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毘達摩概要精解(16)

菩提比丘英編   尋法比丘中譯

第八章:緣之概要

節一:序文

於此我應適當地詳細解釋諸有為法之分析、屬於它們諸緣之法,以及它們之間如何互相牽。 

節一之助讀說明

於此我應適當地詳細解釋:在解釋了四種究竟法及它們的類別之後,如今阿耨樓陀尊者在本章「緣之概要」裡,再進一步解釋它們之間的關係,即由緣力所繫的緣法及緣生法。

諸有為法有為法是依靠諸緣而生起之法,即:一切心、心所及色法(除了四種相色─見第六章、節十五)。

屬於它們諸緣之法:緣是對其他法的生起及住立有資助之法。這就是說當緣在運作時,將會導致其他與它有關而還未生起之法生起,以及已生起之法得以久住。一切有為法及涅槃與概念都包括在緣法這一組之內。105

以及它們如何互相牽連:這是指在諸緣法及有為法之間運作的二十四緣力。這些也將(在此章)分析。

 

節二:簡說:兩種方法

緣之概要有兩個部份:一、緣起法;二、發趣法。

當中,緣起法的特性是一法依靠其他法而純粹只是發生。發趣法則依諸緣的特有資助力而說。諸導師則把此二法混合一起解釋。

 節二之助讀說明

緣起法:「緣起」這一詞是由 paticca(緣於)及 samuppāda(生起)兩個字組成的複合字。通常這一詞是指在節三裡所解釋及常見於諸經的十二因緣。

此緣起法的法則可通過以下常見的格言來形容:「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在此書裡,該法則則被形容為:「一法依靠其他法而純粹只是發生」。在此「其他法」是指緣的生起,(一法)是指有為法,而「純粹只是發生」是指有為法只是發生。運用此法則於經中的十二因緣時,它是指當無明等任何緣存在時,那麼依靠該些緣法,行等諸緣生法也都存在。

發趣法:這是記載於《阿毗達摩論》第七部《發趣論》的方法。有別於只是解釋緣法如何造成緣生法生起的緣起法,發趣法也解釋「緣力」。力是有能力帶來或完成某種效果之法。就有如辣椒之辣是潛藏在辣椒之內,不能不依靠它們而存在;同樣的,緣力是潛藏在緣法裡,不能不依靠它們而存在。一切緣法都具有各自特有的緣力,而即是此緣力使它們能夠造成緣生法生起。

諸緣的特有資助力:這是對晦澀難懂的巴利片語的嘗試性譯文。列迪長老解釋該片語為「諸緣的特力,即它們在各種不同方面的資助力」,而他說有別於只舉出緣法的緣起法,發趣法則全面地舉出諸緣的特有資助力。諸導師則把此二法混合一起解釋:《清淨道論》第十七章裡記載了混合解釋法,其中運用了二十四緣來闡明十二緣起支每一對之間的關係。  

緣起法

節三:基本程式

於此,1.緣於無明,行生起;2.緣於行,識生起;3.緣於識,名色生起;4.緣於名色,六處生起;5.緣於六處,觸生起;6.緣於觸,受生起;7.緣於受,愛生起;8.緣於愛,取生起;9.緣於取,有生起;10.緣於有,生生起;11.緣於生,老、死、愁、悲、苦、憂、惱生起。如是生起了這整堆苦。於此這是緣起法。 

節三之助讀說明

緣起法:緣起法基本上是解釋生死輪轉的因緣結構,開顯維持生死輪轉及令它從一世轉到另一世的諸緣。在註疏裡,緣起被定義為:諸果同等地依靠諸緣的聚合而生起。這顯示了沒有單獨的因能夠產生單獨的果,也沒有單獨的果能夠緣於單獨的因而生起。反之,永遠都是一組的緣產生一組的果。在十二因緣裡只有說及一法是另一 法的緣,這麼說是為了指出在一組緣當中最為主要的緣, 以及指出它與一組果當中最為主要的果之間的關係。106

(一)緣於無明,行生起:無明是痴心所,覆蓋了對諸法真實性的覺知能力,就有如白內障阻礙看色所緣的視力。根據經教法的解釋,無明是沒有四聖諦的智慧。根據論教法,無明是沒有對以下八事的智慧:四聖諦、過去世、未來世、過去世與未來世、緣起。

