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毘達摩概要精解(14)

英譯:菩提比丘  中譯:尋法比丘

聚的構成(kalāpayojanā

節十六:簡說

由於同生、同滅、擁有同一個依處及同時發生而名為色聚的有二十一種。 

節十六之助讀說明

色法不會單獨生起,必須組合成色聚(rūpakalāpa)才能生起,而在此列舉了二十一種色聚。有如一切心所擁有四相一般(見第二章、節一),組成色聚的色法也有四相。在一粒色聚裡的所有色法都同生同滅,它們都擁有同一個依處,即俱生的四大元素;此四大元素是所造色的近因,而任何一個元素的近因,則是其他三大元素。再者它們從生至滅都同時發生。

 節十七:業生色聚

其中,命(根)、八不離色及眼(淨色)名為眼十法。同樣地,(把首九種)加上個別的耳(淨色)等則名為耳十法、鼻十法、舌十法、身十法、女性十法、男性十法、(心)所依處十法。八不離色加上命(根)則名為命根九法。這九種色聚是由業所生。 

節十八:心生色聚

八不離色組成「純八法」。它們加上身表組成身表九法;加上語表與聲音組成語表十法;加上輕快性(柔軟性及適業性)三種組成輕快性十一法;加上身表與輕快性(柔軟性及適業性)三種成十二法;加上語表、聲音與輕快性(柔軟性及適業性)三種成十三法。這六種是心生色聚。 

節十九:時節生色聚

純八法、聲九法、輕快性十一法及聲輕快性十二法四種色聚是由時節所生。  

節二十:食生色聚

純八法與輕快性十一法是兩種由食所生的色聚。  

節廿一:內與外

當中,在外也有時節生的兩種色聚:純八法與聲九法。其餘一切都只是內在的而已。 

節廿二:總結

一共有二十一種色聚,順序由業、心、時節及食所生的是九、六、四與兩種。由於空(界)只是區別,相(色)只是表相,因此智者說它們不是色聚的成份。於此,這是聚的構成。

 

色法轉起的次第(rūpappavattikkama

 節廿三:在欲界裡

在欲界裡,根據情況,於生命期當中能夠毫不缺少地獲得這一切色法。但在結生時,對濕生與化生的有情,最多只有七種十法聚生起,即:眼、耳、鼻、舌、身、性與心所依處十法聚。最少的有時候則不得眼、耳、鼻與性十法聚。當如是知色聚會如何缺少。

對於胎生的有情,(在結生時)有身、性與心所依處三種十法聚生起。然而,有時候則不得性十法聚。此後,在生命期裡,則會漸次生起眼十法聚等。 

節廿三之助讀說明

這一篇是關於在不同的生存地裡,於結生及生命期裡生起的有那些色聚。根據佛教,出生的方式有四種,即:卵生、胎生、濕生及化生。濕生的有情包括了某些下等的畜生。一般上肉眼是看不到化生的有情的;而多數的餓鬼與天神都屬於這一類。上文裡所提到的「胎生有情」已隱喻式地包括了卵生有情。  

節廿四:色相續流 

如是,在欲界以四個方式生起的色相續流,即:業生的從結生那一刻開始;心生的從第二個心識剎那開始;時節生的從(結生心的)住時開始;食生的從食素(營養)傳到時開始,有如燈火或河水之流,一般不斷地流下去,直至生命結束。 

節廿五:死亡時

但在死亡時,在死亡心之前的第十七個心的住時開始,業生色即不再生起。在之前生起的業生色會繼續存在,直至死亡的那一剎那,然後即滅盡。隨後,心生色與食生色也滅盡。此後在屍體裡,只是由時節所產生的色相續流。 

節廿六:偈

如是有情死,再生於後有; 從結生開始,色法又轉起。 

節廿七:在色界裡

在色界裡並沒有鼻、舌、身與性十法聚及食生色聚。因此,對於那些(色界天的)有情,在結生時有四種業生色聚生起,即:眼、耳與心所依處三種十法聚及命根九法聚。在生命期裡,也有心生色及時節生色。 

節廿七之助讀說明 

由於色界天的有情是無性的,所以沒有兩種性十法聚。雖然他們也有鼻子、舌頭與身體,但這些身體部份並沒有各自的淨色。 

節廿八:於無想有情

於無想有情,眼、耳、心所依處與聲音也都沒有。同樣地,心生色也都沒有。因此,在他們結生的那一剎那,只有命根九法聚生起。在生命期裡,除了聲音之外,也有其餘的時節生色。  

節廿九:總結

如是當知在欲界、色界及無想有情三處的色法,在結生時與在生命期裡這兩方面的轉起。

在欲界裡有二十八種色法;在色界裡有二十三種;於無想有情則有十七種;在無色界裡則完全沒有色法。在結生時沒有聲音、變化色、色老性及死(即:色無常性)。在生命期裡,則沒有任何色法是不可得的。於此,這是色法轉起的次第。

 

