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財童子五十三參(4)

第二十一回 拜不動優婆夷

善財想到大光王的臣民,如此和睦相處,事事無爭,真乃轉輪聖王應世!這時他的身心,已達到平等性智的境界,煩惱涅槃,在他心中都無染著。如此安穩步行,來到安住城。

人們告訴善財說不動優婆夷還是童女,在家受父母守護,只與親眷演說妙法,不得相見外人。善財以求善知識者勿生疲懈,見善知識者勿生厭足的精進勇猛心,來到不動童女的住宅。

善財看那高大華麗的住宅,有些派頭,不比一般貧民寒酸住房。這樣豪門閨秀的不動童女,恐難見到。又加旁人冷嘲熱諷的話:不動想見你那個窮光蛋!覺得有些面 愧。看一看自己的衣服,拂一拂身上的塵土,還是大膽跨進門去。門上並無阻擋,善財嗅到清香,感到身心清淨,不生邪念。再看兩旁,有四季不凋之花,八節常青 之草。善財尋幽直入,正中堂門前立著一位淑女,落落大方,身材窈窕,眼如秋水,鼻如截筒,眉如柳葉,手執如意,腳踏蓮花。使人看之不厭、戀戀不捨。

善財想:「這一定是不動優婆夷童女吧?」

善財上前施禮,那女道:「你是來找不動童女的吧?她在後面。」

善財想往堂後走,那女說:「沒有老夫人允許,任何人不能進去。」

善財被攔住了,怎麼辦呢?於是向那女童說明來由。女童說:「你在這裡等著,待我替你稟報。」

女童出來,帶善財入內。內廳寬廣,不動童女坐於中堂,與眾人開示妙法。善財站在人後聽講妙法。不動口如懸河,滔滔不絕,講緣起性空的,妙理,講人生解脫的道路。

不動女說:「我於定境中,看到有一國王名電授,王有獨女就是我。在夜深人靜之時,於樓上仰觀星宿,忽虛空中大放光明,風離垢佛立於光中,天龍八部眾所圍繞。佛身長大無見頂相,佛身放光,光中香氣盈庭。我聞是香,身體柔軟,心生歡喜,即使向佛頂禮,佛即為我宣說妙法。我聞是法,便得神通自在,無量三昧,大開智慧,得大辯才。能為眾生宣說大法。這不是過去,就是現在。這不是夢境,而是定境。這是修習禪定,在定境中現同,因此我得受益。我身清淨,我心清淨,不為世間一切所動。不為情愛所動,不為名利所動,不為勢力所動,不為魔境所動,我能宣說大乘妙法,勸眾生發菩提心。大家稱讚我,我也不為所動。」

善財聽到這裡,心生歡喜,上前施禮道:「仁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不知如何行菩薩行,願仁者指教於我。」

不動童女即說:守護清淨戒,修行廣大忍。精進不退轉,光明照世間。

善財聞後心生歡喜。但還不全理解問:「仁者,能為我開示此妙理?」

不動女道:「我雖年幼,但我知道第一是持戒,戒就是規範,也就是世間上的法律,它規範了我們的行動,才能很好修定。修定是在廣大事物中都能生定,所謂珞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你的心境專一,心境不二就是定。有了定才能生出智慧,你的事業才有成就。」

在坐聽講的一個童女站起來,走到不動前施禮說道:「能否舉一個例子呢?」

不動女道:「一個行路的人,他必須在這條路上走,既不走錯路,也不出路徑,這就是戒。一心走這一條路,不作其它想,這就是定。走路當中,對這條路就熟悉,就能到要到的地方,這就是慧,慧能到達目的。」