行是與二十九世間善及不善心相應的思心所。八大善心及五色界禪那善心裡的思整體地被稱為「福行」;十二不善心裡的思則被稱為「非福行」;而四無色禪善心裡的思則被稱為「不動行」。

當有情的心流還是受到無明影響時,行即會製造能夠產生未來世的業。由此無明被稱為產生行的主要緣。無明在不善業裡很顯著,而在世間善業裡則是潛伏性地存在。 所以世間善與不善行兩者皆被說為緣於無明。

(二)緣於行,識生起:這是指三十二種(世間)果報心緣於行(上述二十九種善與不善思)而生起。在前一世死時,其中一個累積在心流裡特強的業即會在下一世與該業相符之地產生十九種結生心之一。如在第五章、節廿七至卅三裡所解釋,在隨後的生命期裡,其他以往所累積的業也能根據情況產生其他種類的果報心。

(三)緣於識,名色生起:在第二項裡的「識」專指「果報識」,然而在此它則是指「果報識」及前世的「業識」兩者。「名」一詞是指與果報識相應的諸心所;「色」一詞則是指業生色。在「五蘊有」裡,即是在有一切五蘊的界地裡,識緣生了名色兩者。但在「四蘊有」裡,即在無色界天裡,它只緣生了名法。而在「一蘊有」裡,即在無想有情天裡,它只緣生色法。於五蘊結生,當結生心在結生那一剎那生起時,同時也生起了受、想、行三名蘊,以及某些色聚─於人類,該些色聚是身十法聚、性根十法聚與心所依處十法聚。由於心(識)在這些俱生名色法裡是主,所以說識緣生了名色。

(四)緣於名色,六處生起:在此「名色」的定義與第三項相同。在六處當中,首五處是眼、耳、鼻、舌、身五淨色,而意處則是指三十二種(世間)果報心。當業生色生起時,它們緣助也是屬於業生色的五淨色生起。當諸相應心所生起時,它們緣助於此稱為意處的果報心生起。換言之,果報心緣生名,而名則緣生果報心;它們之間的關係是「相互緣」。在欲地裡,名色緣生所有六處;在色地裡,它們則只緣生眼、耳及意三處;在無色地裡則只有名緣生意處,這是該地僅有之處,因為在其地完全沒有五色處。

(五)緣於六處,觸生起:在此「觸」是指與果報心相應的觸心所。觸是心、諸心所及目標「前來相聚於」六處當中之一處。生起於眼處的觸名為「眼觸」。它是眼淨色、色所緣及眼識之相聚於一處。其他的耳觸等也同樣依靠各自的處生起。「意觸」則是與除了雙五識之外的二十二果報心相應的觸。由於觸必須有處才能生起,所以說觸緣於六處而生起。

(六)緣於觸,受生起:每當觸生起時,受即會緣於該觸而同時生起。觸是識與目標接觸,而在它們接觸時必定會有某種緣於觸而生起的感受。受有六種:眼觸生受、耳觸生受、鼻觸生受、舌觸生受、身觸生受及意觸生受。在感受方面,受,依據其處及目標可以是樂受、苦受或捨受。

七)緣於受,愛生起:受緣生渴愛。愛有六種:(顏)色愛、聲愛、香愛、味愛、觸愛及法愛。每一種又可依以下三方面分為三種:一、純粹只是渴愛欲樂;二、渴愛有(生命),即含有常見的渴愛;三、渴愛斷滅,即含有斷見的渴愛。

在究竟界上,所有不同種類的愛都是貪心所(請見第七章、節卅八)。愛雖可依其目標而分別,但事實上愛是依靠接觸目標而生起的受。若人體驗到樂受,他就會享受該樂受,而他追求該目標的目的純粹只是因為它能夠激起樂受。反之,當他體驗到苦受時,他會渴望脫離苦,以及渴望會有某種樂受取代它。捨受的本性是靜的,而這也能成為渴愛的目標。如是三種受緣生了種種愛。

