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毘達概要精解(17)

英編: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中譯:尋法比丘 Bhikkhu Dhammagaveska

節廿五:不相應緣

不相應緣有三種:一、在結生的那一剎,心所依處是諸果報(名蘊)的俱生不相應緣,而心與心所則是俱生色法的俱生不相應緣;

二、後生心與心所是前生色身的後生不相應緣;

三、在生命期裡,六依處是七識界的前生不相應緣。 

節廿五之助讀說明

不相應緣:於此緣,緣法是支助現在色法的名法,或支助現在名法的色法。此緣的緣法及緣生法兩者必須屬於不同的種類:若其中之一是色法,另一者必定是名法;若其中之一是名法,則另一者必定是色法。這就有如參在一起的水與油,雖然放在一起,卻依然保持分離。

如是在結生時,心所依處與諸名蘊同時生起,而互相作為不相應緣,這是因為有分別它們為色法與名法之相。再者在結生時,諸名蘊也是其他種類業生色的不相應緣。在生命期裡,諸名蘊則是(俱生)心生色的不相應緣。

不相應緣也有前生與後生的種類:於前者,色法是緣法,名法是緣生法;於後者,名法是緣法,色法是緣生法。這兩種個別與前生依止緣及後生緣相同。 

節廿六:有緣與不離去緣

有緣與不離去緣有五種:俱生、前生、後生、段食及色命。 

節廿六之助讀說明

有緣與不離去緣:此二緣的含義相同,只是名稱不同而已。於此緣,緣法支助緣生法生起,或在與緣生法同時存在的時刻,支助緣生法繼續存在。然而緣法與緣生法並不須要是俱生法;所須的只是這兩者有暫時重疊存在的時候,以及緣法在它們重疊存在的時段裡,有某種方式支助緣生法。如是有緣包括了前生、後生及俱生法。在內文裡只提及五種有緣,但由於這五種裡面還有更細的分類,所以有緣還包含了其他各種不同的緣。關於這點,在下一篇解釋把一切緣歸納於四大主緣時就會變得清楚。 

節廿七:歸納諸緣

一切緣可以歸納於所緣、親依止、業與有四緣當中。於此,當知一切俱生色法為兩種:在生命期裡的是心生;在結生時的則是業生。  

節廿七之助讀說明

列迪長老在其論著裡解釋了如何把一切緣歸納於上述四緣:增上緣有兩種,其中的「所緣增上緣」時常都可以歸納於所緣緣與親依止緣,有時也可以歸納於有緣;而「俱生增上緣」則可以歸納於有緣。

依止緣裡的「俱生依止」與「依處俱生依止」兩者皆可歸納於有緣。對於心所依處同時作為意門心的依處與所緣的「依處所緣俱生依止」,它可歸納於所緣緣與有緣兩者,而在作為受到特別重視的所緣時,它也可以歸納於親依止緣。

前生緣裡的「依處前生」可歸納於有緣,而「所緣前生」則可歸納於所緣緣與有緣,也有可能可以歸納於親依止緣。

兩種業緣裡的「俱生業」可歸納於有緣,而「異剎那業」則歸納於業緣;在很強時也可歸納於親依止緣。

不相應緣可歸納於有緣,但若心所依處同時作為依處與所緣,它則被歸納於所緣緣與有緣,也有可能可歸納於親依止緣。

在其餘諸緣當中,以下十一緣時常都歸納於有緣:因緣、俱生緣、相互緣、果報緣、食緣、根緣、禪那緣、道緣、相應緣、不離去緣及後生緣。以下五種,則時常都歸納於親依止緣:無間緣、相續緣、重複緣、無有緣及離去緣。 

節廿八:總結

如是於三時裡及與時間無關的內外、有為無為諸法可歸納為三種:概念、名與色。發趣法的諸緣一共有二十四。

表為歸納諸緣

 

概念之分析

節廿九:簡說

其中色法是屬於色蘊。由心與心所組成的四無色蘊及涅槃是五種無色。它們也被稱為「名」。剩餘的是兩種概念:所知概念與令知概念。 

節廿九之助讀說明

至此阿耨樓陀尊者已說畢四種究竟法、它們的各種分類及依緣分析。但他還未討論到概念。雖然概念是屬於世俗諦而不是究竟諦,它們還是被收錄於《阿毗達摩論》的《人施設論》。所以在第八章的結尾裡,作者將簡要地討論概念。

