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毘達摩概要精解(18)

英編 – 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中譯 – 尋法比丘

修習之分析

節十四:依三個階段

所有四十種業處都能達到遍作修習的階段。於佛隨念等八種隨念、一想與一分別十種業處,只能達到近行修習的階段,而不能達到安止修習的階段。其餘的三十種業處也能達到安止修習的階段。

節十四之助讀說明

對上述以佛隨念為始的十種業處,由於心忙於觀察諸多不同的功德及要義,涉及了極強的尋,致使一境性不能專注至證入安止的程度。 

節十五:依禪那

其中,十遍與安般念能夠產生五禪;十不淨與身至念(只)能產生初禪;慈等首三無量能產生四禪;捨(只)能產生第五禪。如是這廿六種業處能產生色界禪那。

四無色能夠產生無色禪。於此,這是依修習之分析。 

節十五之助讀說明

修十不淨與身至念都須要運用尋,因此它們不能產生高過初禪及無尋的禪那。首三種無量必須與悅受相應地生起,因此只能產生與悅受相應的首四禪。捨無量則必須與捨受相應地生起,因此只能產生與捨受相應的第五禪。 

境之分析

節十六:禪相

在三種禪相當中,通常於一切業處都可以適當的方法獲得遍作相與取相。但似相只出現於遍處、不淨、(三十二)身分與安般念。通過似相而生起了近行定與安止定。 

節十七:禪相之顯現

如何?當初學者觀察地遍圓盤等時,該目標即稱為遍作相,及該修習即稱為遍作修習。

在透徹觀察該相之後,當它有如張眼看到呈現於意門時,它即稱為取相,而其時的修習則變得專注(等持)。

如是專注者繼續運用依於該取相的遍作定修習。當他如此修時,(與取相)類似的似相即安立並緊繫於心;(此所緣)沒有原來的所緣的缺點、被稱為概念及由禪修產生。其時即說似相已生起。 

節十八:證得禪那

隨後成就了近行定;此定屬欲界及已捨離了障礙。此後,以該似相及近行定繼續修習,而證得了色界初禪。

此後他修習初禪的五自在:轉向、入定、決意(住定)、出定及省察。隨後,通過捨棄尋等較粗的禪支,及培育伺等較細的禪支,再依自己的能力順次證入第二禪等。

如是在地遍等廿二種業處能得似相。在其餘(十八種)業處裡的(四)無量則取有情的概念(為所緣)。  

節十八之助讀說明

五自在:在這五自在當中,轉向自在—是能夠隨心所欲、輕易迅速地轉向尋、伺等禪支的能力。入定自在—是能夠輕易並迅速證入各種禪那的能力,在達到入定的過程當中,並沒很多的分心生起。決意(住定)自在—是能夠依自己所決定的時間入定多久的能力 。出定自在—是能夠輕易及迅速地從禪定中出來的能力。省察自在—是能夠在出定之後省察剛才所證入的禪那能力。除了五自在之外,鼓勵禪修者也掌握如何漸次地擴大(遍處)似相,直至遍佈整個無邊宇宙。 

節十九:無色定

此後除虛空遍之外,他抽掉任何一種遍處(的似相),然後以觀察所留下來的無邊空間進行預作。如此修習下證入第一無色禪定。當他以觀察第一無色禪心為「(識)無邊」進行預作時,即能證入第二無色禪。當他以觀察第一無色禪心的不存在為「無所有」進行預作時,即能證入第三無色禪。當他以觀察第三無色禪心為「這很平靜,這真殊勝」進行預作時,即能證入第四無色禪。 

節二十:其他業處 

對於其他十種業處,當他取佛陀等的功德為目標進行預作,透徹地獲取該相時,他即已通過遍作修習變得專注於它,同時成就了近行定。 

節廿一:神通

從作為神通的基礎的第五禪出定之後,他轉向決意等;在進行預作之後,證入顯現神通的色界第五禪,取色所緣等為目標。神通有五種:神變通(如意通)、天耳通、他心智、宿住隨念及天眼通。

