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青年節情懷之佛教綠起性空生命觀

明光法師

前 言

一九八三年末學第一次出國即與從智、傳孝、體慧、悟元四位法師,前往韓國漢城參加韓國佛教青年大會,該次大會在東國大學舉行,會中末學發表「佛教與生命」乙文。2012年請鄭振煌教授英譯該文,印成小冊子,於參加韓國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大會中,與大家結緣。

1990年,悟明長老八十嵩壽,在台北市圓山護國臨濟禪寺舉辦祝壽法會,當時昊宙法師前來參加,因而認識明光法師,在他完成台灣佛教及中文的修學後返回韓國弘法利生,每年都會安排數天時間來台弘法並交流,有時也會帶領善信來參學,此次帶領五位比丘來台遊化交流,第五天圓滿日來到海明寺,由末學接待介紹,於中午用齋時交談,談起一九八三年在韓國的往事。

時值三廿九青年節前夕,韓國昊宙法師,率領六位比丘來訪,對末學而言,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臨去秋波,昊宙法師轉述同行一比丘所問:「生命是什麼」?末學驀然回應:「情與無情,同圓種智」,當下彼此相視而笑,盡在不言中…。

於是,末學溫故而知新,重新翻閲當年所寫的「佛教與生命」,進而引發了今日抒寫此「三廿九青年節情懷之佛教緣起性空觀」之因緣。

黃花崗起義又稱第三次廣州起義、辛亥廣州起義、三 · 二九廣州起義、黃花崗之役,是中國同盟會於1911年4月27日(宣統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廣東省廣州市發起的一場起義。

國父孫中山先生在《黃花崗烈士事略》序文中高度評價了黃花崗之役:「是役也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全國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怨憤所積如怒濤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載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則斯役之價值直可驚天地、泣鬼神與武昌革命之役並壽。」為紀念此次起義陽曆3月29日後來被中華民國政府定為青年節。

這些捨身取義,胸懷理想生命觀的革命烈士們,我們可以從林覺民與妻訣別書中,去理解他們當時想要擁抱的時代生命觀與幸福價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

此段文字令人為之動容,因為充分體現了「生,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也」,一位嚮往民主自由的生命觀,其「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如此磅薄的氣度風範與高尚心志,令人肅然起敬。從佛教的教義來思維,如此胸懷正義的莊嚴神聖具體行動呈現,正是「上報四重恩」的最佳寫照。

佛教四重恩父母恩眾生恩國土恩(國家恩)三寶恩(師長恩)。

 

古今中外各家人士對生命論述的觀點:

1. 中國儒家思想創始者孔子,在其「論語」著述中,用三個層次來表達對生命的看法。

(一)、吾道一以貫之。曾子銓釋夫子之道—「忠恕而已」。

(二)、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三)、 修身齊家冶國平天下。

宋代大儒張載曾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2. 莊子:「人生天地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也。」又「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都是在説明,人的生命,與晝夜交替般,即宇宙萬物生生不息的道理,將生死視為自然之道,實乃「不因物喜,不以己悲」順其自然本性,死生如一的生命觀,無為無欲,順其自然。

3. 老子道德經:「既知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意即萬物來自大地母親,終了仍是落葉歸根的道理。如同基督教聖經中所提到的,一切來自塵土,又歸塵土,同理可證。

4. 印度詩人泰戈爾曾謂:附和真理,生命會得到永生。

5.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人生最終的價值在於覺醒,以及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於生存。

6. 故總統蔣公中正名言: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

7. 愛因斯坦:生命意義,在於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憂他人之憂,樂他人之樂。

 

佛教緣起性空生命觀

所謂「緣起」,簡單來説,就是世界上一切人事物都是因緣和合所生起,沒有獨存性,亦無常住不變的定律。

所謂「性空」,意謂因緣和合所產生的假有,本性是空的。若是自性本體不空,則無法存在有,這就是真空妙有的簡單解釋。

佛教因果論,是建立在緣起性空的基礎上,而緣起性空具體的體驗法理,可以用「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來呈顯其中義理。換言之,宇宙生命森羅萬象的姿態模式,諸行乃是處於生生死死無常的狀態中而成為生滅的法理。我們亦可用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四句偈來思維此法理,猶如法華經方便品經文所述之理「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這都是同樣的道理。

天台宗乃根據龍樹大師中觀思想一脈相承而來,主要講述畢竟空的法理。中觀論共二十七品,第二十四觀四諦品曰:「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未嘗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