它們也被稱為「名」:四無色蘊被稱 nāma(名),因為 它們「傾向」或「轉向」(namana)於目標以識知它。它們也因為「導致傾向或轉向」(nāmana)而被稱為nāma(名), 因為它們互相導致另一者傾向於目標。涅槃純粹基於「導致傾向」而被稱為 nāma(名),因為涅槃通過作為「所緣增上緣」而導致毫無瑕疵的出世間心與心所傾向或轉向它本身。109  ( 註109見《殊勝義註》巴、頁三九二;英、頁五○一。於此有個英文(及中文)不能表達的雙關語:nāma(名)是源自意為「傾向」或 「轉向」的動詞詞根 nam。)                                           

剩餘的是概念:概念有兩種:「意義概念」與「名字概念」。前者是通過概念所表達的意義;後者是表達該意義的名字或名稱。例如:識知具有某種體形與性格、遍體生毛、具有四隻腳的家畜是「狗」,這個詞的「意義概念」;「狗」這名稱則是「名字概念」。意義概念是「所知概念」;名字概念是「令知概念」。 

節三十:所知概念

如何?「地」、「山嶽」等詞是依元素的變化而命名。「屋子」、「馬車」、「貨車」等詞是依材料的組成而命名。「人」、「個人」等詞是依五蘊而命名。「方向」、「時間」等詞是依月亮等的運行而命名。「井」、「山洞」等詞是依沒碰撞而命名。「遍相」等詞是依各自的元素與心智的修習而命名。雖然這一切不同的事物在究竟上是不存在的,但能依作為(究竟)法的影像而成為心的所緣。它們被稱為概念是因為它們被(有情)依這或那方面而想像、計算、明瞭、表達與識知。這種概念因所知而得其名。 

節三十之助讀說明

「所知概念」與「意義概念」相同。於此,作者列舉了各種不同的意義概念。地、山嶽等被稱為「形狀概念」,因為它們相等於事物的形狀。

屋子、馬車、村落等被稱為「組合概念」,因它們相等於事物的組合。

東、西被稱為「方向概念」,因為它 們相等於方向。

早晨、星期、月被稱為「時間概念」,因為它們相等於時間的單位。

井、山洞被稱為「空間概念」,因它們相等於沒可觸及物的空間。

遍相等被稱為「相概念」,因為它們相等於通過禪修而獲得的心之影像。 

節卅一:令知概念

由於其令知而名為概念。它形容名字、命名等。 它有六種:

一、真實的(直接)概念;二、不真實的(直接)概念;三、通過真實的不真實概念;四、通過不真實的真實概念;五、通過真實的真實概念;六、通過不真實的不真實概念。

例如:當「色」、「受」等詞宣稱在究竟上存在之法時,它被稱為「真實的(直接)概念」。當以「地」、「山嶽」等詞宣稱在究竟上不存在之法時,它被稱為「不真實的(直接)概念」。當知其餘(四項)的是結合兩種;以下是它們各自的例子:「有六神通的人」、「女人的聲音」、「眼識」與「國王的兒子」。 

節卅一之助讀說明

「令知概念」與「名字概念」相同。作者再次舉出了種種例子。

真實的(直接)概念:色、受等是究竟法,因此命名它們的概念是真實的直接概念。

不真實的(直接)概念:「地」、「山嶽」等並不是究竟法,而是由心想像構成的世俗法。雖然這些概念是基於究竟法而有,但它們所代表的東西本身不是究竟法,因為它們不是有自性地存在。

當知其餘(四項)的是結合兩種:於此,「有六神通的人」是「通過真實的不真實概念」,因為神通是究竟真實的,但「有者」只是由心想像構成。「女人的聲音」是「通過不真實的真實概念」,因為聲音是究竟存在的,但女人則不是如此。「眼識」是「通過真實的真實概念」,因為眼淨 色及依靠它而生起的識都是究竟存在的。「國王的兒子」是「通過不真實的不真實概念」,因為國王及兒子兩者都不是 究竟存在的。  

節卅二:總結

以耳識心路過程跟隨語音,再通過隨後生起的意門(心路過程)所領受的概念而得知其意義。當知這些概念受到世俗法所設。

《阿毗達摩概要》裡名為「緣之概要」的 第八章至此完畢。

 