於此,這是境之分析。修習止業處之法至此完畢。 

節廿一之助讀說明

從作為神通基礎的第五禪出定之後…:《清淨道論》(第十二章、段五七)如下地解釋顯現神通過程:「(在進行預作之後)證入作為神通基礎的禪那,再從該禪那出定。然後,若想顯現一百身,他即如此進行預作:『讓我變成一百身』,之後再證入作為神通基礎的禪那、出定及作決意。它就會在決意心的同時變成一百身。」

神通有五種:

一、神變通(如意通)包括了能夠把自己顯現為多身、隨心所欲地顯現與消失、毫無阻礙地穿牆而過、遁地、在水上行走、在天空中飛行、觸摸日月、及能夠去到梵天界。

二、天耳通令人能夠聽到遠處及近處微細與粗顯的聲音。

三、他心通能夠知曉他人的心念,及直接知道他人的心境。

四、宿住隨念能夠憶起許多過去世,以及知道在那些世裡的細節。

五、天眼通令人能夠看到天界或地界遠近的事情。天眼通當中也包括「死生智」,即能直接知道諸有情因於何業在一處死後投生至另一處。

這些神通都是屬於世間,以及依靠對第五禪的掌握能力。在經典裡也有提及第六種神通,即通過修習觀禪證得的出世間「漏盡智」。

 

觀之概要

節廿二:清淨的層次  

於觀業處,清淨之概要有七:一、戒清淨;二、心清淨;三、見清淨;四、度疑清淨;五、道非道智見清淨;六、行道智見清淨;七、智見清淨。

節廿二之助讀說明

這七清淨必須次第地成就;每一層次的清淨是更上一層清淨的基礎。第一層次的清淨相等於三學的戒學;第二層次相等於定學;較高的五個層次相等於慧學。首六個層次屬於世間,最後一個層次則是諸出世間道。見表 9-1。

 節廿三:三相

  三相是無常相、苦相與無我相。

 節廿三之助讀說明

無常相是生滅與變易的呈現方式,即在成為有之後再變成不存在。

苦相是不斷地遭受生滅逼迫的呈現方式。

無我相是不受控制的呈現方式,即人們不能完全地控 制名色法。 

節廿四:三隨觀

三種隨觀是無常隨觀、苦隨觀及無我隨觀。 

節廿五:十種觀智

十種觀智:一、思惟智;二、生滅智;三、壞滅智;四、怖畏智;五、過患智;六、厭離智;七、欲解脫智;八、審察智;九、行捨智;十、隨順智。 

節廿六:三解脫

三解脫是空解脫、無相解脫及無願解脫。  

節廿七:三解脫門      

當知三解脫門是空隨觀、無相隨觀及無願隨觀。

 

清淨之分析

節廿八:戒清

如何?戒清淨包含了四遍清淨戒:一、護解脫律儀戒;二、根律儀戒;三、活命遍淨戒;四、資具依止戒。 

節廿八助讀說明

這四種遍清淨戒是依比丘之戒而說。

護解脫律儀戒:護解脫是比丘必須遵守的基本戒。此戒一共有輕重不等的二百廿七條戒。完全遵守護解脫則被稱為「護解脫律儀戒」。

根律儀戒:是指以正念防護諸根,在遇到外緣時,不讓心執取可喜所緣,也不讓心排斥不可喜所緣。

命遍淨戒:是有關比丘獲取生活必需品的方式。他不應以不適合比丘的方式獲取必需品。

資具依止戒:是指比丘必須在用衣、食、住、藥四種資具或必需品之前(及當時與之後)適當地省察運用它們的正確目的。  

節廿九:心清淨 

心清淨包含了兩種定,即:近行定與安止定。 

節三十:見清淨 

見清淨是依特相、作用、現起與近因辨識名色。 

節三十之助讀說明

見清淨因它協助人們清除「永恆之我」的邪見而得其名。通過辨識所謂的人只是在因緣和合之下生起的名色法組合,在它們之內或背後並沒有一個主宰的我存在,即會達到這階段的清淨。這階段也名為「名色分別智」,因為是依名色法的特相等分別它們。 

