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

要「放下」就要先捨自我,否則自我愈強,就愈不容易放下。愈無執著者,自我就會漸漸減少,當自我減少了,才是真正的放下。

放不下就擔起來

放不下是因為擔得不夠,擔得太輕。如果你擔不夠,不願意放下,只有繼續擔,擔到擔不動的時候,自然就會放下。譬如,今天讓你擔50公斤,你能做得到,要是讓你擔100公斤、200斤,恐怕走不了幾步,你就擔不動了,擔不動自然而然就放下。

人活在世間,到底在擔些什麼?世俗人要擔的有眷屬、父母、夫妻、子女等。為了讓家庭生活更好,求工作、房子、車子、然後再求社會地位、名譽、財勢。每個人自出世就一直在求。愈求愈多,包袱就愈來愈重,煩惱跟著也愈來愈多,不知如何是好。

「如來禪蓬」剛成立的時候,一位國中的註冊組長來參加禪修,在禪修期間考上了國中主任,去接受在職培訓。結束前一星期,因為部分理念與研習中心不同,內心漸感有壓力。於是,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來禪蓬,故意不繼續參加主任培訓,她認為當主任會束縳她的修行。她剛來的時候,我和她小參,看出她是放不下的心態,但為了一口氣,又不願屈就研習中心的要求,所以藉口生病而請假,以逃避心中的壓力。剛開始的時候,我先附和她的觀點,認同她的看法;等到結束前兩天,研習中心打電話來,要她回去參加考試,起先她仍是拒絕,不願意回去。到最後一天的緊要關頭,我轉變話鋒,用話點她,要她回去考試,不要為難研習中心。最後,她改變心意,回去參加考試,順利取得結業證書,現在已經在國中當上教務主任。

不久,她再度來參加禪修,當我講到「放不下,就直下承擔」時,我以她的故事為例,她才了悟地說:「當初師父要我回去參加考試,以便拿到結業證書,好當主任。我還以為師父勢利眼,還看重世俗。我好不容易經過內心掙扎,決定不參加考試,不拿結業證書,為的就是要放下。放下世俗,好專心修行,可是師父不但不讓我放下,反而叫我繼續在世俗法中追逐,當時心中覺得很納悶,可是一時也不好言說。現在聽了師父的開示,才明白原來師父的意思是“該承擔的時候還是要承擔”。原來師父早就穿透到我內心潛意識的放不下,所以教我放不下的時候,就趕快擔起來;然後在日常實修中去驗證佛法;在工作中,自自然然地,將佛法與禪修的益處闡揚出來,度更多人來修持善法,現在我終於明白“放不下,就直下承擔”的禪意了。」

眼、耳、鼻、舌、身的放下

有一次,佛陀的弟子代替佛陀去一個偏僻的地方說法;臨別時,弟子請教佛陀:「我出外傳播佛法,信徒中有許多女眾,眼見了,怕起心動念,犯了戒律,要如何是好呢?」

佛陀回答:「不要看就好!」真的那麼簡單嗎?不單是肉眼不要看,還包括心眼也不要看。

弟子又問:「不要看就好,很難!若碰到女眾跌入水中,必須要救,該怎麼辦?」

佛陀說:「不要摸就好!」佛陀所謂的「不要摸」,並不是不要用手去觸摸,而是不要用心去摸。凡夫往往是:手雖沒去摸,但卻透過心,透過眼睛出去摸!自己迷失了本心仍不自覺。

弟子又問佛陀:「當必須要用眼看,也要用手觸摸才能救她時,又該怎麼辦呢?」

佛陀回答:「保持覺知,保持警覺。」

佛陀的意思,是指每一個剎那,都要清清楚楚,了了分明,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雖然在看、在救,只要保持覺知,就不會起心動念;沒有起心動念,就不會有欲望,就不會犯戒。真正放下外緣,放下內心的罣礙,這樣才是真正的放下。

要放下,必須先敞開心胸,全然接受動靜一如的參禪打坐修行法門。

要放下,就要修無對立、無分別心。

這要如何修呢?

就是修「三法印」中的「諸法無我」。「諸法無我」相對的就是「諸法有我」。修行要拋掉自我,才能進入無我,進入無分別、無對立的心。放下之後,才能進入較深的禪定,定力愈深,愈能開悟,悟境愈大,愈能打開開闊的智慧,才能將本來就具足的般若智慧顯現出來。透過「禪」的修持,用參禪打坐的法門,經歷自己的實踐力行,才能明心見性,這才是參禪打坐的真正目的。

如來禪蓬有一隻狗,名叫「放下」

1994年禪七時,行禪到外雙溪的聖人瀑布;回程,有一隻癩皮狗跟著大眾回到禪蓬。這隻狗全身長滿膿瘡,全身毛都掉光光了,露出血水的皮膚,又髒又臭,噁心極了。大家見到牠,都退避三舍,不但不給東西吃,連門也不讓進,可是卻也趕不走它。每次行禪,總是跟著,甚至在隊伍的前面領路。回程,如有人走得比較慢,牠就在隊伍的後面等待,照顧落單的人,直到大家都安全回到禪蓬為止。