第九章:業處之概要

節一:序文

從這裡開始,我當解釋培育止與觀的兩種業處。 

節一之助讀說明

兩種業處:直譯巴利文是「作業之地」或「工作之處」。這一詞用以代表禪修之法,是禪修者培育特別成就的工作處。在佛教裡有兩大類禪法:止禪與觀禪。在這兩者當中,觀禪是佛教特有的禪法;修此禪法的目的即是要親身體驗佛陀所發現及所教的真諦。在非佛教的宗派裡也有止禪。然而,在佛教裡教止禪的目的,是以修止禪所培育的定力,作為修觀禪的穩固基礎。這兩大類業處,都有各自的禪修方法及範圍;在這章裡將會解釋這點。

止與觀譯為「止」(音譯:奢摩他)是代表心的靜。這一詞的意義差不多與 samādhi(定,音譯:三摩地)相同,儘管它是源自不同的詞根,即意為「變得靜」的 sam。在專門用語上,「止」被定義為八定裡的「心一境性」,即經教法的四色禪及四無色禪裡的一境性心所。這些定被稱為止是因為心一境性平息了心的猶豫或驚慄。110  (註110 .《殊勝義註》巴、頁一四四;英、頁一九一。) 

譯為「觀」的 vipassanā(音譯:毗婆舍那)被解釋為「從各種不同的方面照見」。「觀」是直接照見諸究竟法的無常、苦、無我三相。這是導向揭開諸究竟法真實本性的慧心所的作用。

《阿毗達摩概要》這章裡對止觀禪的解釋是整部《清淨道論》的概要;想要更詳細地了解它們的讀者可參考《清淨道論》。

 

止之概要—基本分組

節二:業處

其中於止之概要,首先在止業處概要裡有七組:一、十遍;二、十不淨;三、十隨念;四、四無量;五、一想;六、一分別;及七、四無色。 

節二之助讀說明

在這七組裡一共有四十種業處;節六至節十二將會列出它們。

 

節三:性格

在性格(習行)之概要裡有六種:一、貪行者;二、行者;三、痴行者;四、信行者;五、知識行者(覺行者);六、散漫行者(尋行者)。 

節三之助讀說明

「性格」或「習行」是指個人的本性─通過個人的自然態度與行為而顯露出來的性格。由於過去所造的業不同,人們之間的性格也因此不同。諸論師說,性格是決定於產生結生心的業。

在這六種性格當中,貪行與信行組成相等的一對,因為這兩者都對目標有好感;只是前者的目標是惡,後者的目標是善。同樣地,行與知識行也組成相等的一對,因為以不善的方式厭離目標,知識則通過發現真實的過患而厭離目標。痴行與散漫行也組成相等的一對,因為痴行者由於膚淺而猶豫,散漫行者則由於常臆測而猶豫。對性格更詳細的解釋,見《清淨道論》第三章、段七四至一○二。  

節四 修習

心之修習有三個層次:遍作修習、近行修習與安止修習。 

節四之助讀說明  

「遍作修習」始於人們剛開始修禪的時候,直至鎮伏了五蓋及似相出現的時候。「近行修習」是鎮伏了五蓋及似相出現的時候。從似相出現直至種姓心的剎那,都是屬於近行修習的階段。緊接著種姓心之後生起的心被稱為安止;這即是安止修習的起點。安止修習發生在色界禪那或無色 界禪那的階段。

 

節五 禪相

當知有三種禪相:遍作相、取相與似相。 

節五之助讀說明

「遍作相」是在起始修行階段用以培育定的目標。「取相」是與肉眼所看到的目標一模一樣、出現在心中的影像。毫無瑕疵的心之影像是「似相」。似相被形容為「呈現為有如自取相中出來,而且是比它更為清淨一百倍或一千倍…,就有如從雲朵背後出來的圓月」(《清淨道論》第四章、段卅一)。亦見本章節十七。

 

四十種業處

節六 十遍    

如何?地遍、水遍、火遍、風遍、藍遍111、黃遍、紅遍、白遍、虛空遍與光明遍:這些是十遍。(註111 111. 譯按:巴利文 nīla 也可譯為青或褐。) 

節六之助讀說明

十遍:巴利文 kasina(遍)的意義是「全部」或「整體」。如此稱之是因為必須把其似相,擴大至十方無邊之處。

地遍等:修習地遍時,禪修者可準備一個直徑約三十公分的圓盤,把它填滿黎明色的泥,然後再把它的表面弄平。這即是地遍圓盤,即作為修習地遍的遍作相。禪修者可把該圓盤放在離他一公尺之處,張著眼凝視它,以及 觀察它為「地、地」。