(八)緣於愛,取生起:在此「取」是在前文已解釋的四種取(見第七章、節七)。「欲取」是強化了的愛,是貪心所的一種呈現方式;其他三種取是邪見心所的呈現方式。這些取都緣於愛。於第一項,對目標微弱或起始的貪名為愛,而強化了的貪則名為取。於其他三項,緣生邪見的貪名為愛,在受到該貪的影響之下而接受的邪見則名為取。

(九)緣於取,有生起:有(存在)有兩種:業有與生有。業有是指29種善與不善思,或一切能夠產生新一世的善與不善業。生有則是指32種果報心、它們的相應心所及業生色。取是業有之緣;在取的影響之下,人們才會有作為而累積了業。取是生有之緣,因為即是取導致人們依所造之 業再生死輪迴。

(十)緣於有,生生起:於此生是指新一世的世間果報心、其相應心所及業生色生起於其中一個生存地。使到未來世發生的主要緣是善與不善業,即業有。

(十一)緣於生,老死等生起:一旦生發生,老死已是無可避免的,而在生與死之間也可能會生起其他苦,例如愁、悲、苦、憂及惱。這一切苦的根源即是生,所以把生列為它們的主要緣。如是生起了這整堆苦:在第十一項裡所舉出的整堆苦即因上述互相牽的諸緣法及緣生法而生起。

 

節四:分析的類別

當知有三時、十二支、二十法、三結、四攝類、三輪轉及二根。

 

節五:三時

如何?無明與行屬於過去世;生及老死屬於未來世;中間八支屬於現在世。如是一共有三時。

 節五之助讀說明

當十二支依三世分別時,應明白這只是為了顯示生死輪迴裡的因緣結構。當知被歸納於某一世的緣起支並不是只在該世運作,而不會在其他世運作。事實上如節七所指出,在每一世裡都有這些互相牽的十二緣起支。

 

節六:十二支

十二支是:無明、行、識、名色、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所示的愁等詞是(生之後)偶有的結果。

節七:四攝類

於此在提及無明與行時,愛、取與有也包括在內。同樣地在提及愛、取與有時,無明與行也已包括在內。在提及生與老死時,識等五果也已包括在內。如是有:

一、過去五因,二、現在五果;三、現在五因,四、未來五果。如是有二十法(行相)、三結及四攝類。 

節七之助讀說明

當心中的無明還未斷除時,愛與取就還會生起;而每當愛與取發生時,它們都是以無明為根本及與它俱行。再者「行」與「有」二詞都是指同一種究竟法,即:造業之思。因此每當提及其中一詞時,另一者也已包括在內。在二十法(行相)當中並沒個別列出生與老死,因為它們是名色法之相,而不是究竟法。它們所代表的究竟法是從識至受這五個緣起支。

三結是:一、過去因(行)與現在果(識)的因果結;二、現在果(受)與現在因(愛)的果因結;三、現在因(有)與未來果(生)的因果結。

 

節八:三輪轉

三輪轉:一、無明、愛與取屬於煩惱輪轉;二、稱為「業有」的一部分有與行屬於業輪轉;三、稱為「生有」的一部分有與其他支屬於果報輪轉。 

節八之助讀說明

這三輪轉顯示了生死輪迴的方式。最為基本的輪轉是煩惱輪轉。在受到無明蒙蔽及渴愛驅使之下,人們投入於造作種種世間的不善與善業。如是煩惱輪轉引生了業輪轉。當此業成熟而產生果報時,那即是業輪轉引生了果報輪轉(異熟輪轉)。在對這些苦樂的果報作出反應時,還沉溺於無明的人即會受到渴愛所制伏,而欲享受更多愉悅體驗、執取已獲得的、以及嘗試避免痛苦的。如此果報輪轉再引生另一個煩惱輪轉。如是這三輪轉不斷地轉著,直至 無明被諸聖道根除。

 

節九:二根

當知無明與愛是二根。

 節九之助讀說明

無明被稱為從過去直透到現在受之根;愛被稱為從現 在直透到未來老死之根。

 