童女聞言,皆大歡喜,回到座中。

善財想試一試不動童女的功夫多深?運用鳥語妙音,而唱恩愛難捨之詞。眾皆嘩然指責,不動童女正坐不動。

在此嘩鬧之際,善財一聲獅吼,聲震華堂,諸莊嚴具皆顫抖,滿堂聽眾驚恐欲逃。不動童女於寶座上端莊正坐,亦不為所動。

善財欽佩地嘆道:「真善知識者也!」

善財問道:「如何淨化人間,造福人間?」

不動女道:「我只修習這不動三昧,你要求的,請再往南行,在無量都薩羅城,有個叫遍行的外道,他可以告訴你。」

善財對這個還由父母守護的童女,有如此的智慧,如此的行持功能,讚嘆不已。便辭別不動女,又往南行。

第二十二回   拜遍行外道

善財來到都薩羅城,四處尋找遍行外道的住址,竟無一人知道。善財疑惑不動優婆夷沒有說實話。但想到文殊師利童子的教導和善知識著所有教誨,應皆隨順。

於善知識善巧方便,勿見過失,又繼續尋找。

善財沒有找到遍行外道,幾天過去了還是沒有尋到。而善財,沒有後悔,還是繼續尋找。

一天夜裡,善財因找不到遍行,沒找房子寄宿,就在城牆邊住下。

時至半夜,善財看到東方善德山中,忽然一道金光閃閃,滿山透明如太陽升起,經久不息。善財想,那一定是遍行的住處吧。

第二天一早,善財走入善德山中,荒無人煙。善財訪善知識著心切,徑往深山走去。

在一個平坦的山頂上,見一披頭散髮的老者,慢步徑行,步伐穩重,身有瑞氣祥光。

善財想:這一定是遍行,便追上前去,施禮道:「我名善財,已發菩提心,由福城到此參拜善知識,求以教誨。」

遍行問道:「是誰叫你來的?」

善財道:「是不動優婆夷告訴我,你能教誨造福人間,利樂有情之事,故前來參拜。」

遍行道:「這丫頭又生事了!」遍行停了一陣道:「我名遍行,因為我身居此山,游化十方國土,隨緣變化利益眾生,別人給我遍行之名。」

善財道:「願大德教我以種種方便,利益有情。」

遍行道:「我已成就普觀世間三昧神通力,能隨機變化。你應該以什麼身相能化度,我就以什麼身相來化度你。哪怕是乾達婆,阿修羅等我都變化。」

善財道:「對不同人的特性,你是怎麼化度的呢?」

遍行道:「若是好色之徒,我就是美若天仙的少女。待他追求我,我就死了,身軀腐爛成膿血,使他們遠離美色。若是貪而無厭的守財奴,我是百萬富翁。他們貪求財寶,使他感到貪財可恥。若用手段來謀害,就會遭到應得的懲罰。若貪求虛名虛利,我使他身敗名裂,後悔莫及。

善財問:「你有具體的化度事例嗎?」

遍行說:「東村有個忤逆公婆打罵鄰居的悍婦,我化為凶惡的夜叉,使她在閻羅王面前受審,鬼卒刀下受刑。她悔悟了,變成孝順父母,睦益鄰居的好媳婦。」

正說話間,樹上兩隻鴉雀爭鬥,扭打一起,啄得死去活來。遍行將身一擺,化成一隻雄鷹,飛上樹去,兩隻鴉雀都嚇飛了,遍行又回原地,說道:「我用各種善巧方 便,教化作惡眾生。凡我經過的世界,老安少懷,睦鄰親友。誰都不知道我住在哪裡,也不知道我是什麼人。有時見我披頭散髮,都稱我為外道。」

遍行說到這裡,歇了口氣,指著南方道:「那邊是廣大國,有個名優婆羅華的鬻(yu)香長者,他會指導你造福人間,利樂有情的辦法。你去吧!」

善財頂禮辭別而去。

第二十三回   拜鬻香長者

善財經過善知識教誨,不顧生命安危,不貪財寶,不戀眷屬,不重王位,不圖名利。一心只注重身心清淨,參訪善知識者。一意只求造福人間利樂有情的事。不怕千山萬水,路途坎坷,只要有善知識者就去拜訪,又來到了廣大國。

廣大國,並非國土廣大,而是國內一切物品皆香。泥土香、樹木香、飲食香、用具香,簡直是香的世界。

鬻香長者,人人皆知。因為他是有名的香師,是國中香的始祖,是香的來源,是香的創造者,國王也敬重他。所以他享譽全國,無一不知。

善財進入鬻香長者住宅,香氣入鼻,不但鼻根清淨,而且眼根明利,耳根聰慧,身根柔軟,意根寂靜,無有雜念,享受到不可言喻的快樂。

善財進入廳堂,見鬻香長者坐在眾香寶庫之上。廳內陳設各種制香器具。爐、灶、釜、臼、刀、鋸、斧、劈樣樣俱全。還有一些器具善財從未見過,也是制香之具。這個廳堂,像造香的廠房似的。