若要修習水遍,禪修者可備一桶清水,然後觀察它為「水、水」。

若要修習火遍,禪修者可起一堆火,然後透過在一張皮或一塊布上剪出的圓洞凝視那火,以及觀察它為「火、火」。

修習風遍的禪修者可以專注於從窗口或牆壁的洞吹進來的風,觀察它為「風、風」。

若要修習色遍,禪修者可準備一個上述大小的圓盤,然後把它塗上藍、黃、紅或白色。過後再於心中默念它的顏色地專注於它。禪修者甚至可以選用某種色的花作為目標。

想要修習光明遍的禪修者,可以專注於月光,或不搖曳的燈光,或照在地上的光,或穿過牆縫照在另一道牆上的光線。

想要修習虛空遍的禪修者,可專注於一個直徑大約三十公分的圓洞,觀察它為「虛空、虛空」。

對於修習遍處的詳細解釋,請見《清淨道論》第四章與第五章。 

節七:不淨

腫脹、青瘀、膿爛、斷壞、食殘、散亂、斬砍離散、血塗、蟲聚、骸骨:這些是十種不淨。 

節七之助讀說明

十種不淨是死屍腐爛的不同階段。這些業處專為對治欲欲。見《清淨道論》第六章。  

節八 隨念

佛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戒隨念、捨(棄)隨念、天隨念、寂止隨念、死隨念、身至念、安般(入出息)念:這些是十種隨念。  

節八之助讀說明

佛隨念等:首三種隨念的修習方法是隨念佛、法、僧的功德。

戒隨念的修習方法是,具有正念地憶念自己清淨無染的戒行。捨(棄)隨念是具有正念地憶念佈施的功德。

天隨念的修習方法是具,有正念地如下憶念:「諸天神因為他們的信、戒、多聞、佈施及慧而得以投生至如此殊勝之地。而我也有這些品德。」於此業處,禪修者以自己的信等功德作為目標以培育正念,以及以諸天為證。

寂止隨念是觀察涅槃的素質。

死隨念是觀察自己肯定會死、死亡何時會來臨無法肯定,以及當死亡來臨時,人們必須捨棄一切。

身至念是觀察自己身體的頭髮、體毛、指甲、牙齒、皮膚、肉、腱、骨、骨髓等三十二不淨的部份。

安般念是專注於呼吸時,接觸到鼻孔邊緣或人中的入息與出息。 關於十隨念,詳見《清淨道論》第七章及第八章。 

節九 無量

也稱為四梵住的四無量是:慈、悲、喜與捨。 

節九之助讀說明    

四無量:這些法被稱為「無量」是因為(在禪修時)必須把它們遍佈至十方一切無量的眾生。它們也被稱為「梵住」,因為它們是梵天界諸梵天的心常安住之境。

慈:希望一切眾生幸福快樂。它有助於去除恨。

悲:看到他人遭受痛苦心生不忍。希望拔除他人痛苦及與殘酷相對。

喜:隨喜他人的成就與富裕。它是恭喜他人的態度及協助去除對他人成就的妒嫉與不滿。

捨:屬梵住的捨是沒有執著、沒有厭惡而平等地對待他人的心境。平等的態度是它主要的特相。它與偏愛及反感相對。

對於四梵住的詳細解釋,請見《清淨道論》第九章。 

節十 一想 是食厭想。 

節十之助讀說明

食厭想是省察食物可厭的一面而生起之想,例如省察尋食之苦,食用它、消化、排泄等時的不淨。詳見《清淨道論》第十一章、段一至廿六。 

節十一 一分別

一分別是四界分別觀。 

節十一之助讀說明  

四界分別觀是觀察身體只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組合而成。詳見《清淨道論》第十一章、節廿七至117。 

節十二:無色

四無色是空無邊處等。如是在止之義釋裡一共有四十種業處。 

節十二之助讀說明

  以下是四無色禪:一、空無邊處;二、識無邊處;三、無所有處;四、非想非非想處。詳見《清淨道論》第十章。 

節十三:適合之分析

關於性格,貪行者適合修十不淨及身至念,即三十二身分。

行者適合修四無量及四色遍。

痴行者與散漫行者適合修安般念。

信行者適合修佛隨念等六隨念。

知識行者適合修死隨念、寂止隨念、食厭想及四界分別觀。

其餘的業處適合一切性格。

於遍處,痴行者適合採用大的(圓盤);散漫行者適合採用小的(圓盤)。

於此,這是適合之分析。

—下期續修習之分析—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