節十:總結

通過斷除此二根,輪迴即會斷滅。對於常受老死之惑逼迫者,一旦諸漏生起,無明即再次轉起。如是大賢者說 示三地纏結及無始的輪迴為「緣起」。

節十之助讀說明

在《正見經》(《中部‧經九》)裡,舍利弗尊者受到詢問以解釋無明之因回答道:「當漏生起,無明即生起」。在詢問他什麼是漏的因時,他回答道:「當無明生起,漏即生起」。由於在諸漏當中最為根本的即是「無明漏」,舍利弗尊者所說的意謂了任何一世的無明都緣生於前一世的無明。這即成立了無始輪迴,因為任何一世的無明都緣生於前一世的無明,而如此往回 推是無盡的。關於諸漏,見第七章、節三。

 

趣法

節十一:二十四緣

此發趣法(有二十四緣):1.及因緣;2.所緣緣;3.增上緣;4.無間緣;5.相續緣;6.俱生緣;7.相互緣;8.依止緣;9.親依止緣;10.前生緣;11.後生緣;12.重複緣;13.業緣;14.果報緣(異熟緣);15.食緣;16.根緣;17.禪那緣;18.道緣;19.相應緣;20.不相應緣;21.有緣;22.無有緣;23.離去緣;24.不離去緣。於此,這是發趣法。

節十一之助讀說明

上面所列的二十四緣是《發趣論》的主題。《發趣論》詳盡解釋了於《阿毗達摩論》第一部《法聚論》裡列舉的名法與色法之間種種互相繫的方式。若要正確理解《阿毗達摩論》裡的發趣法,至少必須明白每一緣所涉及的三法:

一、緣法─這是作為其他法之緣的法;此緣法通過產生、支助或維持其他 法而成為其緣。

二、緣生法─這是受到緣 法緣助之法;它在受到緣法支助之下而得以生起或持續存 在。

三、緣力─這是緣法作為緣生法之 緣的特有方式。

從節十三至廿七,阿耨樓陀尊者將會解釋二十四緣如何構成了各種不同的法之間的關係。他未照原有的次序逐一解釋每一個緣法,而是把緣法及緣生法歸納為名法、色法及名色法三組,然後再把這三組組成六對以解釋關於每一對之間的緣。在闡明這些節的內文時,若遇到不清楚之處,我們將會提起每一緣所涉及的上述三法。

 

節十二:簡要應用

名以六種方式作為名的緣。名以五種方式作為名色的緣。再者,名以一種方式作為色的緣,色也以一種方式作為名的緣。概念與名色以兩種方式作為名的緣。名色以九種方式作為名色的緣。如此有六種緣。如何?

 

節十三:名作為名的緣

名以六種方式作為名的緣:

剛滅盡的心與心所是現在心與心所的無間緣、相續緣、無有緣及離去緣。前生速行是後生速行的重複緣。107俱生心與心所互相作為相應緣。

 節十三之助讀說明

無間緣與相續緣:此二緣的意義相同,只是名稱不一樣而已;這是為了從稍微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緣。如之前所作的詮釋,無間緣是屬於緣法的名,法導致屬於緣生法的名,法在它滅盡之後即刻生起,以便沒有其他名法可插入它們之間。相續緣是屬於緣法的名,法導致屬於緣生法的名,法 在它滅盡之後依照心之定法即刻生起。此二緣可應用在任何一個剎那裡滅盡的心與心所,以及緊隨它們之後生起的心與心所。剛滅盡的心與心所是緣法,隨後即刻生起的心與心所是緣生法。然而阿羅漢的死亡心並不能作為無間緣或相續緣,因為在它之後並沒任何心生起。 

無有緣與離去緣:此二緣是另一對性質相同而名稱不同之緣。無有緣是名法之滅盡給予其他名法有機會隨它之後生起。離去緣是名法之離去給予其他名法有機會隨它之後生起。此二緣的緣法及緣生法與無間緣及相續緣裡的相同。 