行禪的路上會穿過馬路,為了保護行者安全,牠會守在路口,對著飛馳而過的車子猛吠。如果汽車或機車因而減速,牠就搖搖尾巴,靜靜地站在路旁,默默看著行禪的隊伍通過。如果汽車或機車不減速,或面露不悅神色,牠就對著汽車狂吠!有時還會用自己的身體擋在車前,一副為了保護行者,不惜犧牲自己生命的架勢。我看了很感動,不忍心再趕牠走,就把牠送到動物醫院住院醫治,前後醫了45天,痊癒後才把牠接回來安住。此後,行禪時,牠一定在隊伍的最前面領眾帶路;看到「飛車」仍猛吠不已,儼然「大護法」的樣子。

有人認為這狗自不量力,難道不怕被車輾死?但在我看來,並非自不量力,而是牠心中這麼想:「若能以我的性命來照顧修行者,保護修行者,讓修行者能安心修行,我就心滿意足了!」狗兒連性命都能放下,豈不是全然的放下嗎?

每當行禪時,一旦「放下」在前頭吠叫,就有學員擔心「放下」的安全而大叫:「‘放下’過來!‘放下’過來!」,我就問他們:「是你放不下,還是‘放下’放不下?你有沒有好好照顧好你的腳步?照顧好你的心?你為何分心叫別人放下,自己卻放不下呢?」如來禪蓬的「放下」,都懂得放下生命,保護行者的性命,而我們修行的人呢?

啟動生命蛻變的機器

很多家長對自己的孩子很嚴格,都說:「我是要你好,才叫你這樣?」但是他們往往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去想像:「我認為你應該怎樣,你就要怎樣。」而從未試過站在孩子的立場去瞭解,孩子應該過什麼樣的生活才會真正有快樂和喜悅?很少有家長能做到這一點,都一直以自己的標準、自己過去走的路來要求孩子要如何如何,這樣一來,反而給孩子帶來很大的壓力。

試想,假定你的孩子跟你一樣,按照你安排的軌道繼續走,他會變得怎麼樣?從出生到現在,你喜悅的時間比煩惱的時間多的?請合掌!只有一位;從出生到現在,不靠外在因素就有喜悅的?請合掌!一個也沒有。

這就表示,我們的生命,從出生以來都處在煩惱、生氣、憤怒、痛苦的狀況比較多。如果連你自己都煩惱痛苦不堪,一點喜悅、快樂都沒有,還要小孩步上你的後塵,那不是硬要把他推落和你一模一樣的生命模式嗎?想想,我們哪有資格把自己的孩子往火坑裡推?自己走過的路都無法得到生命的喜悅,硬要小孩照我們的路走,他仍然和我們一樣,不會有喜悅的。假定對這個問題加以深入探討,我們就不會因為孩子不聽使喚而生氣。做父母的,應該發掘孩子的興趣和專長,幫助他把潛在能力開發出來。

─摘錄自禪門禪師示的《禪觀有情世界》

慧門禪師簡介:

慧門禪師(1942年出生)俗姓江,臺灣嘉義人,中興大學碩士。為臨濟宗第42代及曹洞宗第48代傳人。創辦佛教力行學院、佛教解脫道研修所,並創立百丈山力行禪寺、百丈山國際參禪中心-台北總部。

慧門禪師曾任中興大學副教授、台北醫學院客座教授、台東大學兼任副教授。除從事教育工作,還經營空運、貿易、建築、旅行社等業務。他也花了許多時間推廣社團活動,直到三十八歲那年,接觸了佛法;當時學佛只是興趣,並沒有出家的打算。

1991年4月15日生日那天,江永欽決定出家。他脫下西裝,換上灰色的僧袍,在佛光山剃度出家,告別塵世奢華,成為星雲法師的關門弟子,專攻禪修。

出家後,遍覽大藏經典,深研南傳北傳藏傳禪法,閉關專修漢傳參話頭禪法,修業一年半後,慧門法師回到台北,隔年初在外雙溪的半山腰租屋設立「如來禪篷」,每到寒暑假,與救國團搭配舉辦各級學校學生禪休營,包括國小、國中、高中職、大專、社會青年、教師,另與企業界人士禪七、假日青子禪修營等課程。

如來禪篷的禪七是需要勞動的,所以每次禪修都吸引許多參與者,歷年來參與過的慧門法師禪修活動人次逾七、八萬人。慧門禪師之前曾受花蓮慈蓮寺聖法老和尚邀請東遷,之後他在海岸山脈六百公尺半山腰,設立佛教力行學院。一年當中,他有五個月時間留在東部,另七個月應邀到各國演說。慧門法師的力行學院不但與花蓮教師會、花蓮地檢署等單位合作,除了幫助一般學生與社會人士,也對受刑人、假釋犯、戒毒者進行輔導,幫助他們瞭解正道,協助他們回歸正途,贏得世人肯定,是佛教界傳奇的出家禪師。

近年,慧門禪師經常席不暇暖,應邀到東南亞各國、美加、歐洲的德國、中國大陸各地教禪,或親自指導或講開示,演釋禪法,每年在花蓮百丈山安排連續七個禪七,親自帶領禪修,每年一月一日在花蓮百丈山舉行傳法子,隨禪師學禪的禪和子受益匪淺,桃李滿天下。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