壞人,語氣放柔軟些
說:「這樣好了,你有沒有朋友在這裡﹖」朋友,驀然一個名字闖進
他腦海──「小台北」!他把「小台北」直接譯成英文「little
Taipei!」司機摸摸頭說:「不知道洛城還有這種地方」。他用手指
著頭髮,請司機送他去跟他相同髮色的地方,這下司機臉上有了陽光
,笑說這簡單,Chinatown!就這樣司機把車開出機場。

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坐在後座的他眼見計價表不斷增加,他摸摸口
袋剩下的五百多元,想想未來的日子還要靠這些錢,只要司機告訴他
方向,他就可「走到」有中國人的地方。計價錶隨著車輪轉動,增加
到四十五元時,他急得拍司機肩膀,請司機在路邊停車,讓他改搭「
11」路車。司機看了他一眼說:「這怎麼可以﹖我
已經用無線電通報公司,我的終點站是中國城,況且這裡是高速公路
,我不能把你丟在這裡!」他只好咬緊牙根,盯著計程表,無心流覽
窗外夜景。

車終於在一條小巷口停了下來,司機說:「我替你看皮箱,你進去問
看看有沒有房間,如果還有,再搬皮箱進去。」他進去問,櫃台說還
有一間最便宜的房間,一夜廿五元。他想想別無選擇,只好住了下來

「腳踏實地」洛城第一步

翌晨,他問櫃台服務員「小台北在那裡﹖」服務員「哦」的一聲,遞
給他一張地圖,他接過後問:「大概要走多久才到﹖」櫃台聽說他要
用「走」的去小台北,睜大眼答:「還沒聽過有人用走的去小台北!
你可以到轉角去租輛車。」他想想也對,一個人拎著大皮箱,用走的
是困難,不如租車把皮箱載去,改天還車後空手走也許方便些。他依
言去車行租車,可是租車都得看信用卡、駕照等證件,偏偏他從台灣
來,入境不知情,只得把護照抵押給車行。

租了車子,載著他所有的家當,拿著地圖七柺八轉的,也找到了小台
北──Monterey Park,找到一家小旅館,把行李安置好。他想租車
一天好幾十塊,長久租下去,過不了幾天口袋的金鈔必換主人!第二
天一早,他把車開回洛城市區,還了車後沿著昨天的路,一路行軍朝
小台北方向走。前面幾個小時還好,走到下午兩點,在紐約泡過鹽水
的皮鞋,淘氣地配合他的步伐開閉自如!一個人在高速公路旁走,內
心感慨良多,對於前途雖沒有十足的把握,卻也信心十足,只要肯努
力,一枝草一點露,天底下沒有餓死的人!連續八個小時的健行,他
雙腳又酸又痛又麻又累,回到小台北的小旅館時,幾乎是把自己「拋
」上床。

經過了一夜調適,翌晨他到旅館附近,挨家挨戶敲門,請問主人是否
有多餘的房間可以分租,敲遍了整條街,就是沒有一戶人家願意分租
房子給他。一位東方老婦人在街上散步,見他挨家敲門不知在搞什麼
名堂就上前問他。他告訴老太太:「我只想分租一個房間!」老太太
說:「租房子應該去頂好超市買份報紙來找,不可以這樣敲門,這樣
屋主可以用槍!」他聽後走了兩個多小時到頂好買份報紙,回來又是
一天泡湯了!

又過了一天,他從報紙找到一家房租最低的房子,打電話去對方說:
「我在 El Monte,從小台北來半個小時就可以到,不過,我
十一點要出門,我等你到十一點」。他想兩天前從洛城市區走回小台
北,走了整天都過去了,現在只有半個小時,應該可以應付,就一口
承諾下來。拿著電話和地址,沿著山谷大道 (Valley Blvd)
半走半跑,走了三個小時才到 Rosemead,
眼看約定時間只剩下半個小時,他趕緊在路邊公共電話打電話給
對方,他說:「您說半個小時就到了,可是我已經走了三個小時還沒
有到,請您再等我兩個小時,我一定會跑到的!」對方答:「你再跑
兩個小時也跑不到,而我與人有約,下次再來看吧!」電話卡嚓一聲
,斷了!就這樣,他又得回頭走三個小時才回旅館。