重複緣:此緣屬於緣法的名法導致與它同類但屬於緣生法的名法在它滅盡之後更強更有效率地生起。就有如學生在重複溫習功課之下,變得對其功課更加熟悉;同樣的,緣法在導致與它同類的緣生法相續生起時,即對後者注入了更強勁之力。除了每一個心路過程裡的最後一個速行之外,任何一個世間善、不善及唯作速行名法,只要它們能夠作為下一個速行剎那裡有同一種業力品質(善、不善或唯作)的名法之緣,它們即能作為此緣的緣法。後者屬於此緣裡的緣生法。雖然出世間道心也是善速行,但它們不能作為重複緣的緣法,因為隨它們之後生起的是屬於果報心的果心,因此少了重複。雖然果心能相續生起於速行的階段,但由於它們是果報心,它們並不符合重複緣的緣法的定義。然而在道心之前生起的欲界三因善心,是屬於重複緣的緣法,而道心則屬於緣生法。

相應緣:屬於緣法的名法導致屬於緣生法的名法一同生起及作為一個無可分離的相應組合;該組合的特徵是同生、同滅、有同一個目標(所緣)及有同一個依處色(見第二章、節一)。對此緣,若取任何一心(指心與心所的組合)的任何一個名法為緣法,其餘的相應名法即是緣生法。 

 

節十四:名作為名色的緣

名以五種方式作為名色的緣:因、禪支與道分是俱生名色法的因緣等。俱生思是俱生名色的業緣;異剎那思是業生名色的業緣。諸果報(名)蘊互相作為果報緣及作為俱生色的果報緣。 

節十四之助讀說明

因緣:於此緣,緣法的作用有如根一樣,使緣生法穩固。此緣的緣法是名為「因」的六種心所(見第三章、節五):貪、瞋、痴三不善因,以及可以是善或無記的無貪、無瞋、無痴三美因。緣生法是與每一因相應的名法及俱生的色法。俱生色是指在結生時生起的業生色,以及在生命 期裡生起的心生色。就有如樹根是樹存在、成長與穩固的 根本一般,這些因引生了緣生法,以及使到它們穩固。

禪那緣:此緣的緣法使緣生法緊密地觀察目標。於此的緣法是七禪支,但只有五種心所(見第七章、節十六、廿三)。緣生法是與禪支相應的心與心所(除了雙五識)及俱生色法。雖然俱生色法並不能觀察目標,但由於它 們是因緊密觀察目標的禪那支而產生,所以它們也被包括在緣生法之內。

道緣:此緣的緣法使緣生法作為達到某個目的地的管道。此緣的緣法是十二道分,但只有九種心所(見第七章、節十七、廿三)。四邪道分是達到惡趣的管道,八正道分則是達到善趣與涅槃的管道。於此的緣生法是除了十八無因心之外的一切與道分相應的心與心所,及俱生色法。雖然果報心與唯作心裡的道分並沒導向任何目的地,但還是被列為道分,因為依它們的本性,它們與能夠導向各種目的地之法類似。

業緣:此緣有兩種:一、俱生業緣;二、異剎那業緣。

一)於俱生業緣,緣法是八十九種心裡的思心所,緣生法是與思心所相應的心與心所及俱生色法。於此作為俱生業緣的思使到其相應名法執行各自的作用,同時也激使某種色法生起。

二)於異剎那業緣,緣法與緣生法之間間隔著一段 時間。此緣的緣法是過去的善或不善思;緣生法是在結生與生命期裡的果報心及其心所,以及業生色。於此,緣力是思產生相符的果報名法及業生色的能力。此緣也存在於道心與果心之間。

果報緣:此緣的緣法使與它同生的緣生法保持被動及不活躍。此緣的緣法是果報心與心所;緣生法也是該些果報名法及俱生色法。由於諸果報心是因為業成熟而產生,它們並不活躍而且被動。如是,於熟睡者的心中,果報有分心續不斷地生滅,但其時他並沒致力於造身、語或意業,也沒有清晰的覺知目標。同樣的,在五門心路過程裡的果報心也沒有致力於識知它們的目標。只有在速行的階段才有致力於清楚地識知目標,也只有在速行的階段才有造業。

~下期續~

註:

105 譯按:涅槃與概念是能作為其他法之緣的緣法,但它們不是緣 生法或有為法,因為它們不是由於因緣和合而生。

106 在下文裡的說明是依據《清淨道論》第十七章及《迷惑冰消》 第六章。

107. 譯按:對兩個相續生起的心,前生心是指在前一個心識剎那生起的心;後生心是指在後一個心識剎那生起的心。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