善財對鬻香長者施禮道:「聖者,我已發菩提心,造福人間,利樂有情。前來參拜聖者,望慈悲教誨。」

長者說道:「善男子,你不遠千里,來到我處。我只知道製作香劑,因為我知道一切香原料的出處,製作香劑的方法,各種香的用途性能。」

善財道:「我願樂聞,求聖者開示。」

長者道:「人間有香,名曰象藏,若燒一柱,香雲彌覆王都,七日中雨細香雨。若人嗅著,身心歡喜,除卻病苦,離諸憂怖,不生嗔恨煩惱。

摩羅耶山出旃檀香,名曰牛頭,若臼之涂身,諸魔病苦不能侵害。

阿那婆達多池邊,出沉水香,名蓮花藏。若燒一柱,眾生聞著,能消除一切罪障,戒品清淨,增長善根。

雪山有香,名阿盧那。若有眾生嗅著,遠離一切紮染,獲得三業清淨。 海中有香,名無能勝,若以涂鼓、鑼、螺貝,其音發出,震懾敵軍。

不但如此,還有羅剎界中有香名海藏,夜摩天有香名淨藏,兜率天有香名先陀婆。如是乃至他化天有香名奪意,若燒一柱,七日之中雨莊嚴具。

還有草根、樹皮、樹葉等,我都能根據性能,制出各種燒香、涂香、飲料香、用具香。使一切眾生嗅著、見著、無不香氣沾身,身心安穩,無諸病苦。

天若下雨,以香焚,則下香雨,香雨入土,泥土俱香,則五穀豐登。

天若布霧,我焚香熏霧,香霧遍入法界,眾生嗅得,莫不歡心愉快。

善財靜聽長者開示,耳朵聽香,心裡想香,進入香藏法界。六根香,六識香,整個五蘊身軀,都充滿香的感受。香、使他其心清淨,其身安穩。香竟有如此偉大的功能!善財閉目靜心,享受香樂,不知其外還有景物?忽然一個「買香「的聲音,善財清醒過來。原來一個女孩前來買香。長者給香後,她道:「眾人求買香,有錢無 錢長者都售給。」

長者說:「我只知道用香莊嚴國土,淨化世界。你要造福人間,請再往南行,那裡有樓閣城。城中有個婆施羅船師,他很有德行,會告訴你的。」

善財有所領悟,離開香的世界,再往南行去。

第二十四回 拜婆施羅船師

善財離開廣大香國,余香縷縷,盤旋鼻根,久久不散,盈盈香氣,感其意識清新樂滋滋的,往樓閣城前進。然而,道路有高有低,有寬有窄,有曲有直,有險有夷。 想到參訪善知識者,尋求淨化世間,造福人間的成佛道路,也有高、低、寬、窄、曲、直、險、夷的不同遭遇。不經過這些,是不能夠達到造福人間,更談不上成佛了。

善財詢問樓閣城,根據眾人指引的方向,沒找到樓閣城。雖走到城下,還是沒有看見樓閣城。問一個老者才知道船隻眾多,聚會一處,船篷桅桿林立,儼然一座樓閣城市,故稱之為「樓閣城」。

此城為海行必經之處,並在此處交流眾寶,互通信息,故稱之為樓閣城。 善財在這集船眾多的海邊,看見一大群人聚集一處。

善財往人群走去,見人群圍著一個青年人,對大家講說如海規則,入海要領。講得津津有味,眾人樂聞讚嘆。

善財拉著一位聽眾問道:「這講話的是什麼人?

那人答道:「他是我們尊敬的婆施羅船師。」

善財聽說是婆施羅船師,走到船師身邊,恭恭敬敬的施禮道:「聖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前來參拜聖者,願慈悲教我。」