節卅一:度疑清淨

度疑清淨是辨識那些名色的諸緣。 

節卅一之助讀說明

度疑清淨是因為它去除對過去、現在與未來三時名色法的諸緣之迷惑而得其名。通過緣起之智,禪修者辨識現在的名色組合並不是無端端地生起,也不是萬能之神所造或因靈魂而有,而是因為過去世的無明、愛、取、(行)與業而生起。他也運用相同的法則辨識過去與未來(名色的諸緣)。這階段也名為「緣攝受智」

 節卅二:道非道智見清淨

當他如此辨識三地諸行及它們的諸緣時,禪修者把它歸納為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蘊等組別。隨後他依世、相續與剎那以思惟智觀照那些行法的三相:壞滅而無常、可畏而苦、無實質而無我。之後依緣與剎那以生滅智觀照(那些行法的)生滅。

當他如此修時即生起了:光明、喜、輕安、勝解、策勵、樂、智、念、捨與欲。道非道智見清淨是通過辨識光明等觀之染為進展的障礙而得以分辨道與非道之特相。

 節卅二之助讀說明

把它們歸納為蘊等組別:這是準備培育思惟智,即以觀照名色法三相修觀的階段。首先,禪修者必須把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劣、勝、遠、近的色法都歸納於色蘊。同樣地,他也把一切的受、想、行與識歸納於各自的蘊,即:受蘊、想蘊、行蘊與識蘊。

隨後他以思惟智觀照:這是真正地觀照歸納為五蘊等的行法之三相。一切行法都有以下三相:

一、「壞滅而無常」,因為它們在生起之處即遭受壞滅,而沒有轉變為其他法或有所遺留;

二、「可畏而苦」,因為一切無常之法都不可靠而可畏;

三、「無實質而無我」,因為它們沒有我,或實質,或主宰者。

依世、相續與剎那:「世」是指長時間。首先禪修者觀照每一世裡的行法為無常、苦、無我。然後再把每一世分為三個階段、十年一個階段、每一年一個階段、每一個月一個階段、每半個月一個階段、一天一個階段等等,直至觀照在行走時每一步裡的行法都是無常、苦、無我的。(見《清淨道論》第二十章、段四六至六五)依「相續」是指依同一個名相續流或色相續流。依「剎那」是指依剎那的名法與色法。

生滅智,是觀照諸行法生滅之智。「生」是指生起之時;「滅」是指變易、毀壞與消失之時。

「依緣」修習生滅智是指禪修者觀照諸行如何由於它們的諸緣生起而生起,以及由於它們的諸緣滅盡而滅盡。

「依剎那」修習生滅智是指觀照諸行法的剎那生滅。(見《清淨道論》第二十章、段九三至九九)

當他如此修時:生滅智有兩個階段。在「未成熟」的生滅智階段,當觀照力提昇時,十種「觀之染」可能會生起於禪修者。他可能會看到從其身發射出極亮的光明。他也可能會體驗到從所未有(極強)的喜、輕安與樂。其勝解與策勵增長、智趨向成熟、念變得穩定及捨變得不受動搖。他也可能會對這些體驗生起了微細的欲,即享受與執著這些體驗。

分辨道與非道之特相:當禪修者體驗上述(首九種)112殊勝的經驗時,若缺少分辨的能力,他就可能會以為自己已經達到出世間道果。他也就可能會停止進展,而只是享受那些體驗,並不知道自己其實是在執著它們。但若他有能力分辨,他將會知道這些體驗只是成熟的觀智的副產品。他會觀照它們為無常、苦、無我,繼續提昇其觀禪之修習,而不會執著它們。分辨十種觀之染為非道、觀禪是道的能力被稱為道非道智見清淨。

 節卅三:行道智見清淨

當他如此脫離那些進展的障礙後,繼續修行時,他證得了有關三相的一系列觀智,從生滅智直至隨順智。這九種觀智名為行道智見清淨。

 節卅三之助讀說明

這九種觀智:以下是組成行道智見清淨的九種觀智(見節廿五):

