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緣法談錄(11)

談世界末日

新冠病毒,蔓延全球。近日見聞,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老衲來美近半世紀,尚未經歷如此恐慌的現象。事實上,新大陸地大物博,尤其是加州這片福地,生活所需,物資受用,應有盡有。然而最近竟然在各地超級市場,好市多大賣場,到處排長龍,爭先恐後搶購食物及其他日用品。不禁令人有著「世界末日」來臨之感。

佛教沒有世界末日的論調,但佛法根本教義:諸行無常。有情無盡地在生老病死的輪迴,器界在成住壞空的遷移中。星球無量,十方世界多如恆河沙,不只是地球而已。有情生命,生生不已,在業緣未盡之前,此界滅壞時,生命相續,轉寄他方。為佛弟子,不必為世界末日而惶惑不安,應為自身三業行為的善惡、染淨,起心動念,保持警覺,正念無常,為未來福智資糧而努力!

如何遠離病魔

所謂幸福人生,主要條件:財庫盈溢,地位崇高,眷屬美滿及健康長壽。此中,健康尤為重要。若人體弱多病,惡疾纏身,即使擁有一切幸福資源,也無緣受用。

病從何起?我人色身,藉地水火風四大而成,一大不調,則有百病生,可見四大不調,問題何等嚴重!如何令四大調和?需要醫學常識和自我內省的覺照力。日常生活,注意個人衛生,環境清潔,飲食均衡,睡眠適量,定時運動。這是健康的要件。

佛說有情生命的存續,其要素是色受想行識五蘊。健全的身心,需色心調適,身安心安,必能遠離病魔的侵襲。佛為大醫王,佛法令人降伏煩惱,消除業障,離苦得樂。為佛弟子的日課:以念誦懺願增長信心,聞思正法開發智慧;福慧雙修,則百病不侵,解脫自在!

欲樂與法喜

人人厭棄苦迫,欣求福樂。然何謂福樂?人言言殊。依佛法說,有欲界的五欲樂,上二界的定樂,以及超出三界的解脫樂。在此略分二類:一者世俗的感官享受,涵蓋眾所追求的財富、功名、眷屬等福樂。二者法喜:由靜坐參禪,離五欲,棄五蓋而有的超塵脫俗輕安樂。或依念佛、禮懺、誦經、聞思法義而獲得的喜樂。

現代社會生活,各項的娛樂琳瑯滿目,過年過節不談,其他如家庭聚會、同學會、慶生會等,五花八門的社交應酬,世俗的五欲樂太豐富了。

相對地,佛教道場及其相關社團,為迎合世俗的需求,除傳統的慶典法會,定期佛學講座外,主持一方的大德們,各顯神通,大開方便門,推出適應時代,趣味性、娛樂性的弘法活動。為顯揚聖教,普濟群生,應機的方便是必要的。然於契理方面,相應多少?參與的群眾是否領受到真法喜呢?

遠離顛倒夢想

般若心經云:「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涅槃解脫是我們修學佛法的共同目標,何謂涅槃?通常解說,清涼、安樂、自在。由修行聖道,而令貪瞋癡煩惱永滅,當下證得的解脫境界。這裡用「心無罣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來形容。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事事罣礙,時時憂惱。何以故?放不下,提不起呀!然而,放下自在,談何容易!

世間塵勞如河沙,明知是不可能事事如意的,還是無法看破放下,而自甘作煩惱的奴隸。根源性的苦因,乃是眾生與生俱來的無明在作祟。如十二因緣,無明緣行,一連串的生命歷程,其結局是「憂悲惱苦,純大苦聚集。」,眾生的宿命如此。奈何?幸有佛法在。修學般若,對治無明;明來暗謝,般若生故無明即滅;遠離顛倒夢想,憂悲惱苦,純大苦聚滅也。

業相現前

佛教徒祈願:臨命終時,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往生佛國。是否能願呢?世間並非心想事成,當檢視其善根福德因緣,有沒有成就淨業而作決定。

人生如夢,往事如煙,過去已幻滅,自性了不可得。但活在無明中的眾生,大夢未醒之前,夢當下是真,往事並不如煙。惡夢連連,往事還是困擾你現在的生活。這是業力不滅,潛能尚未消失的原理。

人的一生,最怕的是遭逢厄運,尤其是臨命終時,生前所造惡業,如電影般地映現眼前。如何解運?如何面對業相現前?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惟有把握今天,及時行善,遠離惡因,才是問題根本解決之道。念佛、念法、念僧,在三寶光明普照下,正念分明,正見具足,梵行高遠,保證前途光明,幸福圓滿!