船師歡喜地答道:「你來得正好!我正準備航海起行,缺一個助手。我看你有志氣,有魄力,經得起大風大浪。」

善財見船師毫不猶豫,收為行船助手,好不高興,答道:「蒙聖者不棄,感謝之極。

船師對眾人說:「航海第一要有勇氣;第二要知水性;第三要知方向;第四要知氣候;第五要知星宿方位,最後還應該知道眾寶所在地,就是要知道目的地的情況。」

船師又說:「大海能容納百川,包羅萬象,有洶涌的波濤,狂暴的颶風,巨大的鯨魚。還有暗礁,十分可怕。」

海裡有無盡寶藏,一切珍珠、瑪瑙、珊瑚、摩尼寶,都出在海內。要有巨大的勇氣,堅強的毅力,站狂風,破巨浪,才能取得寶歸。

若不知珍寶所在,不知路徑,不知船道暗礁,不知星宿方位,不知氣候變化,不知水的深淺,不知水性鹹淡。不知巨鯨出沒時辰和游動方向,就達不到目的地。

駕船的人,要有海洋的心胸,不為巨浪嚇倒,不因暗礁巨鯨而畏退,朝著星宿指引的方向,計算行程,就能到那無窮無盡寶藏的島嶼,取回數不清的珍寶。

善財上了船,船師把好舵,向太陽升起的方向馳去。中午順風偏西,晚上背向北斗,側風向南。

經若干日夜,受過數次暴風襲擊,戰過幾群巨鯨擺浪,最後到達海岸。

船師指著岸上一座城,對善財說:「那裡是可樂城,你去參拜無上勝長者,他會指引你造福人間的大行。」

善財在穿上與婆施羅船師行程數日,經婆師羅的教誨,不但懂得,而且經歷了修行道路,也就是乘船的道路,從煩惱之深淵,在苦海航行,最後到達菩提彼岸,全靠船師掌航。船師就是惠燈,沒有智慧照明,盲修瞎煉是難成佛的!

第二十五回   拜無上勝長者

善財從煩惱之深淵出發,經苦海千錘百煉,經過數日才登可樂彼岸。

登上彼岸,煩惱頓息,身心輕安,如浣春陽。 善財不須問路,只憑輕安感覺方向走去,不數日,來到可樂城。

可樂真樂,沒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只有和樂謙讓,互相恭敬。善財在街上行走,所見一切,與平常大不相同。凡是攤販售貨,只願少收錢,不願多賺錢。買東西的都願多付錢走開,不要找補。茶館酒店,路旁涼亭,都是互相讓座,不見爭座。

善財走到一家茶館門口,館內賓客滿坐,無有虛席。店小二看見卻出門招呼:「客官,請進!」

善財以禮相還道:「已座無虛席,算了吧!」

館內賓客都紛紛起立謙讓。善財不知如何是好?不敢進去。店小二急忙搬來一條凳子放在一位老者旁邊道:「客官,請坐吧。「這老者卻站起身讓善財坐,自己搬來凳子坐。善財也不好意思坐。老者拉著善財手膀,請善財坐在座位上說:「客官遠來,行路辛苦,我等理應讓坐。」

店小二送上茶來,善財,摸出一枚銀幣付了。小二卻一枚不收。老者說:「客人遠來,清查接駕本不恭敬,何敢收高價錢?」將銀幣塞入善財袋內。

善財眺望街上,看見一老一少,二人爭吵不休。善財感到奇怪的是這麼謙讓有禮的地方還是有爭吵嚷架的。於是走出茶館,去聽二人吵些什麼。那二人直往城東無憂林走去。

善財到無憂林,見那二人尋到無上勝長者,互道經過,請長者評理。

老者道:「買物付錢是正理,我買他一個線,付他兩枚錢,他竟敢不收!」

少年說:「尊敬老人是應該的。我一個線只值一枚錢,理應敬奉。他卻硬要給兩枚,真豈有此理!」

無上勝長者說:「爭吵不應該,更是無理,各自去做個人的事,不要再為謙讓爭執。」

一老一少去後,又來一男一女。男的背個娃娃向無上勝長者施禮道:「扶老攜幼是青年男人的美德,她偏不要我背娃娃去請醫生看病。」

女人卻說:「男人幹重活那麼忙,帶娃娃是我們女人的事,生了病應該由我去請醫生看。」

又來兩個商人,一個說:「你不是賣整裝,我買當然給零賣價。」另一個說:「不是買去用,是買去賣,你應該只付整裝價,你還要賺幾個吃飯錢!」

善財看得真實,聽得清楚,上前向無上勝長者施禮道:「聖者,我乃善財,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前來參拜善知識,願慈悲教誨。」