涅槃 (Nibbāna

節三十:定義

涅槃被稱為出世間,以及是由四道智所證得。它是道與果的所緣,被稱為涅槃是因為它離去渴愛這個糾纏物。  

節三十之助讀說明

涅槃被稱為出世間:作為此章結尾的這一篇簡要地解釋第四種究竟法:涅槃(Nibbāna)。在詞源學方面,巴利文Nibbāna(涅槃,梵文 Nirvāna)是源自動詞 nibbāti,意為「被吹滅」或「被熄滅」。因此它是表示熄滅了世間的貪、瞋、痴之火。但諸巴利論師較喜歡解釋它為渴愛的糾纏(vāna)的不存在或離去(nikkhantatta)。只要人們還受到渴愛的糾纏,他們還被綁在生死輪迴裡(sasāra);但在滅盡一切渴愛時,人們即會證悟涅槃,解脫生死輪迴。 

節卅一:分析

雖然依自性涅槃只有一種,但依(分別的)根據則成兩種,即:有餘涅槃界與無餘涅槃界。依不同的方面,涅槃有三種:空、無相、無願。 

節卅一之助讀說明  

雖然依自性涅槃只有一種等等:涅槃是一個不能再分解的究竟法。它是完全出世間的,而只有一個自性,那就是完全超越有為世間的無為不死界。然而,依分別的根據則成兩種;該分別的根據是(體驗它的)五蘊是否還存在。阿羅漢所體驗的涅槃界名為「有餘涅槃界」,因為雖然一切煩惱已滅盡,但由於過去執取所產生的諸蘊還存在。在阿羅漢死時所證得的涅槃界名為「無餘涅槃界」,因為五蘊已完全被捨棄,不再後有。在註疏裡,這兩個涅槃界也個別被稱為「煩惱之滅盡」及「諸蘊之滅盡」

依不同的方面,涅槃有三種:涅槃被稱為空(suññata) 是因為它毫無貪瞋痴,也因為它毫無一切有為法;被稱為無相(animitta)是因為它毫無貪瞋痴之相,也因為它毫無 一切有為法之相;被稱為無願(appanihita)是因為它毫無貪瞋痴的渴望,也因為它毫無渴愛之欲。

 節卅二:總結

解脫渴愛的大知見者說涅槃是不死、無盡、無為及無上。 如是,如來開顯四種究竟法:心、心所、色及涅槃。

《阿毗達摩概要》裡名為「色之概要」的第六章至此完畢。

 

第七章:類別之概要 

節一:序文

已說七十二種各別法及其特相。如今我當依它們適合之處說示其類別。

節一之助讀說明

七十二種各別法:首六章所解釋的四種究竟法可分別為七十二種各別法(vatthudhammā),即有自性之法 (sabhāva—見第一章、節二):

一、心:心雖可分為八十九種,但它們都被視為同一種各別法,因為一切心都有同一個自性,即識知目標或所緣。

二、五十二心所:每一個心所都被視為一個各別究竟法,因為每一個心所都有自己的自性。

三、十八種完成色基於相同原因每一種完成色被視為一個各別法

四、涅槃只有一個,所以是一個各別法。

雖然在解釋究竟法時也有說到十種不完成色,但它們並不被視為完成的各別法,因為它們沒有自性,而因此不是觀智的目標。

我當依它們適合之處說示其類別:在解釋四究竟法的七十二分之後,如今作者再依《阿毗達摩論》裡所採用的門類把它們組成各種類別。 

節二:列舉類別

當知類別之概要有四個部份:一、不善之概要;二、混合類別之概要;三、菩提分之概要;四、一切之概要。

 

不善之概要akusalasangaha)

 節三:漏

如何?首先在不善之概要裡有四種漏:一、欲漏;二、有漏;三、邪  見漏;四、無明漏。

節三之助讀說明

直譯巴利文āsava(漏)的意義是「流出之物」。該巴利文代表從膿瘡流出來的膿,也代表已發酵許久的酒。列為漏的煩惱被稱為流出之物,是因為它們就像流出來的膿,或已發酵許久的酒。諸註疏說它們稱為漏是因為它們流到最高的生存地或因為它們流到更換種姓(gotrabhū見第九章、節卅四)。在四漏當中,欲漏與有漏都屬於貪心所,前者是對欲樂之貪,後者是對有(存在或生命)之貪。邪見漏是邪見心所;無明漏則是痴心所。 

節四:暴流

四種暴流:一、欲暴流;二、有暴流;三、邪見暴流;四、無明暴流。 

節五:軛

四種軛:一、欲軛;二、有軛;三、邪見軛;四、無明軛。 

節四至五之助讀說明

稱為漏的煩惱也稱為暴流(ogha),因為它們把諸有情沖到生存的大洋,也因為它們難以越渡。它們也稱為軛 (yoga),因為它們把諸有情套在痛苦裡,不讓他們逃脫。 

節六:繫

四種繫:一、貪婪之身繫;二、恨之身繫;三、執著儀式(戒禁)之身繫;四、武斷地執取「只有這才是真實的」之身繫。 

節六之助讀說明

身繫是因為它們把心繫於身,或把今世之身繫於未來世之身而得其名。在此「身」(kāya)的意義是「聚集」, 是指名身與色身兩者。在四繫當中,貪婪是指把諸有情牽扯向欲樂目標的渴愛或貪。恨是心所,呈現為對不想要的目標厭惡。「執著儀式」(戒禁)是相信實行儀式能夠導向解脫。武斷之信是堅信只有己見才是真實的,其他一切見解都是錯的。後兩種身繫都是屬於邪見心所的一面。  