眼鏡國王的開端

第四天,他終於在小台北附近找到一間小房間,沒床沒鍋沒碗,一切
將陋就簡。把家當安置好就開始了他的第一步,白天端著幾付眼鏡站
在街邊兜售。東方人沒有什麼興趣,美國人笑一笑,拿起來戴一戴又
放回去,偶而幾個墨西哥人過來試了又試,幾乎把所有的式樣全試過
了才買一付,有時站了整天還賣不到一付眼鏡。一連賣了幾天,引來
小朋友的注意,他們一次買兩三付帶到學校去賣,賣完了再回來買兩
三付,雖然數目很小,總算是個開端。

生意就這樣慢慢展開,從街旁兜售開始,再到附近租個小店面,在外
單打獨鬥,心裡雖惦記著家鄉妻小,卻也愛莫能助。他太太內外一起
來,既要面對員工,又要應付資金、擔心市場,一介女子勇敢面對毫
無怨言,也是難能可貴的。而他在人地生疏的異鄉打天下也非易事,
內心壓力隨著口袋裡的美鈔日減而增加。

俗話說萬事起頭難,別人有車代步談生意,他得靠兩隻腳,那雙從台
灣陪他漂洋過海,泡過雪水,己經開口的皮鞋,一張一合的陪他跨出
每一步。開口的範圍越來越大,他就向房東借鑽子,在鞋子上下各鑽
幾個小洞,再用尼龍線把它上下綁起來,陪他繼續走天下。直到鞋子
底部都磨光了,「腳踏」「實地」之後,才讓它退休下來。他的三餐
經常是稀飯拌著豆腐乳或豆腐汁。夜晚,當人家休息時,他就著街燈
計劃下一步路應該怎麼走。

雖然有了一個小店面,日子還是很拮據,賣眼鏡的收入幾乎都繳了房
租,這樣過了半年,他買了一起部老爺車。有了車子,他把太太請來
,看顧店面,自己開著老爺車上路去推銷。

忍耐開生機 誠信得商緣

有一年,他分析一家眼鏡經銷商「應該會買」他的產品。於是開車遠
征。他到的時候是早晨公司最忙的時刻,他問了裡面的店員老闆在那
裡,店員帶他去老闆辦公室,一位五十餘歲的猶太人正在批閱文件。
他雙手恭敬地把樣品及目錄呈上,那位猶太老闆連看都不看一眼,繼
續他的工作。他只好退到辦公室的角落等待機緣,這中間他仔細觀察
這家公司,他們的生意很好,裡面每一位員工都很忙。他站在角落等
待,只要看到老闆稍有空檔,便恭敬地呈上樣品,但老闆還是只顧著
自己的工作,連看都不看他一眼。中午大家都出去吃飯了,他不敢離
開,怕出去吃飯錯失了與老闆對談的機緣。他看辦公室地上很多紙屑
,就去找來掃把仔細清掃,經過一番清掃,看起來乾淨整潔多了。

約莫一個小時後,老闆回來了。他發現辦公室被人清掃過,隨口問身
邊的員工是誰清的,那位員工朝他使個眼色,老闆知道是這位東方人
的傑作,但還是沒有理會他。下午他仍不死心,只要一見老闆有空,
便捧上樣品和目錄,老闆依舊做他的事,不加理會。午后兩點,工人
正忙著裝箱準備出貨,他見人人忙得手忙腳亂,脫下西穿捲起袖子,
也加入工作行列,這樣忙到下午四點半才大功告成。四點四十五分,
工人一個個走了,留下站了一天的他,從早到現在滴水未進,又餓又
渴;兩腳站了一天,又酸又麻!他告訴自己,今天老闆不看樣品,明
天再來吧!就在他動念想離開時,老闆向他招招手,他趕緊呈上不知
遞了幾次的樣品。老闆從第一頁開始看起,並在上面註明訂購數量,
他看到數字之大,式樣之廣,幾乎傻了眼,心想會不會是自己看錯了
數字﹖怎麼可能﹖手筆之大,是不是在開玩笑!可是老闆又一本正經
,不像是在開玩!接著雙方談妥付款條件。老闆問他:「什麼因素讓
你等了整天而無倦容﹖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你﹖」他答:「我相信自己
的判斷力。」

事實上,在這段「罰站」的時間裡,他不斷地告訴自己要忍!要忍人
所不能忍的人事物。想到工廠待發的工資、房租、公司租金、材資款
……,想到多少個工人等他接訂單回去,他告訴自己,不管如何,都
要堅持到最後一秒鐘。在回旅館的路上,訂單握在手上,想到外國人
能認同自己的產品,想到自己站了整天,想到奇蹟般的轉折,感動得
連他的淚水都跑出來慶賀!這張訂單使他起死回生,出清了多年來所
有的存貨,從此展開了他的另一番境界。而這位老闆日後也成了他的
好朋友,兩人在商場上互通有無直到現在。