長者還禮道:「你一定走了很遠的路,拜訪了很多善知識者吧?」

善財道:「我受文殊師利的教導,出來採訪善知識者。經歷了一年多,參拜了二十幾個善知識者,還沒有看見這樣謙讓的人們,為什麼有這樣好的世間高尚風格?祈望教誨。」

長者道:「善男子,我已成就一切菩薩行門。能知人的心理,針對其心施各種教化。我在一切村落、城市、勸一切人學習各種技藝來作世間種種利益。為世間造福。使人們不起冤嗔、妒嫉、和平親善,互為利益。」

長者稍停一會,又繼續說道:「行菩薩行,不能理解眾生的心理,不與眾生心一致,怎能教化眾生呢?人之相知,貴相知心啊!」

善財就在這無憂林中,與無上勝長者談了很多問題,懂得知人心理活動的知識不少。

最後對善財說:「你還年輕,要學習的東西還多,南方輸羅國迦陵迦林城中,有個比丘尼,名師子頻申,她可以幫助你成菩薩行的大事。」

第二十六回   拜師子頻申比丘尼

善財拜辭無上勝長者,離開可樂城。那和樂無爭的氣氛,在善財頭腦中盤旋。一意思念心理的作用,心與心相應是不可抗拒的力量。心心不相應,就是同床異夢,一事無成。行菩薩道,貴在知心也。

善財想著想著,來到輸羅國,詢問到迦陵迦林城的輸羅國王。

輸羅國王,號勝光,篤信佛教。尊重師子頻申比丘尼,布施園地,為講經說法之用,取名日光圓。善財問明白後,直往日光園走去。此時師子頻申比丘尼正與大眾講經說法。善財不難尋找,隨著大眾來到園中。

入得園林,此園廣大不比一般。林木蔥茂奇花異境,售啼鳥鳴,引人入勝。單是那大可合圍的樹,就把善財弄得眼花繚亂。一大樹枝如樓閣;一大樹葉如傘蓋;一大樹開各色妙花;一大樹結各種碩果;一大樹遍覆天衣,衣色各異;一大樹散出美妙音,聲音悅耳;一大樹散髮妙香;一大樹覆莊嚴具。

各大樹間,行列整齊。樹下各敷獅子寶座,座上各坐師子頻申比丘尼。比丘尼下圍滿各種眾生。有的圍滿人群,有的圍滿畜群,有的圍滿天人群,有的圍滿人不人獸不獸的怪物。

各樹行間又有假山清池,奇花異草道路百千,平台點綴,美好之至。

善財一看,可難著了。這麼多大樹,樹下那麼多寶座,各寶座上都坐有比丘尼。

善財愣住了,究竟哪一個是師子頻申比丘尼呢?

善財經過一年多參學,二十幾個善知識的教誨,有判斷力,便向著一株人圍得最多的大樹走去。對座上坐定的比丘尼頂禮後,右繞數匝,合掌道:「聖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而不知如何是菩薩行,望慈悲教我。」

所有座上比丘尼異口同聲紛紛說話。

比丘尼道:「善男子,我一音聲遍十方界,一身遍十方界,我坐在這裡,人看見我是人,畜生看見我是畜生,天人見我是天人,菩薩見我是菩薩。我說的話,人聽是人語,鳥聽是鳥語,天人聽是天人語,畜生聽是畜生語。」

善財聽來,各個寶座上師子頻申比丘尼說的話,都一口同音。而其人、畜、等各類眾生也默然聆聽。善財頓感奇怪,這是一個比丘尼,還是眾多比丘尼?疑而不解。 善財具有宿慧,又經二十多個善知識的教誨,由頻申二字證悟到萬法一心。就是一心遍法界,一法遍法界的道理,從而證入師子頻申三昧。

善財歡喜,右繞寶座數匝,各個寶座下的人畜等都一齊右繞數匝。善財頂禮,各寶座人畜都還禮。善財道:「聖者,此名何法門?」

比丘尼答:「善男子,我得此成就一切智解脫門。此智光明於一念中,普照三世一切諸佛,得生一切三昧王,化現一切身、一切音、一切境界,而入頻申三昧。但這還不能淨化人間。你要造福人 間,再往南行,到險難國的寶莊嚴城中有個女人,名婆須密多,你去參拜她,她會指點你的。」

善財又頂禮繞無數匝,辭別師子頻申比丘尼往南行走。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