節七:取

四種取:一、欲取;二、邪見取;三、戒禁取;四、我論取。 

節七之助讀說明

於四取當中,第一種可以是對欲樂強烈的渴愛,但諸註疏指出此取可以更廣泛地包括對一切世間之物的渴愛。邪見取是執取任何在道德上是屬於邪惡之見,例如無作見、斷見等,或是執取任何有關「世界是永恆的還是不永恆的」等的臆測之見。101戒禁取是認為實行儀式或修苦行及其種種戒禁能夠導向解脫。我論取即是執著「身見」,即認為五蘊的任何一個是「我」或「我 所有」。經典裡提出了二十種身見。對五蘊的每一個可有四 種觀念,例如:「認為色蘊是我,或我有色蘊,或色蘊是在我裡面,或我在色蘊裡面」,對於受蘊、想蘊、行蘊與識蘊也是如此,所以共得二十種身見(見《中部》經四十四等)。欲取是貪的一種呈現方式,其他三種取則是邪見心所 的呈現方式。  

節八:蓋

六種蓋:一、欲欲蓋(欲求欲樂之蓋);二、恨蓋;三、昏沉睡眠蓋;四、掉舉惡作蓋;五、疑蓋;六、無明蓋。 

節八之助讀說明

蓋是因為它們阻礙通向天界與涅槃之道而得其名。根據註疏,諸蓋是阻止未生起的善法生起及使到已生起的善法不能持久的心所。首五蓋是證禪那的主要障礙,第六種則是生起智慧的主要障礙。包括在諸蓋之內的有八種心所。然而,其中有兩對心所各算為一蓋。《阿毗達摩論》的註疏解釋昏沉與睡眠、掉舉與惡作各合為一是因為它們有類似的作用、緣與對治之法。昏沉與睡眠兩者都有令到名法軟弱無力的作用;它們是緣於懶惰與昏昏欲睡;對治它們之法是激起精進。掉舉與惡作都有導致不靜的作用;它們是緣於困擾的念頭;對治它們之法是培育定。 

節九:潛在傾向(隨眠)

七種潛在傾向:一、欲貪潛在傾向;二、有貪(執著存在)潛在傾向;三、恚(厭惡)潛在傾向;四、我慢潛在傾向;五、邪見潛在傾向;六、疑潛在傾向;七、無明潛在傾向。 

節九之助讀說明

潛在傾向(anusaya)是「潛伏」(anusenti)在它們所屬的名法之流裡的煩惱,每當諸緣具足時即會浮現為困擾。「潛在傾向」一語標示了只要諸煩惱還未被諸出世間道斷除,它們都還能夠再生起。雖然一切煩惱都可算是「潛在傾向」,但在此只列出上述七種是因為它們最為顯著。欲貪與有貪兩者是「貪」的方式;其餘的都是屬於個別的心 所。因此一共有六種心所作為潛在傾向。 

節十:結(經教法)

根據經教法,十種結是:一、欲貪結;二、色貪結;三、無色貪結;四、恚結(厭惡結);五、我慢結;六、邪見結;七、戒禁取結;八、疑結;九、掉舉結;十、無明結。 

節十一:結(論教法)

 根據論教法,另十種結是:一、欲貪結;二、有貪結;三、恚結(厭惡結);四、我慢結;五、邪見結;六、戒禁取結;七、疑結;八、嫉結;九、慳結;十、無明結。 

節十至十一之助讀說明

諸結是把有情綁在生死輪迴裡的不善心所。第一組十結在經藏與論藏裡都有提及,第二組十結則只記載於論藏。在第一組裡,第一至第三項是屬於貪心所;第六與第七項是屬於邪見心所;其餘的是個別的心所。在第二組裡,第一與第二項是屬於貪心所;第五與第六項是屬於邪見心所;其餘的是個別的心所。 

節十二:煩惱

十種煩惱:一、貪;二、瞋;三、痴;四、慢;五、邪見;六、疑;七、昏沉;八、掉舉;九、無慚;十、無愧。 

節十二之助讀說明

(上述十項)稱為煩惱(kilesa)是因為它們「折磨」心;或因為它們把有情拖下內心污穢與墮落 之境而污染了心。 

節十三:說明

於此,在漏等當中,「執著)「是指渴愛,因為它以它們欲與有為自己的根基。「執著儀式」、「武斷地認為『只有這個才是真實的』」及「我論取是指邪見,因為它能以這些方式呈現。 

節十四:總結

依各別法,漏、暴流、軛與繫各屬於三種。所說的取有兩種,而蓋是八種。潛在傾向只是六種,而當知結是九種。煩惱是十種。如是不善之概要有九個部份。 

節十四之助讀說明

這一節指出如何把不同種類的煩惱縮小至十四種不善心所。對於其縮小之後的結果,請見下表:21種色聚表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