萍水相逢伸援手

有一年他到佛州拜訪客戶,回程在紐奧良轉機,他看看距下一班飛往
洛城的班機還有半天的時間,就叫了一輛計程車到碼頭,搭渡輪去參
觀萬國博覽會。參觀完後搭渡輪回來,站在碼頭,他準備招輛計程車
回機場。眼見同船的人都走了,他仍在暮色中尋找計程車。

距飛機起飛時間只剩下四十分鐘,他仍找不到計程車,內心的焦慮可
想而見。在焦急中一位東方女子駕車從他眼前通過了三次,第四次時
那女子把車停在不遠處,連按兩次喇叭,他想在這陌生的城市他沒有
朋友,喇叭不是對他而按的。女子見他沒有反應,又按了一次並向他
招招手,這時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在叫他。他走到車旁,女子問他
:「你是不是在等車子﹖」他答:「是的,我在找計程車到機場!」
女子說:「這裡不會有計程車通過,我送你去吧!」就這樣這位東方
女子送他去機場。

途中,他問這位東方女子的名字,問她為何會對一位陌生男子伸出援
手,她說:「當別人有需要時就要去幫助,而這種幫助並沒有國藉和
性別之分。」經過交談,知道她喪夫不久,以幫傭為生。車到機場,
他說:「妳幫我這麼大的忙,請讓我有機會感謝您,至少請您收下這
筆錢,作為汽油的補助,請給我您的名字和地址,以後可以連絡。」
女子答:「我的名字並不重要,我也不需要你回報,更不需要你來感
恩,我只是在盡自己的一份力量而已,如果你真要做,以後當你看到
別人需要幫助時,請和我今天一樣的伸出援手。」

菩提因緣

從小他生在一個佛道不分的家庭,看到關公、土地公、媽祖、觀音、
佛祖等統統拜,他相信「有拜,有燒香,就有保佑」的道理,但對什
麼是佛教就一竅不知了。

生意有了轉機後,他須要更多的人來幫忙,有一位王小姐也在打工的
行列,這位可愛的小女孩回去後形容工作的情況,引來好奇的母親也
加入工作陣容,這位女孩的母親便是王老師。王老師不厭其煩地介紹
佛書並講解佛教的道理,從此他工作餘暇便勤讀佛經。經過王老師的
引介,後來他認識了台北的游祥洲教授、惟覺老和尚及現在的首愚和
尚等善知識,展開了他的學佛路程。這期間他仍不斷地留意那些需要
幫忙的人,並適時提供協助。有一天,一位朋友送他一本「慈濟世界
」,他翻閱之後淚水奔流,這──就是他在尋找的地方!這些助人救
人濟人的事,慈濟已推展多年,並且不分種族不分地域,於是他和太
太都加入慈濟行列,從積極助人愛人之中體會佛教的慈悲喜捨,領會
慈濟志業的偉大!

他說人的生命很有限,以前為了生活奔波,加以沒接觸過佛教,不知
學佛的可貴,現在走入佛門怎可再虛擲光陰!他把所有的時間放在事
業及佛教志業上,積極推廣中華文化,成立文教基金。他對待員工如
家人,認為沒有這些「同心協力」的員工,就沒有今天的事業。沒有
他們的付出就沒有今日的成果!因此他時時關心員工,照顧員工,甚
至告訴他的子女,今天我們所有的努力,所賺的錢財,並不是為了自
己的享受,而是要去照顧更多需要照顧的人。

在他眼裡,當年那位送他去機場的陌生女子,便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是這位陌生的異國女子開啟他──慈悲助人是不分種族,不分地域
和性別的。也因為他承諾過要盡力幫助人,這個承諾支撐著他感恩前
進而無悔!

談到當年孤軍奮鬥的日子,談到他走過的每一個步伐,他的臉上流露
出太多的感恩,他時刻感念著這些曾經幫助過他的人。定期探訪老人
與貧戶,提供食物及民生用品等,他說這些朋友正是培養慈悲心的開
端,他常把所有的成功歸向他人,雖然擁有成功的事業,但他謙虛依
舊,勤儉如昔,並不因致富而浪費資源。學佛之後他悟出以前所有的
順逆境都是一種學習和體驗,他的內心有著太多的感恩,依舊踏著堅
定的腳步邁向菩提大道。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