天台宗初袓北齊慧文大師,讀中論偈:「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即中道義。」由此而悟,創立天台宗三觀教學。 

第一句「因緣所生法」,為總相,是指所觀之境。意思是說,一切外境,包括人、時、地、物,皆因緣所生,獨因獨緣,或是無因無緣,諸法不生也。例如,任何事情的圓滿完成,皆須有意識種子的籌劃之因,與外助緣和合,如此才能圓成。

天台宗祖師認為,因緣和合,虛妄有生,因緣別離,虛妄名滅。緣生無性,當體即空,是故説無生。

 

若從本心來詮釋因緣所生法:

1. 自生:心生心,應有二心,不對境時,心應常住,否則非自生。意思是說若自生心, 不需對境, 理應常生。今對境生心,知非自生。

2. 他生: 由境生心,修行聖者對外境不生心,所以不是他生。意即若他生     者,離於內心而應得生,實則離心必不能生,故非他生。

3. 共生:本心與外境,各自生性,何需共生;各無生性,共亦不生。意謂若心與境各具生性,何需共生?倘此二者皆無生性,共亦不生。

無因,不因心,不因境,心境尚無,云何能生心?非從心生,不由境起,離於因緣,何心之有?

 

若從外境來解釋因緣所生法:

1. 若自生,從境生境,應有二境,心不緣時,境應常現,而實不現。

2. 若他生:心生境,境即屬心,何得名境。

3. 若共生:無因,則不應日中忽現明月。

自生他生尚不可得,況共生乎?

總括而言,單因不立,獨緣不成,砂石非飯種,常言道:無天然之釋迦,自然之彌勒—此即因緣所生法的中心思想。 

第二句「我說即是空」,此為真空觀。天台智顗大師在其著作《摩訶止觀》中,將龍樹菩薩的中論,歸納為「空假中」三諦,提出次第三觀,包括從假入空觀,從空出假觀,中道義第一觀,作為修行方法,而終歸於圓頓止觀。

了解諸法緣生,緣生無性,誠如蘇軾的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人必有死,物必有壞,外而山河大地,內而五蘊身心,凡舉目所見所聞,皆妄見所有,無不皆空,如夢中境,水中月,空花幻有。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萬物如夢幻泡影,萬法無常生滅,無不空寂。

修行者體解如是法法無所得的真實義,則可無動於衷,處處無罣礙,無顛倒恐怖,本來無一無,不必再以第六意識去思量分別。這就是,體達萬法,無不真空,即息妄念分別,謂之體真止真空觀。 

第三句「亦名為假名」,此為方便隨緣止,從空出假觀,又稱妙有觀。以無所得,而行方便事業,以無所住,而起隨緣利益眾生,雖然隨緣方便,而原無所有,不起妄念。雖空寂,而萬象森然,空而不空,無不具備,謂之妙有觀。

天台祖師寶靜大師曾開示大眾:「蓋佛法要捨己從人,損己和他,凡有利益,無不興從,但求於人有益,不妨方便隨緣,為國家努力,為民眾服務無往而不可。即士農工商,軍政各界,無不可以隨緣。」這段開示,是勉勵大家,終日做事,而心中一無所得,以非有而有的妙有觀,而作方便隨緣之事宜。不墮偏空,以幻作幻,以假治假,無自他彼此的分別相,亦無成敗得失的觀念。

如明鏡高懸,雖明照萬像,而鏡中了無痕跡,以「無所住而生其心」日理萬機,雖百事紛集,舟車勞頓,然內心安靜坦然,不慌不忙,此謂隨緣不變之妙有觀(假觀)。 

第四句「亦即中道義」,對於有無二邊,不起思量分別,即為息二邊分別止,非空非有,即真即俗,寂照不二,是名中道第一義諦觀。

如終日說法,無法可說,則不滯於有,而熾然說法,則不偏於空,如是乃至度盡眾生,卻無生可度;雖無事可辦,卻認真辦事,了知世間與出世,真俗不二;眾生與諸佛,凡聖不二;色身與世界,依正不二;真空與妙有不二。不二即中道,法法周徧含融。

天台湛然尊者:「一念無相曰空,無法不備曰假,不一不異曰中。」佛能平等不二,圓滿十方,具證中道第一義諦觀。不為三惑二死之所流轉,不為苦樂八風之所吹動,澈法底源,不生不滅,是法住法位,在日常生活中,了解一切法、一切作為,皆是即空、即假、即中,破我見,積極利益眾生,進而做一事了一事,不留痕跡於心中,空有不住。永明大師,曾表示每日要承擔一百零八件事務,然永明大師卻能從容應對,一心不亂。