一)生滅智:這與觀之染生起之前的觀智是同一智,但在克服觀之染之後,它變得成熟、更強及敏銳。

二)壞滅智:當禪修者的觀智變得敏 銳時,他不再作意諸行法的生時與住時,而只觀照它們的壞滅。這即是壞滅智。

三)怖畏智:當禪修者觀照三世的行法的壞滅時,他覺知這些在一切生存地裡不斷壞滅的行法是可畏的。

四)過患智:通過覺知一切行法為可畏,禪修者照見它們為毫無實質、不圓滿、毫無可取,而只有過患。他也明瞭只有無生無滅的無為法才是安全的。

五)厭離智:當知見一切行法的過患之後,他對它們感到厭離,不再樂於一切生存地的任何行法。

六)欲解脫智:這是在觀照時生起欲脫離一切行法之願。

七)審察智:為了脫離諸行法,禪修者再以種種方法觀照那些行法的三相。當他清晰地審察諸行法的三相時,那即是審察智。

八)行捨智:在審察之後,禪修者照見諸行法當中無一物可執取為「我」及「我的」,因此捨棄了怖畏與取樂兩者,而對一切行法感到中捨。如是生起了行捨智。

九)隨順智:在出世間道心路過程裡,於種姓心之前生起的欲界心。此智被稱為隨順是因為它順著之前八種觀智的作用,以及順著之後道智的作用。

 節卅四:智見清淨

當他如此觀照時,由於其智已成熟,他感到:「如今(道)安止即將生起。」於是,在有分斷之後生起了意門轉向;隨著生起的是兩個或三個緣取目標的無常等任何一相的觀智心。它們被稱為遍作、近行與隨順。當行捨智與隨順智圓滿時也被稱為「導向出起之觀」。

隨後生起了取涅槃為目標的(更改)種姓心,超越了凡夫的種姓,而達到聖者的種姓。在這之後即刻生起了(須陀洹)道;(該道心)徹知苦諦、斷除集諦、證悟滅諦及開展道諦,而證入了(出世間)安止心路過程。之後有兩個或三個果心生滅,然後再沉入有分。

在有分中止之後,生起了省察智。智者省察道、果、涅槃,以及省察或沒有省察他已斷與還剩下的煩惱。如是必須通過修習六清淨而次第地證得的四道名為智 見清淨。於此,這是清淨之分析。

 節卅四之助讀說明

生起了意門轉向:關於道之心路過程,見第四章、節十四。於鈍根者有三個觀智心生起,於利根者則只有兩個觀智心生起(除去遍作)。

導向出起之觀:這是在出世間道生起之前已達到頂點的觀智。道被稱為「出起」是因為它從諸行法出起而緣取涅槃為目標,也因為它自煩惱中出來。

(更改)種姓心:這是第一個轉向涅槃之心,以及是出世間道的無間緣。它被稱為「更改種姓」,因為它是從凡夫種姓進入聖者種姓的轉變點。雖然此智與道智一樣緣取涅槃為目標,它並不能像道智一樣驅除覆蓋四聖諦的煩惱。在趨向第二及更高的道心時,它被稱為「淨化」,而不是「更改種姓」,因為禪修者其時已屬 於聖者的種姓。

道:道心同時執行與四聖諦有關的四種作用。在此所提及的這四種作用是遍知苦、斷除渴愛(苦之因)、證悟涅槃(苦之滅盡)及開展八聖道。於利根者沒有遍作心生起,所以在道心之後有三個果心生起;於鈍根 者則有遍作心生起,所以在道心之後只有兩個果心生起。

省察智:在四出世間道每一者之後,聲聞弟子通常都會省察道、果與涅槃,但並不一定會省察已斷除及還剩下的煩惱。如是最多有十九種省察智:首三道每一者都有五種,而第四道則只有四種。這是因為已完全解脫的阿羅漢已沒有可省察的煩惱。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