愛生則苦生之一

愛是什麼?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愛即是喜樂、幸福、美滿的代名詞。水火無情,人間有愛,世間有誰會嫌棄愛呢?但佛法的解脫觀,認為愛與無明,同是生死根本;愛生則苦生,愛盡者得涅槃。或問:佛法處處講慈悲,慈悲不就是愛嗎?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但世間法不即是佛法。愛與慈悲的異同,牽涉及佛法與世間法的核心問題,自非短篇文字所能解說清楚。今有好聞思者來寺法談,在此就長話短說吧!

佛法要義十二緣起支,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純大苦聚集。歸納起來不出惑業苦的三雜染:起惑、造業、受苦。所謂無明、愛、取三煩惱,同為生死苦之因;無明是過去因,愛取為現在因。無明與貪愛,二者相依不離;以無明為父,貪愛為母,乃有苦命兒出現世間。

愛生則苦生之二

原始佛教聖典雜阿含經說:「於無始生死,無明所蓋,愛結所繫,長夜輪迴,不知苦本之際。」愛與無明二者,乃是造成有情苦聚的癥結所在,故言愛生則苦生。

在此,且擱置生死大事不談,就以現實的人際關係來說吧,父母對子女的恩愛,指望子女成龍成鳳,難免愛之深責之切;夫妻結合,男女朋友相處,彼此要求完美,而互相指責。因愛而生怨,積怨而生恨,雙方不能保持理智,必然帶來無邊的痛苦。而且愛恨同源,所欲不遂,愛的不如預期,也就因愛而生苦惱了。在未跳出輪迴前有情的愛,剪不斷,理還亂;而其恨也是綿綿不盡的。

懺悔偈云: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或分煩惱為:見、愛、慢、無明。愛即涵蓋貪與瞋,無明就是愚痴。眾生心有知、情、意,奈因無明故,滋生見、愛、慢的煩惱,世間的紛諍,永無寧日也。

愛生則苦生之三

菩薩普度眾生,難道不是出發於對眾生無盡的愛嗎?不也。菩薩譯云覺有情,由自覺而覺他,願令所有迷情,同登覺岸。當知菩薩的慈悲,與凡情之愛,本質不同;世俗所謂博愛、大愛、兼愛等,都不合無緣慈、同體悲的定義。何以故?未見空無我理,其所作所為,四相不空,三輪處處著故。

何謂愛見大悲?愛念眾生的悲情,未經理智的淨化;熱情有餘,善巧不足,慈悲成禍害;願做菩薩,結果失敗。菩提大道,既長遠又崎嶇,非先修空的勝解,層層深入,以成就性空慧不可。「依智興悲,悲以智導」,悲智雙運乃能完成悲智不二的大菩提。

有情的愛恨情仇,乃由可意不可意之觸,引生苦樂憂喜之受而來。基於無明相應觸故─知、情、意的錯亂,愈演愈烈,由迷入迷,迷途難返。若不能以智化情,肯定走不出惑業苦的迷宮,永劫輪迴,解脫無期也。

宗派的見諍

根本佛法原是一味的,沒有思想宗派的分歧。佛弟子見和同解,志同道合,為斷惑證真,了脫生死;勤修戒定慧,熄滅貪瞋癡。同時,負起如來正法久住的神聖使命,心無旁鶩地為淨己化他,自度度人,精進不懈!

然而從佛教的現象考察,流傳中的世界佛教,有南傳、漢傳與藏傳三大體系。南傳佛教學者,以急證的聲聞行為究竟;漢傳的大乘思想,以利他為上的菩薩行為佛陀本懷;藏傳秘密佛教,則以事事無礙的無上瑜伽為特高。當今中國佛教,以禪淨為主流,尤以淨土為一枝獨秀。眾生根性不一,師承有異,而形成異說紛紜的宗派見諍,實違反佛教無諍的精神。

古德名言:「修行理無二,諸論各異端,偏執有是非,達者無違諍。」佛道偈云:「法性本無二,隨機說有異,了義不了義,智者善抉擇。」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