佛教緣起性空論述生命法義,呈顯在人生生命循環現象,正是「因果不昧」法理,我們修習佛法,可以說由消極(空觀)轉積極(假觀),進而提昇至中道實相。這樣的進程,可以說已將古今中外各家對生命論述的觀點,做一完整的融會貫通,而匯集成獨一無二的圓滿智慧之道。生本無生,因緣而來,死本無死,因緣而去,由生滅中,覺悟自心不生不滅的本體,可以修證到究竟,證常住真如的佛果。

凡夫背覺合塵、諸佛背塵合覺,佛以先知覺後知,自覺覺他,對佛教緣起性空的生命觀信解行證,自覺是上求佛道,覺他是下化眾生,而天台教學緣起性空生命觀的空假中三觀,具體身履實踐的方法即是:佛道無上誓願成:法門無量誓願學:煩惱無盡誓願斷:眾生無邊誓願度。

 

緣起性空,空生大悲

鹿野苑在印度波羅奈國,一個古代帝王養鹿的地方。傳說釋迦牟尼佛在因地發菩提心修菩薩道的時候,為度脫野鹿的痛苦,化現一個五百隻鹿群中的大王,叫善鹿王。由提婆達多前生的惡鹿王,所帶領的另外一群野鹿,也有五百隻。這兩群山鹿共一千隻。

當時那波羅奈國的國王,名字叫梵摩達。有一天,這位國王帶了很多隨從到山中去狩獵,將整座鹿群們居住的山林圍起來,準備大肆捕殺鹿群以滿足口腹之慾。釋迦善鹿王與提婆達多惡鹿王,兩群一千隻的鹿正在這坐山裡生活飲水吃草。

在此岌岌可危的生死關頭,兩頭鹿王決議去向梵摩達大王請願,二鹿對大王說:「如果您今天把全山的鹿全捕殺了,將會造成山鹿絕跡,今後您要品嚐鮮美鹿肉就不可能了。建議由我們二群山鹿,每天進貢一隻美鹿,這樣大王每日皆能吃到新鮮鹿肉的美味。豈不是一舉兩得?」梵摩達國王答應了這一要求,此後釋迦善鹿王與提婆達多惡鹿王,輪流天天把一隻活山鹿,進貢給國王當盤中飧。

經過一段時間,碰巧提婆達多這群山鹿中有一隻母鹿,腹裡懷有小鹿。這天正好輪到這隻母鹿去進貢,母鹿惶恐萬分,心想若是自己今天去進貢,可是肚裡的小鹿過幾天就要出世了,該怎麼辦呢?傷心欲絕的母鹿,勇敢地向鹿王(提婆達多前生)要求先派別的山鹿去進貢,等小鹿生下來,自己再前去進貢。不料提婆達多惡鹿王大聲回絕母鹿:「你想過幾天再去,那麼有誰願意先去送死呢?」

母鹿轉而向善鹿王提出請求,善鹿王思量許久,到底叫哪一隻山鹿先代母鹿送死呢?最後善鹿王毅然決定由自己去替代母鹿進貢。

隔天清晨,善鹿王平靜地走到大王的御廚裡,請他們為牠開刀,獻身進貢大王。廚師們一看,是鹿王親自前來進貢,大家都感到驚奇立刻去報告梵摩達大王。大王就問將鹿王請到宮中問善鹿王:「難道你們這龐大鹿群全都吃光了嗎?」善鹿王回答:「沒有,不但沒有減少,而且還增多了。」大王說:「山鹿既是增多,為什麼今天要你親來送死呢?」善鹿王就把母鹿孕子為保全鹿寶寶等如實稟明國王。

大王聽善鹿王說明原由後, 深受感動,頓時感到非常慚愧,當下就對這位大慈大悲,捨身救度眾生的善鹿王說:「你是鹿都能有這種慈悲喜捨的情懷,為救護眾生,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難捨能捨。更何況是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 於是波羅奈國的梵摩達大王立即下令,今後全國官吏百姓民眾等皆不再捕食眾生肉。

生命誠可貴,然為國家民族大義可捨身,如黃花崗革命青年烈士們,為眾生救護可捨身,如佛陀過去生捨身進貢國王。如是緣起性空,空生大悲,此即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難捨能捨的最好例證。

佛法為人生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自利利人、身心安樂之法,祈願大眾同皈依三寶,體認隨緣不變、不變隨緣之緣起性空之理,有情與無情,同圓種智,同證無上菩提。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